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男友是穆斯林,他教會我溫柔堅定的面對偏見

我的前男友是穆斯林,他教會我溫柔堅定的面對偏見

「你信哪個宗教?」
「我沒有任何信仰的宗教耶,我可能是無神論者吧。」

當時我還在英國的南安普頓大學讀我的碩士,而這是我們在宿舍廚房第一次的對話,他是我第一個遇見的穆斯林。在東亞地區,像是台灣、香港、澳門、韓國和日本,伊斯蘭宗教及文化不僅不普遍,甚至只有少數人信仰。而對他來說,我則是他第一個遇見的無神論朋友。

即使面對不同,依然善良柔軟

我們後來在一起了將近 4 個月,這段期間,我觀察到他是一個非常善良並具備憐憫心的人。有一次我們被邀請到一個好朋友的派對上,在大家都拍完照之後,一位流浪漢走了過來向我們大家要錢,並演了一場哭戲:「我身上沒有錢,不能去搭公車,有人可以給我一些零錢嗎?」

在全部來自不同國家、不同種族的 12 人之中,唯獨他掏出了錢包。我告訴他:「你難道看不出來他在演戲嗎?」他說:「我相信人都是最好的、誠實的。」閃爍的星空底下,那些光芒反射在他眼裡,他看著我,當時的我便知道,即便這個世界混沌不堪,他仍然對人類抱持著強大的信心。

又一次,我邀請我的朋友來到我的廚房吃飯,其中一位男生打扮得像是女生,她在廚房遇見了他。晚餐過後,他問我:「妳那個朋友是男生吧?」我說:「對啊,我很欣賞她這樣開心的做自己!」他又問:「這在你們國家是合法的嗎?」我回答:「對啊!而且在台灣,很多人都在為了同性婚姻立法努力!」我知道這是他人生第一次,看到一個人以相反性別快樂的活著,他沒有批評,而是努力的理解這世界上有很多人付出了努力去認識自己。

然而,好笑的是,我的一位女性朋友也很少見到穆斯林,卻沒有他的那份寬容。某一天朋友和前男友在校園裡遇到,打完招呼之後,她開了個玩笑問:「你是恐怖份子嗎?」

這是非常冒犯人的玩笑,當下他大可以為此大發雷霆,但他沒有,反而跟我朋友解釋這世界上有壞的穆斯林跟好的穆斯林之分。此外,穆斯林也非時時刻刻都是「攻擊者」,以色列也幾度攻擊黎巴嫩,他說:「有一次我親眼看見以色列的直昇機,直接投遞炸彈到某棟建築物,造成失火,那一切的毀滅就曾經發生在我眼前。」而 ISIS 也會攻擊其它教派的穆斯林。

Central London Mosque。圖/KKPIG 提供

為什麼教堂可以,清真寺卻不行?

不久後,我媽媽到過倫敦看我, 我帶著她到倫敦的清真寺,但這卻一點也不讓她期待或興奮。當我們走進清真寺時,一位工作人員過來迎接我們,詢問有沒有什麼可以幫忙的地方,例如伊斯蘭教條的解釋,接著邀請我們與那些正在禱告的人,一同在這裡學習禱告並感受莊嚴的氣氛。媽媽卻說:「沒關係,謝謝。」然後揚長而去,獨自參觀清真寺裡的其他禮拜區,而我則留在現場聆聽工作人員講解伊斯蘭文化的美麗之處。

在我們結束後,我問媽媽:「你不喜歡這個行程對不對?」
她答:「老實說,對,我不喜歡。」
我接著問:「那為什麼你會願意去參觀基督或天主教堂,但對清真寺完全沒有興趣?」
她回答:「因為我對伊斯蘭教完全不懂。」彷彿她對基督跟天主教非常了解一樣。

我看到了問題癥結點,大家認為基督或天主教優於伊斯蘭教。令我感到傷心的是,這樣的偏見在東亞洲地區非常普遍。

我有另一個朋友,當時的交往對象來自 MENA(Middle East and North Africa,中東與北非)地區,而他的家長便對伊斯蘭教持有類似的主觀意見。 

現今數位時代來臨,資訊取得已經比幾十年前還要容易許多,網路上有不少資料可供查找,我認為人們不應該找藉口說他們不懂、不知道,但其實是不想要去瞭解卻又抱持偏見。

直觀批評之前,確保先充分「了解」

我的很多朋友都說:「你不過就是被洗腦了!」其實並沒有。我一開始非常的不能理解為什麼他可以對一個宗教這樣的忠心,也時常用反面態度回應他的言論,我跟大部分的人一樣,對於有偏見的事物,便懶得去了解,所以他以前總是告訴我:「你可以不相信我說的,但你總要自己去看資料再來否定我吧!」他確實在這方面改變了我許多,我從他身上學習到了更深一層的批判性思考能力。

而後我常常跟他有更深入的辯論,他總是告訴我:「這樣很好,你在衝撞你自己的思想,如果你今天全盤接受我的言論,我也不會跟你在一起了!」伊斯蘭教一直以來都跟猶太教有很多衝突,同時也跟基督教有很多不同之處,他說他看了很多資料,以三方的角度寫出來的文章,他都看過,但他仍然對伊斯蘭教非常虔誠。

所謂洗腦,便是沒有獨立思考能力、沒有自身的立場、沒有閱讀足夠的正反方之證據,並任意聽信且接受他人之言論。我並不認為自己是如此。

我寫了這篇文並不是要選邊站,或是聲稱伊斯蘭教是所有宗教裡頭最好的。我想說的是這些故事是真實發生在我身上的,而我希望大家可以了解到文化/宗教的刻板印象還是存在的。我並非完全認同與理解伊斯蘭,或許我的一生最終仍然無法理解,但我還是希望我可以透過不斷的辯證,尋找所謂的真理,並且將心寄託在真理之上,而非人云亦云,直至我離開這具身體為止。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FOTOKITA@Shutterstock(非當事人)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