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下束胸後,我學著和身體和好──你是否也為迎合社會,忘了「尊重自己」?

脫下束胸後,我學著和身體和好──你是否也為迎合社會,忘了「尊重自己」?

湖邊的生日會(左)、澎湖海邊(右)。圖/派瑞在路上 提供

我國中開始穿束胸,希望胸束得越小越好,最好小得跟男生一樣平坦。不知道是因為討厭胸部,還是為了符合某種社會期待和美感,作為一個喜歡穿男裝的女生,胸部應該要藏起來、行為要 man 一點、要習慣被誤認成男生、要在別人用「先生」或「弟弟」稱呼自己的時候答話。

「誰叫你自己要穿這樣?」長輩永遠是不會支持的。而我只能透過網路上零散的資料,拼湊出一套含糊的性別認知。在那個 Google 還沒有獨佔市場的年代,我的關鍵字只有一個「性傾向」,其他像是「性別氣質」、「性別光譜」這些太前衛的概念,搜尋引擎建議裡沒有、我的腦袋裡也沒有。

就這樣,因為穿男裝是自己的選擇,所以好像要理當地去承受所有令人不舒服的誤解;而越是被誤解,就越相信自己應該要成為「中性」的樣子。

上大學之後,越來越不喜歡穿束胸,太不舒服,又熱又緊,但也無法直接換上一般內衣,因為心裡的檻跨不過去。折衷辦法,只好外面多穿一件襯衫、外套,遮多少算多少。冬天還說得過去,夏天常常熱死在路邊。但即使熱死,還是要把自己包緊緊。我不想、也無法讓自己「擁有女性特徵」這件事,坦然地公諸於世。

圖/Shutterstock

在歐洲,性向歸性向、穿著歸穿著

後來到歐洲去了。遇見各種,留一整頭波浪捲髮但個性很 man 的、因練拳而身材魁武但胸部比肌肉還大的女同志;或者短髮剃到最短、行為舉止帥到不行但牽著男人手的異性戀女性。每當有女性友人提及「我女友 blablabla 」時,我不免先小驚訝一回,「啊,原來妳也是⋯⋯」,內建的亞洲版雷達,在這裡起不了作用。在歐洲,打扮是打扮、個性是個性,無關性別或性向,也不會刻意去藏匿自己不理想的身體部位。

夏天的海邊,放眼望去幾乎都是比基尼,少有連身泳裝。大部分的女性,像是忘記自己肚子上有多少肉,也不在意小腿後跟了幾隻兔子。身上的布料少得極致,對身體沒有任何遮掩,恨不得用最大的皮膚表面積,曬取最大量的太陽光,不分性向、無論身材。當時我還是把自己包很緊的害羞亞洲女子,歐洲女性的自由無拘束看在眼裡,既是害怕,又隱隱崇拜。

我仍清楚記得,在馬德里的泳池邊,那位帽子反戴、理著俐落短髮的西班牙女生,手臂上烙著性感又率性的刺青,小麥膚色襯著黑色無肩比基尼。她優雅地在沙地裡將排球回擊到對邊,我在遠方望著,幾乎可以為了這位帥與美綜合於一身的異國陌生女子,成為沙灘排球粉絲。

接受自己的身體,原來只要一瞬間

6 月,湖邊的生日會,大夥兒提議下水游泳,我嚷嚷著自己沒帶泳衣無法跟進。然可想而知,熱情的歐洲朋友們怎麼可能放過我──在一夥人慫恿下,我半推半就地讓一個女性友人協助脫去我的七分袖上衣。最後一道防線被卸下,還來不及擔心超標的胸跟肚會被大做文章,只見脫我上衣的女生說:「啊哈,你的內衣很好看!」便自顧自地往湖裡跳去。

沒有任何眼光停留在我身上。
沒有人在乎我身體是長是短。
反而,自己因為沒有被刻意放大關注,還感到些微不習慣。

花了幾秒適應這一身被迫的坦然,身上無形的束縛,彷彿終於被解開。一瞬間,我感覺自己觸碰到 20 幾年來沒擁有過的自由。

我低頭翻了一下褲頭,ok,幸好今天穿的內褲也蠻好看,索性脫下外褲,跟著大家一起跳下湖水,擁抱每一寸肌膚浸泡在水中的愉悅,不再為一身曝露在空氣中的皮膚感到彆扭。

原來接受自己的身體,只需要這麼一瞬間。

從此,我便愛上了這樣的解放,開始期待夏天的到來,期待能下水的海岸,期待褪去衣物時還不改自在的從容與自信。

回到台灣後,面對「二次文化衝擊」

回到台灣,無可避免要面對二次文化衝擊:「你穿得好露/好怪/好辣/你的胸XXX/你的肚OOO」熟悉的打量和評論聲回來了,朋友們的「關心」,讓人不得不重新懷疑自我。好矛盾,如果入境隨俗是旅人的本能,那回到穿著規矩的台灣,是否意味著該把這些偏洋派的衣服束之高閣?順應社會的潛規則走,至少替自己省一些麻煩。只是,當我們嚐過自由的甜頭,怎麼可能輕易回頭遷就不自由?

人滿為患的澎湖沙灘上,遊客們小心翼翼拉起衣袖褲管,客氣地在岸邊踩起小浪花。我焦躁地踢著腳邊的海水。「怎麼辦,這邊好少人游泳,但我好想下去,在這裡脫衣服應該不犯法吧?這裡脫會不會很怪?」內心那齣自我腦補、擔憂遭人側目的小劇場,像是一部被復刻的電影,從記憶深處被拉出來,重新上演。

但當我回過神來,雙手早已不由自主解開花襯衫的兩顆釦子。謝了,身體倒是挺誠實。

“ Oh god, who cares! ” 台灣海峽的浪潮正在召喚我。

確認一下今天的內衣也是好看的,便頭也不回地往海裡奔去。

圖/Shutterstock

我們恐懼外在眼光,卻忘了「尊重自己」

我們活在過度干預他人、在意他人的東亞社會,重視外界的雜音勝於內在的聲音。我們戒慎恐懼地尊重全世界,卻總是忘記尊重自己;而一旦心中沒有「自我尊重」的概念,便容易將焦點放在別人身上,成為輿論的幫兇,形成惡性循環。

曾經為了迎合社會與自己錯誤的審美觀而遮掩、逃避自己的身體,卻忘了身體才是陪伴自己一輩子的最親密夥伴,希望現在開始愛護她還不嫌晚。

我丟去衣櫃裡所有的束胸,除了男裝之外,也開始逛起女裝區了。嗯,應該說,我喜歡穿任何適合自己的衣服,無論它被歸類在 MAN 或 WOMAN,誰在乎呢?身體舒適最重要!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派瑞在路上 提供、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