隻身環球十年、挑戰金氏世界紀錄──我所見過的「最強旅人」

隻身環球十年、挑戰金氏世界紀錄──我所見過的「最強旅人」

遇到他時,他已用腳踏車和自己的雙腳,隻身旅行 8 年──從中國一路往西亞騎,又行遍整個非洲。然後,是獨自以帆船航行兩年的挑戰──從馬來西亞出發,穿越印度洋、紅海、一路向北,目標是航行進入極圈後,再用徒步的方式抵達北極。

旅程中,穿破了 72 雙鞋、騎壞 5 台腳踏車,遇到過 6 次搶劫、兩次戰爭,曾獨自穿越雷區,也曾在穿越薩哈拉沙漠的 8 天中、因故導致 4 天沒存糧──當時吃的,是自行靠野外求生技能,找來的蟲、野果和野草。

他是王柏人,自 2009 年開始,已獨自旅行十年。他是金氏世界記錄「環球鐵人三項」(單車、徒步、航行)的挑戰者,也是我所見過的「最強旅人」。

圖/Pai 提供

無心插柳下,當旅行成為生命

說起他出發的動機,實在很可愛:「聽人家說,騎腳踏車可以減肥。」於是,王柏人就一路從上海騎到拉薩,「順便」去了尼泊爾、印度⋯⋯,「然後就騎完整個非洲大陸了。」

在略帶玩笑、雲淡風輕談起的旅程背後,其實是他對生命的選擇:旅行前,王柏人是 5 家咖啡廳的老闆,他給我們看自己以前西裝筆挺的照片,和現在身著工作服、面帶風霜的樣子,簡直判若兩人。若不是旅行對他的魔力如此之大,又怎能一個人在路上,維持了將近 10 年?

而說起一路上的種種真實經歷,其豐富精彩又有趣的旅程紀錄,更總讓聽者連連驚嘆──

比方說,旅行一陣子後,王柏人挑戰金氏世界紀錄的壯舉,在媒體報導下出了名;來到非洲時,當地電視台記者也紛紛介紹他的故事,甚至有數個非洲國家總統與他合影。

於是沿路上,他就把與總統合影的照片帶在胸前──這令他在該國經常「暢行無阻」。沒有總統合照時,他就跟當地警局的長官拍照。遇到治安不好的地方、有人找麻煩時,他就趕緊拿出照片、跟對方說:「這是我朋友,他帶我來這個地方的。」常常也能因此化險為夷。

不過,當然也有例外:他曾在南非遇到持搶的搶匪對他開槍攔停,腳踏車輪胎因此被射破了洞──但好在搶匪很年輕、不太有經驗,似乎比他更緊張,彈夾還卡彈。他趁機逃走,好不容易逃到前方遇到一位警察,急忙報案。這時警察居然告訴他:「緊張什麼,前面還有呢!」

在非洲,遠遠比這更為離奇的經歷,還在後頭:

在原始非洲部落,除非親身經歷、否則絕對難以想像的差距

有一次,王柏人用雞蛋交換,請一位當地原始部落的土著,帶他去參觀他們住的地方。誰知一到之後,土著就指著牆上掛著的皮,並指著自己的皮膚,示意這是張人皮。

當下,王柏人以為自己遇到食人族,要被剝皮吃掉,嚇得起身就要跑。後來比手畫腳一陣溝通後才知道,原來牆上掛著的是他們敵對部落的俘虜。「而且,我們不會吃手臂上沒長毛的人。」他這才放心住下。

住宿期間,土著對他身上的一切感到好奇,帶來的礦泉水他們想喝一口,鞋子也想向他要一隻,甚至連腳踏車輪胎都想拆一個下來⋯⋯。與之相對應的,土著們也非常熱情,紛紛把自己家「最好的」,都拿出來款待他:一頭活生生的牛被帶了進來,在他面前被劃了一刀,接著插上類似吸管的管子,示意要請他生飲牛血。王柏人不敢喝婉拒了,其他人於是一一喝了幾口,然後用地上的土往傷口一抹,牛就好像沒事一樣走出去了⋯⋯。

在離開前,土著要在他手上留下紀念,讓他把手放好,要拿尖銳的聖物刺穿他的手掌,並把它留在手心上──代表帶著他們的祝福離開。或者示意他:「你跟這個女人生個小孩吧?」「還是就把這對母子帶走?」等等,我們在今日社會難以理解、瞠目結舌的事情,卻是純樸且遠離現代文明的他們,表達友善的方式與習慣。

在穿越非洲大草原時,王柏人還要「和獅子打交道」:非洲的原住民朋友教他,獅子不會攻擊對他沒敵意的人類。但記得吃東西時,要到帳篷 50 公尺外吃完並將廚餘埋起來,別讓食物的氣味飄散在帳篷周遭──他們說獅子看帳篷就像看到岩石一樣,只要別讓獅子聞到、認為「裡面有食物」,就不會被攻擊。

