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 56 觀察】不為誰停下的奔騰金馬,擴充了「華語電影詮釋權」

【金馬 56 觀察】不為誰停下的奔騰金馬,擴充了「華語電影詮釋權」

「《霸王別姬》沒來的那年,我們還是有《囍宴》、《戲夢人生》,金馬同樣精彩。」金馬執委會執行長聞天祥一番話,為今年金馬下了註解。

自中片退賽到杜琪峰臨時辭退評審團主席,今年金馬獎風波不斷。從報名數量來看,7 月底報名截止至 10 月公布入圍名單,報名件數減少 97 部,多落於劇情長片(減少 57 部);當我們少了入圍坎城的《蘭心大劇院》和《南方車站的聚會》,沒有了榮膺柏林帝后的《地久天長》,又該如何看待這份名單?

主場台灣,類型電影崛起

台灣電影似乎有志一同集中火力於下半年,許多新導演漂亮的初試啼聲與大導攜作回歸,讓今年台灣電影絕非「小年」。儘管中國電影缺席,國片依然穩妥頂住這份金馬名單。

以 12 項領跑的《返校》,是少見在商業票房與電影獎項皆有佳績的電影,上部有如此成績應是 2011 年的《賽德克.巴萊》(11 項提名),該片技術類與《灼人秘密》同樣突出。演技獎豐收的《陽光普照》是繼《女人四十》後,金馬史上第 2 部演技類提名大滿貫的單部電影,也是今年角逐劇情片最有力的競爭者。

此外,題材多元是今年台灣電影的樣貌,橫跨白色恐怖歷史(《返校》)、MeToo 議題(《灼人秘密》)、家庭關係(《陽光普照》)、失智老人問題(《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少見的黑色喜劇(《江湖無難事》)、HBL 運動(《下半場》)、動作(《狂徒》)、演唱會紀實(《五月天 人生無限公司》)、虛擬動漫(《最乖巧的殺人犯》)與驚悚題材(《人面魚》),甚至還有金融區塊鏈(《聖人大盜》)等等,各擅勝場,各自開花結果,其中不乏許多新導演作品。整體而言,類型片成績較藝術片出彩,個人認為最大遺珠為《蚵豐村》,而在今年北影表現傑出的《大餓》僅拿下 1 項提名,《野雀之詩》更是全軍覆沒,可見不同電影獎的評審品味差異。

值得注意的是,劇本獎項過往一向為中國電影強項,已連 4 年頒發給中片,故今年名單明顯看出劇本缺乏,原著劇本獎僅 2 部來自台灣,改編劇本此次更減額至 3 部劇本。劇本為電影之本,國片亟需培養出一套成熟的產出體系。導演獎則較無懸念,雖僅鍾孟宏拿過最佳導演,5 位導演皆已是金馬得主,然新導演獎項仍能看見許多潛力創作者,可預見未來台灣類型電影會持續茁壯。

中國缺席,香港獨立製片成果豐碩

即便仍有中國電影沒有退賽,但就這份名單來看,它們皆無撐至最後階段。本以為中港作品將全數缺席,香港獨立製片成績卻意外亮眼,也成為中國電影、中資港片外,值得關注的電影前景。

金馬獎渴望尋找黑馬,港產片《叔.叔》和《金都》或許即為本屆兩匹大黑馬。前者為香港導演楊曜愷的第 3 部長片,長期關注身份與性別認同議題的楊曜愷是香港同志影展創辦人,其前二部作品《北京遇上紐約》與《我愛斷背衫》皆為 LGBT 題材。新作《叔.叔》敘述兩位深櫃男同志的情感變化,在名單公布前討論聲量極低,因提名大獎成為今年名單最大驚喜,入圍劇情片在內等 5 獎,且兩位主演皆獲影帝提名,與《陽光普照》同創下繼 2003 年《無間道》後,單部電影獲雙男主提名的紀錄,如何詮釋黃昏之戀以及在家庭和情感間掙扎,備受期待。

香港導演楊曜愷的第 3 部長片《叔.叔》敘述兩位深櫃男同志的情感變化。圖/金馬影展 TGHFF@tghff

另部《金都》成績同樣不俗,囊括新導演、男主等 3 獎。從香港「首部劇情電影計劃」優勝作品發展而成,以有著不能結婚祕密的女子,探討女性婚姻課題,暗喻中港關係,在現今時代背景下出現,特具意義。

在劇情長片獎項之外,港澳作品身影也不少,包含香港紀錄片《紅棗薏米花生》和《戲棚》、劇情短片《老人與狗》,與描述 1980 年代後澳門巨大社會變遷的動畫短片《燈塔》。

