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我這輩子值了」:為了活出自我,即使是 25 年的婚姻也要勇於放下

「我覺得我這輩子值了」:為了活出自我,即使是 25 年的婚姻也要勇於放下

「幸福的人生如果不是你想要的,它不一定會帶給你幸福。」

即使我們過著令人稱羨的生活,即使我們達成了兒時的目標,即使我們擁有相守半生的伴侶,不代表我們從此幸福快樂,並且做著最真實的自己。這是我在 Ling 身上學到的事。

Ling 總是那麼開朗,雖然年過 50 歲,但不論是 25 歲的女孩,又或者是 70 歲的老先生,都可以跟她聊上幾句。她總是在課堂上積極發問、認真學習,就像一個 8 歲大的孩子,對於這個世界充滿著好奇。

她總是在笑,看到可愛的小動物,不經意地露出疼惜、憐愛的表情,天真無邪得讓人忽略了她的年紀。在我們眼中,她只是個 16 歲的女孩,世界的一切對她來說都很有趣;可是,這只是我們所了解部分的她。

有時似乎又藏不住淡淡憂傷,在下雨天,她總是愛看著窗外的雨水落地,享受著雨後的涼風,靜靜地閱讀書本。本來我以為這是她詩人的浪漫,卻沒想過這是在紓解內心的憂傷。

圖/Pikoso.kz@Shutterstock(非當事人)

有天我跟 Ling 一起去瀑布,我們談天說地,她告訴我很多人生的哲理。我問她為何來清邁?她說她大學去美國讀書,畢業後工作,沒多久就嫁給了一個美國人,兩個人一起 25 年,中間一起旅行、在很多國家工作。

直到去年,她決定離婚。我好奇地問她,既然妳在美國有好的工作,即使不工作也有被動收入,又有一個相伴半生的丈夫,為什麼妳選擇離婚?

她告訴我,很年輕時,她在家裡,爸爸媽媽會告訴她,她是誰,她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到了美國工作後,認識了她的丈夫,半年後就邁入婚姻,甚至父母都不知道。

進入了婚姻生活,前幾年都還不錯,但是跟丈夫個性不同,她不再那麼愛笑,不再那麼愛出去,一個開朗的女孩,感覺到了壓抑,開始變得安靜。她問為什麼我們的人生都是在為別人著想,為別人而活?

在家的時候,為家庭著想,我們扮演著一個好孩子的角色;結婚之後,為丈夫考量,扮演著一個好妻子的身分;那退去這些標籤之後,什麼才是真實的我?何時我們才能真正地為自己而活?

在這 25 年的婚姻,她失去了自我,她感覺到憂傷;即使這樣,她仍不放棄希望,了此殘生,日復一日。她做一個在大家眼裡很瘋狂的決定,「離婚」,離開了那個一起生活了 25 年的男人。

現在的她,仍會想起過去的種種,為了讓自己不再多想,她投入泰文中,因為泰文能讓她暫時忘記思考。當她在說這段話的時候,我並不理解她的感受,但現在,我懂了。

大家總跟我說,可以嘗試把生活經驗寫成文章,創造出一個部落格,我總是在說「可以耶!」卻從來沒想過要付諸行動。人生萬萬沒想到,我會開始這一步,也是為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讓我暫時不去回憶,最後,這反而成為我創作的來源跟動力。

圖/BR Photo Addicted@Shutterstock(非當事人)

Ling 告訴過我,當妳的人生有個夢想,那麼妳的心就會帶著妳前往那個方向,過程中,總會有不好的思考,但是只要不被影響,最終妳仍會走到妳想去的地方。

跟 Ling 一起,我感覺輕鬆自在,好像可以說出內心所有的話,我們一起討論美式約會、一起討論美國女生如何自然約男生、如何自然跟男生當朋友,更討論最棒的相處模式。

當兩個人約會到一段時間之後,最浪漫的事不是不停聊天,而是兩個人靜靜地在一個空間什麼也不做,又或是坐在一起,什麼也不說,就靜靜地看著一樣的風景。

那一刻我不懂,但這段話我一直放在心上。直到那一天,我遇見了這麼一個人,我想我懂了。

Ling 的出現彷彿一切都是安排好,在指引我什麼,讓我在遇到心動的人時,想起她曾提過的話。

她告訴我,這輩子她待過很多地方,人生有人來,有人往,她很容易交到朋友,所以失去了也不難過。當她離開一個地方,便不再會和這些朋友聯繫,直到再次回到這裡,才有重新聯繫的可能;對她而言,只有家人才是永遠。

但是我無法這麼豁達,這或許就是我仍無法學習她的地方,對她而言,不對朋友產生依賴感,或許便不會受傷,但也同樣享受不到成長帶來的驚喜。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人生,但是這或許不是我的,因為我就是執著,而我也接受這份執著。我知道,終有一天我會為此付出代價,但是我也相信,我會從中得到什麼,學到什麼。

Ling 讓我最深刻的一句話,就是她對我說,我覺得我這輩子值了,就算這一刻我就死掉,我也沒有什麼好後悔的,看著她,我開始問問我自己,我這輩子呢?是否能像她一樣大聲地說,值了?

備註:本文部分改編自作者網誌──【2018清邁生活】旅遊故事特輯-尋找自我不分年紀

執行、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Udom Aunlamai@Shutterstock、Pikoso.kz@Shutterstock、BR Photo Addicted@Shutterstock(非當事人)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