更令他印象深刻的,是有次待在一個部落,晚上竟常見到門口常有隻獅子守著──牠們既沒襲擊部落,也不傷害人。他好奇問為什麼,原來據說是有次獅子在吃牛的時候,牛的骨頭刺穿了牠的嘴巴,部落的人幫忙把骨頭取下來。幾天之後,這隻獅子叼了一頭羊過來道謝,從此以後,更變成了這個部落的「門衛」──在這,他見證了野生動物的靈性和感恩。

王柏人也曾在大草原上趴著整整兩天,為了不驚動到「大象葬禮」──象群們屈膝用象鼻撫摸著死去的大象,甚至有大象傷心的掉下眼淚。

行遍世界的路上,「要的越多,反而讓自己越不快樂」

離開非洲後,他繼續旅程,曾在一個無人荒島上,獨自生活 7 個月。王柏人先花了近一個月,慢慢將一顆樹鑿成獨木舟,天天到近海抓新鮮的龍蝦、鮑魚和海膽來吃,釣魚時則連魚餌都不用放,魚就爭先恐後地上鉤。需要其他東西時,就坐船去其他城鎮用海產交換。

他還親口傳授我「都市中免費搭營帳」的秘訣:他說在都市搭帳篷,要找五星級大飯店──通常青旅都有紮營的收費標準,但有的星級大飯店反而不會計較這點小錢。甚至還遇過飯店員工請他進去吃員工餐,也遇過旅館老闆免費供應他住宿吃飯。

王柏人又說到,他在野外扎營時,「最怕的和最依賴的」,都是猴子:有天早上在睡夢中,他的帳篷突然劇烈搖晃。原來是一群猴子,正把他帳篷外的背包、用具等全都掛到樹上;但他也經常需要依賴猴子:在野外沒有東西吃的時候,就看看猴子都吃什麼,「如果猴群霸佔了食物,就得硬著頭皮跟他們搶。」

有次,有位超市老闆聽聞他的故事後,激動地要他來到自己經營的超市:「所有商品隨便拿,全部免費!」不過最後,王柏人只拿了兩顆橘子。

他說:「不拿是不給人面子,拿得太多,那卻是我不需要的。在這一路上,我已經深深體會到,人需要的身外之物其實很少。要的越多、反而讓自己越不快樂。

他更身體力行自己的信念:隨著挑戰 10 年「鐵人三項環遊世界」的壯舉逐漸接近目標,自能擄獲不少國際目光,許多挑戰者也在廠商、政府的贊助下,以充足的預算踏上旅程。但王柏人多年下來,卻始終婉拒所有商業代言、廠商贊助邀約,堅持一個人進行。

我所見過的「最強旅人」

在這為期已 10 年的壯遊之前,王柏人就和生活在大都市中的許多人一樣,有許多「現實」的目標、慾望和掙扎,也同樣汲汲營營地,為更多的金錢、更高的地位努力奮鬥著。

但現在,只見他一一細數著每張照片,說著這是哪個叢林、哪個部落、哪座小島⋯⋯那豐富多彩、甚至千奇百怪的經歷,與隨之而來發自由衷的滿足感,早已深深烙印在他的身上。

他驕傲的說:「我怎麼能不愛這種生活呢?」

圖/Pai 提供

一路上,王柏人需要花的錢,越來越少,也越來越能夠「自給自足」。他喜歡雕刻、鍛造,在旅程上撿到的動物骨頭、木頭、石頭,經過他的巧思,都能成為一件件工藝品;路邊的廢鐵軌、在其他國家剩下的零錢硬幣⋯⋯,都是他鍛造的材料。

曾經有一次,他在歐洲街頭賣自己的創作,籌措下一段旅費。路過的中國觀光客對他說:「你別在街上擺攤賣東西,這樣會丟祖國的臉!」他笑笑地沒說什麼。「道不同⋯⋯也沒什麼好說的。」

儘管因為長期單獨旅行,曾被醫生診斷出有輕微憂鬱症;自己潛水清理船底時,也造成他聽力受損;加上一路上經歷的風霜,更每每嚴格考驗著他的體力、健康與意志力⋯⋯對於這段為期 10 年以上的環球壯遊,王柏人仍是深深愛著,更從未想過放棄。 

或許,挑戰金氏世界紀錄,是他踏上旅程後的目標之一。但現在的他,早已深深著迷於旅行本身──用自己的雙腳持續行走於人跡罕至之處,用自己的雙眼見證大自然的奇景,也用一顆誠摯友善的心,認識不同文化、不同環境、甚至完全不同文明程度下,那共同的人性。

旅行,已成為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無論金氏世界紀錄能否挑戰成功,相信王柏人仍會一直在路上──衷心祝福他,我所見過的「最強旅人」。

與柏人大哥(右)合影。圖/Pai 提供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