星馬探頭,擴充華語電影詮釋權

今年 9 月,東南亞獨立製片電影人宣布團結,以政府支持、跨國合作等方式重塑東南亞電影給人的既定印象,企盼打造出與日、韓、法國等電影工業強國並肩的電影市場;而韓國早已洞燭先機,由韓國電影振興委員會(KOFIC)加入此計畫,協助東南亞電影產業發展。

身為華語世界格局最大的金馬獎,確曾給予許多東南亞電影與影人肯定,包含《分貝人生》(馬)、劇情短片《盲口》(馬),或頒發傑出電影工作者給來自緬甸的趙德胤,甚至是曾拿下最佳劇情片大獎的《爸媽不在家》(星)等等。然而不可否認地,我們對華語電影的認知,時常侷限於兩岸三地,這是為什麼當中國電影紛紛表態不參賽時,會出現這麼多「金馬北影化」、「台灣自嗨獎」的言論。我們對東南亞電影瞭解太少,這次正是使金馬國際化的良好契機,走出大中華區,尤其增加在東南亞地區的話語權。

事實上,今年有許多東南亞電影進入名單。提名 4 項的《幻土》出身盧卡諾影展競賽片,也是今年代表新加坡角逐奧斯卡的外語片代表,敘事手法迷幻,揭開新加坡文明繁榮社會背面,一群被遺忘的移工階層,他們來自東南亞各國,因工作來到彈丸的奇幻之土,生存困境是唯一的共同語言。電影善用虛實交錯與魔幻攝影風格增添謎樣,說的卻是再沉重寫實不過的當代新加坡社會問題,該片曾於去年金馬影展放映,也已在台灣上映過。

不僅如此,來自新加坡、曾獲金馬新導演的陳哲藝,今年交出第 2 部長片《熱帶雨》,已於多倫多影展首映。該片除獲新加坡電影委員會補助,也是「臺北市國際影視攝製投資計畫」的投資項目,探索師生戀、婚外情、老人與華語教育等多面議題,是部野心回歸作,獲劇情片在內等 6 項提名,其中男配角更入圍 2 位,演技表現為看點之一。

新加坡導演陳哲藝今年交出第 2 部長片《熱帶雨》,是臺北市國際影視攝製投資項目之一。圖/金馬影展 TGHFF@tghff

除上述電影,以二戰後馬來西亞社會為背景的《夕霧花園》獲 9 項提名,由台灣導演林書宇執導,是今年跨國電影亮點;而以《菠蘿蜜》入圍新導演的廖克發和陳雪甄同樣敘述馬國故事,以馬來西亞華人後代為主軸,使馬共游擊戰與象徵鄉愁的菠蘿蜜發生情感聯繫;紀錄片《還有一些樹》涉及馬國原住民奴役歷史,是部既勇敢又傷痛的控訴作;來自馬來西亞《蒼天少年藍》則為青少年同志題材,獲劇情短片提名。

今年金馬的明顯南向,或許部分歸功於氣燄兇猛的中片缺席,過往中國電影大多扮演驚喜,這屆則由星馬作品肩負此任。由以上多部入選作品可看出,東南亞電影的多元題材,因歷史、政治與地形紛雜而各自形成不同模樣,台灣觀眾過往缺乏接觸的機會,即使許多片曾在北影或將於雄影放映,打入的可能終究是小眾觀影群;藉今年金馬的鎂光燈,可望使更多人注意這些潛力之作,華語電影的話語權也將不再限於中港台。

試驗金馬的,是包容;拯救金馬的,也會是包容

電影與電影獎一向扮演互補角色,沒有哪部電影非得獲得哪個電影節的肯定,也無哪個電影獎少了某部電影角逐就喪失公信力。中國電影退賽固然遺憾,但比賽是你情我願,誰都無須道歉。我們的確在名單中看得出些許可惜之處,觀眾卻也因此得以發現來自不同地區、不同文化脈絡的優秀作品。

「要是誰有報名,誰就不會入圍」的言論並無助益,電影獎最大目標便是榮耀電影與影人,金馬仍開出一份漂亮精彩的名單。作為華語世界地位至為崇高的電影獎,金馬努力維繫不受任何外力干涉的光榮獨立,確實辛苦,但它一點也不脆弱。

本屆金馬獎將由 friDay 影音獨家線上直播,有興趣的讀者可鎖定金馬獎線上直播官方網站金馬獎資訊網站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金馬影展 TGHFF@tghff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