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外派生活甘苦談:3 點心得,與 3 件可以試著達成的事

柬埔寨外派生活甘苦談:3 點心得,與 3 件可以試著達成的事

從來沒想過第一次來柬埔寨不是因為旅遊,而是因為外派(笑)。記得當時八月中抵達金邊機場後,迎面而來的炎熱天氣卻又和台灣相差無幾,差別在於一個是乾熱、一個是濕熱。便和前來接機的台灣同事一起搭車前往未來這幾年的安身之所。

柬埔寨與金邊面面談

對於柬國這幾年的發展,因為身於金邊,對於這邊的感受比其他省份的城市來得深刻。以下分成幾個部分與大家介紹:

◆ 人口方面:今年 8 月柬國副總理兼內政部長蘇慶表示,根據其全國人手普查報告初步結果,柬埔寨人口約 1,652 萬人,在金邊的人口最多達 212 萬人。但該數據並不包含在柬國當地工作/旅遊的外國人,若加計上述人口的話,金邊粗算應可達 250 萬人左右。

◆ 外國投資方面:在金邊可以看到早期日本韓國對於東南亞投資的身影,企業、建案都零散在經濟特區與市區中;這幾年較為明顯的是中國建案與營造商林立於這座城市,從基礎設施到大樓建案,甚至到街邊的館子都能看到中國企業的投資與餐廳。

至於在柬國另一個城市──西港,因為當地政府與中國的外交和友好程度,以及政府的產業規劃,所以有一大部分的投資與人現在都在那邊經營建築業與休閒娛樂產業,在當地大興土木的同時,也帶動生活相關產業項目的投資。正所謂地不親人親,我想以目前眾多來此的中國人來說,在工作疲憊之餘,一個陌生的街口突然出現串串店,其實會是一件很溫暖的事。

另外一方面,也因為近期的建案倒塌、社會案件,以及大雨肆虐導致西港淹水,還有這幾年來的外國投資,導致原本居住在那邊的民眾受到影響。當地政府的制度與監理,成為是否有效改善的關鍵。

◆ 飲食方面:由於筆者在金邊市區裡工作(仔細想想是一件很幸運的事),市區裡面有日本、韓國、中國、東南亞等國的餐廳,以及剛來這邊學長們也提到,如果你想吃台灣菜,也有專門的餐廳讓你稍微解解鄉愁。

但最棒的其實還是回台灣和朋友家人一起吃著台灣美食,一邊大口吃飯喝酒一邊配著彼此近況,不僅是食物的療癒,同時也有心靈的慰藉,期盼著在充電後,可以繼續在海外的工作崗位上與夥伴們前行。

金邊城市照。圖/Jim 提供

整體來說,這是一個正在用自己的方式發展的國家。

從地理面積來看,柬國大概是 5 倍的台灣大,但柬國大部分的面積都是以平原為主,可以用「地廣人稀」來形容。記得有一次去拜訪一個種甘蔗田的顧客,光是「巡田」這件事,一開始還以為是用摩托車在綠油油的田裡面悠哉前行,但實際上我們一行人由老闆開著皮卡,行駛穿梭在田裡面的道路,隨著塵土飛揚起來的同時,也有點顛簸。佩服老闆在這個面積以甲來計算的甘蔗田中可以自由穿梭,如果放我一個人搞不好要花個幾天,還要三餐啃甘蔗才能離開這塊田。

當地人個性樂觀開朗;關於這點,印象最深的是下雨天時,小孩對雨水充滿了好奇與興奮。另外在科技與網路這塊,在網路與社群媒體的普及下,世界上每個人對於知識與情報都有權利去認識與探究,而這就像是血液在不斷輸送著氧氣一般,為這個國家帶來獨特的活力,這個活力是未來塑造這個地方的關鍵。

一望無際的甘蔗田。圖/Jim 提供

在下雨天玩水槍,玩得不亦樂乎。圖/Jim 提供

外派心得與建議

在這段時間有幾點心得與大家做個分享:

◆ 自身調適與成長:柬國是一個母語非中文的地方,所以這邊的工作模式就會變成:A、當地人用高棉語互相溝通,B、筆者用英文和當地同事溝通或開會,C、用中文或台語和台灣同事溝通。大家可以想像一下,這樣的情形在一間辦公室裡面,三個語系、三聲道此起彼落的交流,比電影院裡面杜比環繞音效 all around you 還刺激呢。

溝通的時候,你要掌握對方是否能了解,同時也要想辦法了解對方的意思,避免雞同鴨講的情形發生。所以在剛來的前期,面對口音與實戰的壓力,簡單來說就是卯起來念、卯起來聽英文就對了。唯有實際接觸與溝通交流,你才能好好地把這項溝通工具運用得淋漓盡致。

◆ 接受新的事物:筆者先前在台灣工作已 6 年,在偶然的一個時機外派來柬國,隨後展開新旅程。如何把之前工作經驗應用到新的環境也是一件不簡單的事,因為在兩個地方的人、法規、環境等等因素都不一樣的情形之下,很多前輩都提到,不要把台灣的經驗帶到這個市場,因為很多事情會跟你想的不一樣,如果把台灣那一套照搬過來可能會吃虧。

不過對我來說,重點在於你處理事情的想法和邏輯;「觀察、傾聽,不要停止思考」,才是讓你可以繼續待下去、繼續在一個環境裡面發揮身手的要件。你會在思考的過程中找到解決事情的邏輯,進而應用在不同國家或未來的職涯。
 
◆ 關係經營:筆者 2 年前剛到金邊之後,因為一些因素結束了一段關係。到了近期,很幸運地遇到一個好對象 Y 小姐,也開始了一段新的關係。不過一開始在一起就是遠距離,一個在台灣、一個在金邊(笑),這邊也要對她說聲辛苦了。還好現在科技發達,不必用到電報或是飛鴿來聯絡,而是憑藉著收訊時好時壞的宿舍網路。在平常生活中,可以聽聽對方的聲音,分享彼此的喜怒哀樂。面對一個小時時差的距離,一邊和對方溝通,一邊互相支持,一起成長。

另外,離開台灣之前,公司裡的老長官也告訴筆者,人到了海外,有幾件事可以試著去達成:

◆ 培養自己獨力作戰的能力:目前,除了跨部門的溝通外,在跳脫台灣專業分工的環境後,每個工作的細節都需要去重視,因為每個細節都會有它的輕重緩急,而且有些細節一旦被疏忽的話,很容易就會在緊要關頭突然跳出來給你一個驚喜。

◆ 好好融入當地的生活:筆者認為外派生活有失有得,雖然沒時間和台灣的家人朋友相處,但你也得到很多時間來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這些時間就要看每個人如何把它的效益最大化了。融入當地,同時也代表要適應,既然沒辦法改變環境,那就改變自己吧。當然,除了關心當地新聞與歷史之外,也不要忘記國際新聞與台灣的新聞資訊,才可以既了解當地,又了解各地如何互相影響。

◆ 找到對的人幫助你:在跨部門溝通與推動專案進展同時,你會慢慢發現某些當地同事的優點,並且可以讓這些優點來「槓桿」你目前的工作,讓整個案子可以更順利進展。並且,在問題產生時,也要找到對的人來協助,才能讓你做出對的決策與方向。

最後和大家說一聲「susu」(加油的意思,在柬文和泰文都可以用)。

某天下班夜晚在搭嘟嘟車回宿舍時,茄子蛋〈浪子回頭〉音樂開起來。圖/Jim 提供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Jim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