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里,一位騎三輪車載客的天使,教會我選擇信任而不恐懼

在德里,一位騎三輪車載客的天使,教會我選擇信任而不恐懼

印度首都德里真是全世界最混亂的城市之一。

2014 年我在印度旅行將近一個月,繞了北印度一圈,而當時由於某些原因在新德里滯留將近兩週。我住的 guesthouse,衣櫥發霉傾頹,映象管電視只是裝飾品,牆面用補土補得亂七八糟,床中央是凹陷的,唯一的窗就是在牆上直接硬鑿出來,補了兩片木板湊合的。窗外的城景簡直像戰亂過後,馬牛大象流浪狗四處晃悠,路面上滿是坑疤與排泄物。這是我的印度第一印象。

不僅城市混亂,街上處處埋伏想揩油旅客的人,後來我覺得這沒有什麼好壞,因為他們就是「真心想揩油」,目標就是錢,但也真心想要跟你交朋友,同時也是工作的一部份,就像我們不工作賺錢就無法生活下來,這種事已經深化他們骨髓裡了。有人說,來過印度後只有兩種人,一種是發誓永遠不再回來,一種則是永遠愛上這裡,可能會受騙虧了點錢,也會交到真心的朋友。

過去在歐洲或其他現代化大城市裡旅行,所有價格都清清楚楚,願者上勾,符合供需原則,機票、車票也都只要上網處理,不用漫天喊價、不用變臉,購買後的票也都能確實執行,說穿了就是一種互相信任而已。但在印度沒這回事。尤其是大城市,在街上不管是購物還是買車票,永遠都擺盪在信任與懷疑之間,他們永遠有冠冕堂皇的理由使你相信他們。

2014年.泰姬瑪哈陵。圖/KAI 提供

在某個夜晚,我正要從 Main Bazaar 回到旅館,走路就 20 來分鐘,坐嘟嘟車(三輪摩托車)只需 5 分鐘,從旅館坐嘟嘟車過來時是 70 盧比,已經算是合理偏高的價格,我先跟一個嘟嘟車談價,結果喊到 300 盧比,我直接轉頭走人。此時剛好有三輪腳踏車經過,想說三輪車總該便宜吧,我把旅館名片給他,一個瘦巴巴的年輕人跟我談價錢。

「我知道這旅館,不是很遠。」

「多少錢?」

「看你覺得可以給我多少就多少。」

「不要,請你給我一個價格。」我堅持。不然到旅館以後又獅子大開口,這招我已見慣。

「150 盧比。」

我直接轉身就走。一整天受騙下來,身上還穿著比市價貴將近十倍的衣服,就是因為被騙去什麼批發工廠,我內心的火已經衝腦門。

他追過來解釋。「因為在路口左轉的地方,有一大段坡道要騎,比較辛苦,所以貴一點點。」

我才不相信他,什麼上坡根本狗屁不通,又只是想騙錢的藉口。此時另一台嘟嘟車靠過來,我把名片給司機後,開口也給我喊 350 盧比。瞬間,累積一整天的壞情緒全數引爆,我不是付不起錢,而是厭惡極了他們看到旅客就想宰,我連談價錢的心情都沒有。三輪車年輕人不死心地繼續跟著,走了一段路,就連剛才的嘟嘟車也騎回來,兩台嘟嘟車與一台三輪車圍在我身邊。

「嘿,帥哥我們再談,再談啦,250 盧比如何?」嘟嘟車笑著對我喊。

談個屁啦!我怒火沖天,當街對著他們大吼:「I choose walk. Get out all of you!」

嘟嘟車瞬間就像泥鰍般溜掉,但三輪車小弟還是不死心地一面踩一面喊著。

「我是德里人,我很誠實,我不是旅客騙子,車費隨你開,拜託讓我載你。」

「回去,你還有很多客人可以接。」我大喊。

他跟著我真的有一段路了,最後騎到我面前,跳下車來,瘦得像柳枝的雙手拉著雙耳,用無奈的眼神說:「我不會騙你錢,真的,我對天發誓,上車吧,拜託,50 盧比就好。」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為什麼你們都這付模樣,從旅行社、服飾店、圍巾、紀念品店到計程車、電動車等等,都先投機地把價錢哄抬,講得天花亂墜,跟你稱兄道弟,然後再極度耗體力地談判,但是到底有什麼好處?給個合理價,增加消費群,建立口碑不是很好?我胸口一陣怒氣往頭頂暴衝。

