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淡季的希臘聖托里尼島,來場柏拉圖式的精神之旅

在淡季的希臘聖托里尼島,來場柏拉圖式的精神之旅

飛機緩緩沈降,鼓譟的情緒在機艙內群聚感染,透過窗口俯瞰希臘聖托里尼島,難掩內心興奮,卻也惴惴難安。

畢竟,這座島嶼早已被世人烙上過多故事與圖騰。不論是明信片上媲美專業色票的藍頂白牆、亞特蘭提斯古文明的神秘前身,或是全世界愛侶們的夢想蜜月聖地(連海域都以「愛情」命名致敬了),都為聖托里尼渲染上了浪漫又耐人尋味的色彩。

而貿然安排了五天行程的我,卻臨陣唯恐跌入大量溢美之辭造成的反差失落感中,深怕誤入一座膚淺大型藍白拍照背板的美麗誤會,不到一天就感官麻木。亦或是根本享受不到浪漫愛琴海,只陷溺於一頭熱的外拍網美海。

好在一踏上島嶼,聖托里尼就用一抹陽光與一陣海風,輕輕拍醒了我的杞人憂天。「別想太多,這裡是淡季的聖托里尼。」春天的島,陽光和煦卻涼爽,沒有盛夏的蒸騰與窒息,沒有秋季的善感與蕭瑟,唯有曲高和寡的春風十里。這就是淡季的聖托里尼,不流一滴汗水,就能帶走一身暖烘烘的回憶。

在民宿泳池畔與老闆閒聊,老闆 Mario 輕飄地說:「我們現在不算在工作,而是在度假。準備迎接幾個月後來度假的人潮。」我才驚覺,要是選在旺季造訪這座小島,你連想多走幾步路,都要仰賴希臘諸神有保庇。

漫步東岸道路,沿岸的海鮮餐廳無不散發假期中的慵懶氣質。老闆招待我們時臉上沒有緊繃的備戰情緒,只有迎接老友般的輕鬆笑靨。在東岸的每一餐,都能享受成為歐洲海鮮餐廳唯一座上賓的 VIP 級禮遇,以及南歐式隨性甜點招待與熱情攀談。

不同於希臘首都雅典,這座島嶼不見扒手,沒有詐騙,沒有髒亂,更沒有商業大樓,只有最純粹的藍與白,以及四處找人撒嬌的小貓小狗。在一個和煦午後,我與其他旅人一同騎著驢子,從舊港口沿山路蜿蜒而上。並在山城首府費拉(Fira)點一杯希臘咖啡,沈浸東正教堂的迷人線條,奢侈品嚐海景第一排的天上人間。

黃昏時造訪北方小鎮伊亞(Οία),發現島民們不約而同齊聚海角。自在彈著吉他、唱歌等待日落,並在日落後縱情歡呼,將榮耀歸與大地之母。這座理想國就如約翰藍儂所歌頌的生活,在它之下沒有地獄,在它上方擁有一片藍天,人們只需為今天而活。這不只是存在想像中的生活。

聖托里尼不僅擁有全世界最美的海景與日落,更藏了一間「全世界最美的獨立書店」──Atlantis Bookshop。書店由一群藝術家共同經營,不只藏書豐富,平時更會有戲劇演出與露天電影,堪稱是聖托里尼的藝文中心。閒晃中,我在架上邂逅了全球第一版《小王子》,驚豔如此重量級的文化資產,原來一直徜徉在愛琴海上的一間小書店中,也為這座外表亮麗的小島增添了深厚的人文底蘊。

夜晚的聖托里尼無比靜謐。許多店家早早歇業,沒有浮華的酒吧與沙灘派對。或許是因正值淡季,也或許根本無此必要,畢竟這座島嶼的一草一木、一顰一笑,都足以令人酩酊醉心,哪裡還有酒精與夜生活之必要?

久居台北、旅居巴塞隆納的我,早已習慣大城市急促的步調,一不小心連旅遊都容易淪為浮光掠影。卻在本以為過度商業化與物質主義的藍白小島上,重獲了意料之外的深刻雋永。

謝謝淡季的聖托里尼,讓我經歷了一場柏拉圖式的精神之旅。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鍾凱恩 Kai En Chung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