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閱聽眾素養與媒體素質攜手探底,「我們與惡的距離」將更近或更遠?

當閱聽眾素養與媒體素質攜手探底,「我們與惡的距離」將更近或更遠?

公視短劇《我們與惡的距離》在播出後,佳評如潮。但就算大家看完一部勸諫世人的好戲,多數人始終還是學不到重要的課題,默默地被健忘的人們遺忘了。

七月三號,新聞播報一位因在台鐵上制伏嫌犯、而不幸殉職的員警。消息一出後,沒多久媒體採訪犯嫌太太的影片畫面立刻廣傳。

前陣子才剛看完的短劇,如今以同樣的形式,再次上演。

人人必備的能力:媒體識讀

藉這個機會想來談談,課本不會教我們,但卻是每人一生必備的能力:媒體識讀。人手一機的網路世代,輸入關鍵字,想要的資訊幾乎唾手可得。但重要的是,這些資訊的是真是假,該如何判斷?在社群媒體一面倒的聲浪下,如何看見事件的原貌,並做出屬於自己的價值判斷?

即便人在倫敦待著,我仍時常關心台灣相關話題。六月的台灣及香港都好不平靜。香港的反送中條款遊行,台灣的各大政治造勢活動、反假新聞運動。

歷史會重演。台灣假新聞或是知情不報的狀況,並不是這幾個月才開始的。其實在 2014 年的香港佔領中環社運事件中,就看得出一些端倪:當時,明明是第一線火熱的頭條新聞,幾乎各大電視台以及報紙都有報導,唯獨特定幾家電視台及報社,卻選擇使用幾條微不足道的八卦新聞上頭版,忽視了這則國際要事。

曾經在一場演講中,聽講師談到:「解嚴後的台灣,我們自由了嗎?」這裡的自由當然不是指,言論、人身的自由,而是思想上的自由!民主時代來臨,黨政軍團的消褪,隨即而來的,卻是立刻遞補而上的財團。此時,我們的思想還被控制著;我們,真的自由了嗎?

如果你懂得,交叉比對資訊、擁有自我批判詮釋的能力,那是真自由。然而,若是你只單方面地接受特定的消息,某種程度來說,你的思想是被囚禁的,而你深不自知,渾然不覺得「被控制」。值得慶幸地,人民已漸漸意識到媒體識讀及素養的重要性。

閱聽人的覺醒

近期越來越多與媒體相關事件浮出檯面,像是公視短劇《我們與惡的距離》;623 凱道反紅媒運動。反媒體壟斷或反假新聞的聲浪越來越大,民眾開始意識到部分財團仗著有自身傳播平台,報導「他們想要」呈現、想要洗腦人民的新聞,而被動接受資訊的群眾,無形之中被操作了。

其實早在 2012、2013 年時,就已有群眾開始為這件事情發聲。還記得歌手張懸曾在一次公開的演出中提起旺中一案嗎?還記得樂團蘇打綠也曾在演出中,發表媒體壟斷相關言論嗎?但該段演出被剪掉,而理由是「時間關係」。這些公眾人物的發言,一言一行在我的內心投下震撼彈,可惜這種震盪被阻擋、無法傳遍全台。

不過,台灣人民總是健忘的,很容易就被八卦新聞牽制。藝人偷情找小三背叛元配,跟你一點關係也沒有,你在網路上罵他兩句,他過他的生活,你還是過你的生活,你自以為是的為正義發言,並不會讓雙方的生活都好過一些。你罵了他,你得到了什麼?什麼也沒有,就是在製造更多的混亂而已。

身為閱聽人,我們真的需要知道真相的權利,讓我有知的權利。第四權是指在行政權、立法權、司法權以外的第四種政治權力。第四權是約定成俗、自然而然形成的,第四權所指的即是媒體、公眾視聽。第四權要有效地運作,閱聽人的媒體識讀能力,為一大關鍵因素。這樣的素養是,閱聽人除了要認識媒體,更要有解讀媒體的能力,並能自主批判思考,主動「篩選」資訊,並做出判斷。

太陽花學運時,鬧得沸沸揚揚的事件:某政治人物在公開的談話性節目說,立法院裡滿滿的「香蕉」,多數聽聞此番言論的人們應該都是感到無奈並氣憤。在這社會,到底有多少真真假假,我們完全不清楚,到底多少資訊是被加工過的?

若媒體素養不足⋯⋯

若閱聽人素養不夠,一味地喜愛媒體放大煽動的報導,當然這就間接地造就媒體傳播資訊的方向。加工過的資訊變成「颱風時,彎下腰就能讓僅是及膝的水有讓人滅頂的危險性」──我住在颱風常常侵擾的屏東,有次報導的淹水消息就在我家附近的道路,事實上完全不嚴重。亦或是抗議時,翻個垃圾桶就能被製造鎮暴大戰的場景。非藍即綠的媒體、財團及宗教的媒體,請還給閱聽人一片乾淨的天空好嗎?但這同時,也需要閱聽人的一同努力。

或許台灣的閱聽觀眾的媒體識讀能力,還略顯不足,讓總白癡化現象,逐漸成為總智障化。台灣這個坐擁得天獨厚環境和地理位置的海島,瞬間變成一個資訊封閉的孤島──變成「在 2016 年,易普索莫里(Ipsos MORI)世界國家無知指數(The 2016 Index of Ignorance)調查中,獲得了世界第三名的無知國家。」

──這時,該展現媒體識讀的能力了。是台灣人民真的無知?還是這個調查本身有偏頗的立場?又或是媒體一面倒地播送我們是無知國家的消息?當拿到一手資訊時,我們該把自己置身於光譜兩端的中間。我們閱聽人應自行掂量該事件,搜尋閱讀各方資料,並做出自己對該事件的價值判斷。並非要選邊站,而是要能以洞察的觀點,看待一件「被」報導的事件。

電視媒體、報紙,到現今社會的網路媒體,原本的立意是讓群眾有一個平台,不出門就可以洞悉外面的世界,如今卻是有心組織控制民眾思想的工具。我們所看到的、所聽到的、所接觸到的,都有潛在被加工的可能性,媒體過度誇大,使原貌失去真實性。專業的新聞資訊報導,頓時就像是戲班上演年度大戲,互相較勁,哪團戲班演出的內容火辣勁爆。

我們與惡的距離──是越來越近,還是漸漸遠離?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Shutterstu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