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塞隆納建築界不只有高第!這個人打造「全世界最美醫院」,以建築治癒病痛

巴塞隆納建築界不只有高第!這個人打造「全世界最美醫院」,以建築治癒病痛

說到巴塞隆納建築師,你會想到誰?相信多數人脫口而出的答案都是「高第」(Antoni Gaudí)。

這位設計天才一手創造出聖家堂、奎爾公園、米拉之家等不朽之作。巴塞隆納的九座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中,高第一手就包辦了七座。他發揚「直線屬於人類,曲線屬於上帝」的設計理念,用獨到的創意與美感,撼動觀賞者的感官,被世人譽為「上帝的建築師」。

若說高第用他的建築作品,讓世人瞥見天堂的景象;那麼本文要介紹的建築師,則是用他的建築作品,為身處地獄的人們捎來救贖的薰風。

他是路易斯.多明尼克.蒙塔內爾(Lluís Domènech i Montaner)。加泰隆尼亞建築三傑之一,他設計出了「全世界最美醫院」,更開啟一波新藝術運動,影響高第等偉大藝術家的設計風格。

與聖家堂隔著一條高第大道遙相對望著,是一間不再營運的醫院。但它不見一般醫院的莊嚴肅穆,沒有無盡窒息的白。而是錯落有致的鵝黃、粉綠馬賽克花磚。陽光穿透彩繪玻璃灑入寬敞室內,抬頭隨處可見生動精緻的自然派雕刻藝術。這裡,是與聖家堂同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文化遺產的「聖十字聖保羅醫院」(Hospital de la Santa Creu i Sant Pau)。

初見之時,我深信這又是一座為歐洲上流階層私建的富豪組織。不過事實恰好相反,聖保羅醫院是巴塞隆納政府為經濟困窘無法就醫的窮苦人民所蓋的「窮人的醫院」,不因患者的階級貧富而存在偏見與差別待遇。而這座窮人病院的設計者,就是多明尼克。

漫畫《王牌酒保》中,一位調酒師說到:「人們治療身體的病痛會到白天營業的醫院去,酒吧是只在晚上營業的醫院,也是為靈魂療傷的場所。」

而對篤信「藝術可以治癒心靈」的多明尼克來說,建築與藝術才是他那用來為靈魂療傷的手術刀。

綜觀院區內部的 27 座建築,每一磚一瓦都充滿精心設計的巧思,為的只是讓病人忘卻自己正身處醫院。多明尼克堅信大自然才是療養與平緩心緒的關鍵,因此在建築上讓病人盡可能接觸新鮮空氣與陽光綠地。甚至為了讓病人無憂的享受庭院花園,而設計了互聯的地下通道,讓醫療人員在建築間穿梭移動,確保移送病患時的品質,也為病人們保留了地面空間。

而在病院內部,以大型窗戶保持良好通風與採光,將日光納入治療的一部分。並用挑高拱頂等開放式空間規劃,減輕病人壓迫感。並藉由玻璃花窗、磚紅色外牆、粉紅色調穹頂、裝飾藝術等風格元素,讓患者在舒適愉悅的氛圍中加速康復。

甚至連手術室也搭配設計象牙白地磚與環形落地窗,跳脫既往手術療程冰冷與令人恐懼的形象,增添了幾分意在言外的細膩溫柔。

相較於高第的鬼才多產,多明尼克「只有」兩幢建築作品被選為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然而他並沒有被淹沒在高第光芒的死角中。

早在高第還是大學生時,同在巴塞隆納建築學院任教的多明尼克就已經在《文藝復興》雜誌上發表了一篇改變歷史的文章:《尋找民族建築》,從此開啟了絢麗的加泰隆尼亞現代主義風潮(Modernisme català),更影響高第、普易居(Josep Puig i Cadafalch)等一眾才俊建築師,架構起輝煌的新藝術運動(Art Nouveau)骨肉。

巴塞隆納是一座擁擠的城市,一座才華過度擁擠的城市。

這裡最不缺的,就是個人崇拜與英雄主義。論建築有高第,論繪畫有畢卡索與米羅,論足球有梅西,整座城市就如同伍迪艾倫鏡頭中恣意發熱的感性與激情。

然而路易斯.多明尼克.蒙塔內爾透過作品傳遞的感動,卻擁有不同層次的深刻雋永。

他是加泰隆尼亞現代主義之父,揮舞著現代建築的大纛,為加泰隆尼亞蓋起了現代主義的基石,為巴塞隆納蓋起了城市的格調,為底層病友蓋起了一個沒有病痛的烏托邦,與尊嚴。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鍾凱恩 Kai En Chung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