「我警告你,不准再騙我,今天騙我的人已經夠多了,你們這裡的人都只想著要騙遊客,為什麼都不能誠實一點。」

2014年.印度 Jaisalmer。圖/KAI 提供

我當街對他怒吼,他只能睜眼委屈地被我罵,我真的很久沒這麼生氣過了,他什麼話也沒說。最後我不甘願的上車,心想要是又騙我,我一定會再罵翻他。老舊的三輪車穿梭在簡直是槍林彈雨的新德里混亂車陣裡,小弟吃力地起身踩著,每踩一下,骨瘦如柴的身體就要用力拉直一次,我可以想像那脊椎承受的痛苦,雙腿不停地顫抖,光是平路都無法讓速度增加多少。

沒想到在路口左轉後,他所說的斜坡真的出現了,而且是很長一段上坡,這斜度再加上我的重量,他已經沒辦法負荷,全身噴汗的他跳下車來用盡力氣推車,轉頭微笑對我說:「這裡有一段上坡不好騎,我用推的,會有點慢,不好意思。」完全沒有任何責怪我的意思。

我頓時失去了語言,他天真的微笑像一把刀,直直刺進我的心臟,他持續賣力地低下頭推車,汗水經由他的臉頰沾溼他髒兮兮的衣服。我實在不想再受折磨,賺錢折磨他的身體,而他折磨著我的心靈。我拍拍他的背要求他停下,我說剩下的路我用走的就好,他非常自責說不好意思我會再用力一點拉車,我說不用了,我自己走回去,你辛苦了。我給了他 50 盧比,然後掏出 100 盧比當小費給他。

他用力抓著紙鈔,汗水爬滿他黝黑瘦尖的臉龐,被路燈照射後顯得油亮,這時候我才清楚地看見他。我想年紀不過是個十五、六歲的少年,或許因為一整天沒招到幾個客人,或許因為家裡還有許多人要靠他養活,所以才拼命想做我生意。他就站在那邊不肯走,眼眶已經滿是淚水,不斷地向我道謝。

「You’re my angel.」他一直不斷跟我鞠躬,好像我是他這輩子最重視的貴人。

我再也受不了了,心如針扎,趕緊轉頭就走,幾乎就要哽咽掉淚,因為我把今天的所有怒氣全部發洩在一個最不該承受的人身上。

惴惴不安的我回到飯店,洗完澡躺在床上我無法入睡,三輪車小弟的面容揮之不去,我靜靜地流下淚水。

我們,是不是在大大小小的傷害中,一次、兩次、三次以後,我們開始防衛,開始抵抗,然後不再相信這世界有愛,築起了城牆,扛起重重的武器,要不然就是怨天尤人說這世界沒有好人,沒有真愛,沒有幸運,然後活在自己的城堡裡直到死去。

其實,心中沒有信任的是我,處處疑神疑鬼的也是我,三輪車小弟就像一面鏡子,真實呈現我卑鄙的模樣。這是在現代化大都市裡找不到的鏡子。印度人也許有他們的作事方法,為了餬口,為了在困苦沒有希望的環境下掙扎求生,他們不得不盡可能從觀光客那邊吸取什麼,因為如果不這麼做,可能一家子都沒飯吃。也許我一路下來被騙了很多錢,但是這一切不都是自己選擇的嗎?在付錢之前,沒有人可以逼你什麼,付錢了,就選擇相信,否則,自責和恐懼會吞噬掉自己。

You’re my angel. 小弟把我當成是他的天使,但是是我應該要跟他道謝,他教會了我什麼是信任,什麼是真心,即便活得比我困苦百倍,即便我如此傷害他的真心,他仍然對我如此感激。後來每每想起這件事,我會告訴自己,即便上了當或受了傷,往後也要提醒自己選擇愛而不是恨,選擇真而不是假,選擇善而不是惡,選擇信任而不是恐懼,選擇接納而不是排斥全世界。少年閃著淚光的眼神又在我腦海裡浮現,他絕對是上帝派來的天使,我何其幸運能遇見他,現在我內心充滿感恩,也衷心祈禱這位小弟往後能有美滿的人生。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2014年.印度首都德里)圖/KAI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