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王家衛的電影,陪伴我漸漸認識自己的「愛的原型」

是王家衛的電影,陪伴我漸漸認識自己的「愛的原型」

我很喜歡王家衛的電影。最近重看一次《阿飛正傳》,突然發現自己很著迷劉嘉玲飾演的舞女咪咪,有一段在張學友面前跳舞的畫面,她實在是迷死人,王家衛用鏡頭把她的風韻永遠留存下來。自信又性感的表情可以挑逗全世界的男人,但她卻痴痴愛著情場浪子張國榮,他一走,咪咪便哭腫雙眼四處尋他,像個慌張失措的孩子。

同樣被浪子傷害的蘇麗珍卻沉默許多,她說要從此忘了他,從脆弱到堅強,一夜長大的女孩。六年前第一次觀賞大作時,我是被演蘇麗珍的張曼玉吸引了,保守內向卻又情深至極,如水晶清澈的雙眼滿滿是張國榮的身影,當他離去,蘇麗珍的眼淚簡直虐心。哎呀,有哪個男人不想將她擁入懷中。當時我對咪咪幾乎沒有任何印象;以前,我投射自己是豪放不羈的阿飛,如今,我卻感同身受張學友這個角色,一個看著咪咪跳舞看到呆掉、把車賣了讓她去找張國榮的傻男孩。為什麼我的感受有如此大的差別呢?

嘉玲飾演的舞女咪咪,有一段在張學友面前跳舞的畫面,她實在是迷死人,王家衛用鏡頭把她的風韻永遠留存下來。圖/IMDb

感情萌芽初期,社會環境或家庭的濡染,深深影響我對於愛一個人的觀念,形塑出愛的原型。我想每個人在不同時期都創造出不同愛的原型,我也不例外,在很長一段時間,我喜歡的女孩是安靜、穩定、柔弱、美麗、矜持,就如蘇麗珍那樣。以功能性而言,我希望她擁有女人「該有」的能力還要能夠忍耐、能夠有力量支持身旁的伴侶,現在回過頭來看,簡直就是我母親的原型。

我不喜歡太豪邁、任性、說話大聲的女孩;那時候,身旁大部份的同學都是喜歡賢慧安靜如同阿信般的女人,畢竟日劇也影響我們許多。忽然想起導演婁燁拍《推拿》描述盲人間的愛情,裡面有句台詞一針見血。

「你以為那是愛情,其實就是你的虛榮心迷戀上的一個概念而已。」

這概念是什麼呢?我發現有大部份是來自於我本身心靈的匱乏。

因為有了匱乏就會有需求,有了需求就想要被滿足,我們花了好多時間在索愛,索愛不成,反彈就越大。我的婚後生活仍有許多爭執,而且比交往時更嚴重,太太責備我易怒、冷暴力、口氣不好,我責備她沒做好家事、任性、不溫柔,大家都談包容,但包容沒這麼簡單。為什麼會這樣呢?書上說,只要遇到對的人,一切就都沒問題了,那為什麼我們之間這麼多問題,難道她不是「對的人」嗎?但真正「對的人」又是誰呢?

市面上流行「對的人」,常常透過心理遊戲,星象占卜或人格分析來幫你定義,臉書屢見不鮮「七大原則教你如何辨別他/她是否是對的人」的文章,但別人喜歡的就會是你喜歡的嗎?如果七大原則都符合但我根本一點也不愛她,那她還算是對的人嗎?以前我以為愛的原型是永恆不變的,但後來才發現,每個人都有專屬自己的愛的原型,而且隨著時間推移,心境的變化,其實這愛的原型都會不知不覺改變。

隨著我們倆越來越理解彼此,越來越會照顧自己的感受之後,我就更不相信有所謂對的人,因為這是不可能的任務。如果沒有了解需求來自於自我的匱乏,再怎麼適合的人,你都會雞蛋裡挑骨頭;是我們本身都改變了,更接納自己了,才更接納彼此。

不管是以前喜歡的沉默堅強的蘇麗珍也好,或是現在喜歡的開懷任性的咪咪也罷,在我更了解專屬自己的愛的原型之後,才能更全面地欣賞她們,因為這兩個女孩沒有好與不好,各有各的特色與個性,在不同的成長階段,以不同的方式吸引我。改變的是我自己,不是對方,關鍵也在我的感受,而不是對方。

如果問我親密關係的課題,我不會回答「去找尋對的人」,因為根本找不著。我會說,請你找尋對的自己,並成為對的自己,那個人自然而然就會出現,或是那個人早已在你身邊。

圖/IMDb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IMDb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