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男生都很花心」、「軍人都很愛玩」?對我而言,和我談戀愛的不是一個「美國人」

「美國男生都很花心」、「軍人都很愛玩」?對我而言,和我談戀愛的不是一個「美國人」

歐洲的冬日很漫長,白雪常常蓋滿了平常上學買菜的道路,出門時大衣毛帽手套靴子一樣不能少。我來自北回歸線經過的小島,習慣了陽光與即使是冬天還時常會出現的溫暖天氣,不論教堂再美,博物館再有文藝氣息,在這樣的冬日裡待久了,心裡難免感到厭煩。

德國大學一學期只有一次考試,考一整個學期的學習內容,一次定生死。我從沒考過這種試,很緊張,經過兩三個禮拜壓力破表的日子,寫完整整 24 頁的申論題後,隔天我便拉著行李箱,從很冷的德國慕尼黑飛到更冷的美國坎薩斯。

在踏上美國土地前,總是需要先面對比暴風雪還要更冰冷的美國海關。

「妳在這的目的是什麼?」

「拜訪我男友。」

「他是做什麼的?」

「他是軍人。」

海關看了我一眼,蓋上章,我拿起護照往前走,表情平靜,但緊張的情緒難以言喻。走出海關、領了行李,我看到了熟悉的他。雖然在一起已經兩年多了,但每一次見到他,都還是像剛認識時一樣興奮。

遠距離愛情的難處:聚少離多與刻板印象

在歐洲相遇,在臺灣相戀,在美國訂下有承諾的關係。在一起的兩年多,我們開車環島臺灣,吃遍臺南的路邊攤,在他的家鄉芝加哥過感恩節,在迪士尼看煙火,在紐約看百老匯秀⋯⋯,無數的難忘時光都是我們一起度過的。

我的 Instagram 上有很多關於這些旅行的美好回憶,我的臉書部落格寫了很多關於我們愛情的甜蜜。可是,跟其他的戀情一樣,我們的戀愛也不是一直都像修圖過的照片那樣光鮮亮麗。

我們除了遠距離一定會經歷的問題:時差、爭吵、想念卻見不到面的難熬之外,還加上了軍人經常會有突發狀況的工作性質。因此,我們的安排常會有變化。有一次機票都買好了,甚至都已經倒數著與他見面的日子,他的長官卻臨時吩咐他別的工作。我只好取消機票,最後他在國外出任務的 8 個月之中,我們只見面了 4 天。

更別提戀愛初期,身邊愛我、關心我的家人好友們對於我們的疑慮:「美國男生都很花心」、「軍人都很愛玩」、「他這麼遠妳不怕他亂來嗎?」等問題不停圍繞著我,有時候也會被問到「是不是只喜歡外國人?臺灣男生不好嗎?」這種問題。

我一直無法理解,喜歡外國人,跟臺灣男生好不好有什麼關係。

就像是有人冰淇淋只吃香草口味,有些人只愛薄荷,喜好問題而已。

愛情是純粹的,不應該因為種族和性別的不同就被複雜化。

異國戀又是遠距離,的確很磨人,也確實有很多困難需要克服,可是我們愛一個人,從來就無法只要這個、不要那個。我被他的自我要求、沉穩冷靜、真心誠懇的特質吸引,我也喜歡他的工作帶給他的國際視野。相對地,我就得接受他對工作與國家的責任,有時是出任務的杳無音訊,有時是毫無著落的假日視訊。

圖/Shutterstock

CCR 又怎樣?與一般情侶無異的日常

我愛他在美國文化教育下發展出的獨立自主,他愛我在儒家文化薰陶下對家庭的重視和對人的尊重。我們擴展了彼此的視野,帶領對方探索自己不曾摸索的世界。我在美國人們身上學到自信,也在耳濡目染下學會了美國軍隊裡各式各樣的代稱與規矩,而他也看到了臺灣人的好客與對異國文化的包容。

在 CCR (跨文化戀愛,cross-cultural relationship)的標籤之外,他是那個在我發高燒時,沒隔幾小時就起床幫我換毛巾的人;在我在派對上不小心喝醉時照顧我,用手接我的嘔吐物的人;在下大雨時,會把外套讓給我的人;更是在我有疑惑時,用他的智慧解答我的人。

對我而言,和我談戀愛的不是一個「美國人」,這樣的代稱。我選擇這個我要愛的人,是一個真真實實的人,他有他的優點、缺點、價值觀,有處女座的執著,最愛的飲料是珍珠奶茶,討厭吃蘑菇。

如果我們在認識一個人的時候,都把潛意識貼上的標籤撕掉,當成一張白紙慢慢雕琢、重新詮釋,那我們的世界會不會更遼闊呢?

相愛的人一起走,才是最重要的事

在開車送我去機場的路上,他轉頭問已經哭花臉的我:「妳覺得如果妳的人生沒有我,妳現在會過著怎麼樣的生活?」

我想了想,邊啜泣邊說:「我大概還是會做著跟現在一樣的事,申請到德國當交換生,和朋友們旅遊,偶爾寫寫文章吧。欸,可是如果沒有你的話,就完全不一樣了,雖然遠距離很煩,可是我還是比較喜歡有你在的版本。你呢?」

「我也是,我沒辦法想像沒有妳的生活,我大概只會埋首於我的工作。不要誤會,我愛我的工作,可是我更喜歡有妳在的時候。」

對我們而言,距離是問題,時差是障礙,文化差異有時很惱人,未來的未知數也讓人害怕。可是,不論這些歧異把我們拉得再遠,只要我們最後選擇的依然是彼此,我相信總有一天,不停向對方說再見的日子總會結束。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何承祐、陳慈晏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