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醫師生涯畫上分號:經過 1 年住院醫師訓練後,我暫別臨床,前往倫敦就讀公衛學校

在我的醫師生涯畫上分號:經過 1 年住院醫師訓練後,我暫別臨床,前往倫敦就讀公衛學校

最近看到喜歡的部落客分享自己在紐約兩年學習時尚的心得、經驗分享,讓我想到我出國前常常反問自己的問題:「值得嗎?」,還有回國後最常被問的問題:「為什麼?」

當初離開,憑的是一股衝動,一股想出去看看的心態。

接受了 7 年的醫學生教育,還有 1 年的住院醫師訓練,原本以為我的人生就這樣照著前人的步伐,跟其他 99% 的醫學生一樣,接受教育後進入臨床,一條從入學後就規劃好的生涯,一個外人眼中順遂的人生。然而,在進入臨床的這一年裡,我離開原本的生活圈,到了一個原本不熟識的環境,認識了許多有想法的朋友,有個朋友選擇在這條順遂的旅程中休息一年,出國進修,勾起我從小的夢想。

以前的我何嘗不是也想出去體驗世界呢?在沒有進入醫學系前的我,總以為自己會出國留學,然後回國當個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人生果然永遠都不如你的計畫。我思考著,在人生最精華的階段,難道我只能這樣子了嗎?待在白色巨塔裡沒日沒夜地工作,將最美好的歲月、最健康的身體奉獻給工作,最後才後悔沒有出國?

於是在上班時,我開始準備出國,申請學校,在我的醫師生涯畫上分號。(申請過程的心路歷程就不贅述。)

圖/凱西 提供

適應新生活,化解語言隔閡

九月時,我隻身前往倫敦,我第一次踏上歐洲就要在這邊待上將近一年。

我的學校是歐洲歷史最悠久的公衛學校,只收研究生,坐落在倫敦市中心,位於大英博物館旁,獨棟的建築一不小心就會錯過,一點也不像是一個學校。

因為人生地不熟,因此參加了學校舉辦的 international students welcome event,想在開學前認識一些新朋友。原以為偌大的學校,總有些熟悉的亞洲面孔可以相互取暖,結果在這個場合裡,除了歐美人以及非洲人以外就只有無數的啤酒。喝了幾杯壯膽後,才開始跟大家攀談,大家聊著過去的經歷及自己的科系,我頂著 asian flush 聽著,心裡想著這一年會比想像中辛苦不少。

學校的課程跟想像中的碩士課程很不一樣,沒有一週休息四天的課表,而是一到五滿滿的課,而且除了大堂的以外,每天都有小組討論的課程,而這正是我前半時期壓力的來源。

原本就不愛發言的我,到了國外,更不敢說話。我剛開始怕自己文法或是發音不對,對於每一次的發言都相當謹慎緊張。然而,我觀察許多非英語系國家的學生,即便英語能力可能不如我好,但他們表現自己意見的方式勝過我許多:他們非常勇於表達自己的看法,而其他人也都會用心地聆聽,語意不明時,他們就多說幾次,同學與老師們也多聽幾次,沒有人會批評其他人的英語能力。

我感受到大家的體貼,也慢慢敢在討論課表達自己的意見,到了第二個學期時,這種緊張感已經逐漸消失;另外,在中午休息時間,我也逼自己跟大家一起用餐聊天,一起在課後去酒吧喝一杯再回家,也有了自己的朋友跟生活圈。在適應了生活之後,才有辦法慢慢享受旅外生活,以及體驗這樣的生活給我的改變。

圖/凱西 提供

這段時間裡的觀察與改變

先不談在專業領域上我所得到的,先來說說我從老師、同學身上看到什麼。

首先,我最為讚賞及驚艷的的是大家對於每個個體的尊重。在聊天時,大家對於每個人外在、過去的經驗、未來的計劃、現在的感情狀態,都給予絕對的尊重及認同,沒有人會因為你的不同投以異樣眼光,每個人都是獨立獨特的個體,沒有人絕對要怎麼樣生活。

我在這邊從來沒有受過指責。在每堂課發言後,instructor 總會先稱讚你一番,再表達不一樣的意見;除此之外,我的指導教授每週都跟我見面,讚賞我的進步,不論我的研究計畫進展遲滯與否,他總會說「you are doing great」,我從他身上得到很多自信。

在這邊,沒有學生是錯的,沒有人的言論是錯的,我體驗到一個學生該有的思想自由。以前的我,總是不敢表達自己真正的意見,怕造成別人困擾或是生氣,但漸漸地我體會到,最好的溝通應該是雙方都能表達自己的想法。

再來說說在歐洲生活對於我的改變。

第一個讓人驚奇的點,就是他們緩慢的生活步調,以及對等待的無限耐心。即便是在倫敦,到銀行、公家單位或是醫院總是得先預約,雖然有可能預約到一兩週以後,但不預約是絕對沒辦法辦事看醫生,而即便預約了,也有可能等上好久的時間。不過,在這邊你看不到抱怨的人,大家就坐著等,彷彿等待是個享受,排隊時也沒有人表現出焦躁不耐煩的樣子,而且大部分的人包包裡都有一本書,當作等待時的消遣。從此,我也習慣出門時帶上一本書。

再來則是他們對於生活的看重:準時上班準時下班,儘量不加班;中午休息時間,就到草地上曬太陽吃午餐;週末絕對是自己私人的時間,公事止步,別指望有人回覆你信件。他們是為了生活而工作,work for life

當然,除了這些生活上的體驗,我在專業領域上也有相當大的收穫,不論研究計畫、統計分析,都有更多進展。但回國後我想跟其他人分享的,不是專業上的進步,或這些對於我未來的升遷或薪水有什麼影響,而是這一年對我的觀念的深刻改變。我想跟學生(尤其醫學生)說的是,我們其實有很多選擇,走進醫學系並不代表你就該跟大家一樣走入臨床,不代表你的人生就此而已,dare to dream

你問我說這一年花了這些錢,背了這些學貸,延遲住院醫師的訓練值得嗎?

「當然。」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凱西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