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究竟是什麼垃圾?」上海垃圾分類新上路,費解的規定讓居民好抓狂

「你究竟是什麼垃圾?」上海垃圾分類新上路,費解的規定讓居民好抓狂

作為一個上海人真的很辛苦,除了高房價、高物價以外,就連倒垃圾都成為每天的最痛苦的一件事情──每次拎著垃圾到社區的垃圾房,總是要被社區垃圾房前的老阿姨老阿伯問上一句:「你是什麼垃圾?」把每一袋垃圾打開後才能丟進垃圾桶裡。丟垃圾這件事情,變成全上海人避之惟恐不及的夢魘,痛苦等級大概僅次於入學考試。

對於一個台北長大的人來說,垃圾分類大概已經是基因的一部分,在 2000 年 7 月 1 日開始,台北市民丟垃圾都要使用專用垃圾袋,每個袋子依照容積大小(3 公升至 120 公升),價格從 1 元到 41 元不等。

還記得當時的台北市民叫苦連天,甚是還有仿冒的專用垃圾袋出現,但為了減少購買垃圾袋的支出,家家戶戶都開啟了資源回收新生活,把任何可以回收的物品,都老老實實進行垃圾分類以及資源回收。經過近 20 年的努力,台北人的資源回收率已高達 56%,年垃圾總量下降 30%。這對從小立志成為地球超人,致力於環境保護的我來說,是一個令人驕傲的數字。尤其在國中那年,獲得同學擁戴當了班上環保股長,扎扎實實的垃圾分類和回收經驗,讓我真心感覺當年的努力沒有白費。

然而,相隔 19 年後的 7 月 1 日,上海居民才要進入垃圾分類的新世界。

古早版本的垃圾房,所有垃圾不分類直接往洞裡丟。圖/楊孟達 拍攝

倒垃圾有時限,還需逐一「開袋檢查」

時間回到 2019 年 2 月,春節結束以後的上海居民,應該都有感覺到自己的社區正在升級,社區裡的垃圾房變得越來越美,新安裝的遮雨棚、嶄新的磁磚、電動鐵捲門,為了怕蟑螂老鼠進去垃圾桶,在每一個垃圾口還加裝了鐵門。雖然自己住在上海老居民的社區裡,但看這著樣的垃圾房,不禁覺得自己好像住在高級社區,每一個月繳給社區的管理費看來是沒有白繳了。

時間往後推移幾週,不知道是不是管理費用繳多了,社區裡的垃圾房前面多了幾個管理員,在垃圾筒前面負責指導大家分類,也順勢在垃圾桶前搭起了大陽傘,擺張小桌子,嗑著瓜子聊著社區裡的八卦,看起來好不愜意。

再過幾週,垃圾房門口還加裝了幾隻監視器,我心想這預算也太多了吧?又過了幾週,垃圾房門口貼上了公告:從現在開始丟垃圾的時間,從早上 7 點到 10 點;晚上 5 點到 8 點。

上海的上班族早出晚歸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上下班時間搭車一個半小時都是家常便飯。不過,一早出門上班時拎一袋垃圾出去,總是要擔心垃圾、餿水會不會不小心沾到衣服上;下班吃完晚飯搭車回家,往往都超過垃圾房開放的時間。

時間一久,在家裡的垃圾開始堆積如山,一袋一袋的垃圾像是一座小型的回收場,只能等到夜黑風高的時候,帶著家裡的小袋圾垃,走到馬路上的公共垃圾桶丟棄,心裡常常在想工作就已經夠疲倦,下班還要偷偷摸摸丟垃圾,人生怎麼可以如此煎熬?!回到家裡看著好幾袋都準備長飛蟲的垃圾袋,垃圾房的考驗終究是要面對。

上海的垃圾分類分為 5 類:乾垃圾、濕垃圾、廚餘、回收、有毒垃圾,其中回收類不像是台灣的區分詳細,始終弄不懂中國乾溼垃圾分類邏輯的我們真的慘了──每次要去丟垃圾都要站在垃圾桶前研究個老半天,更別說社區裡的大叔大媽們,因此所有垃圾在丟之前,都要打開袋子給垃圾管理員檢查,就連廁所的垃圾袋也不例外,通通都要打開檢查,這真的就有點尷尬。

上海市生活垃圾分類指引告示牌。圖/楊孟達 拍攝

「欸~這袋是裝廁所衛生紙的,那我直接丟乾垃圾桶囉!」
「不行!所有垃圾都要開袋檢查。」

勉為其難的打開裝滿廁所衛生紙的垃圾袋,檢查完畢後才能往乾垃圾桶裡面倒,你可以想像一個身穿商務襯衫搭配西裝褲的男人,拎著一袋擦過屁股的衛生紙,在公共場所打開垃圾袋給別人看你擦過屁股的衛生紙,再拎著垃圾袋的四個角小心翼翼地往垃圾桶裡倒,深怕任何一張衛生紙飛出來碰到任何意想不到的地方嗎?

你可能會說,為什麼衛生紙不直接丟馬桶呀?很抱歉,上海市雖為國際大都市,大概到 2006 年才開始把將所有廁所改建為抽水式馬桶,直到 2017 年才將木製馬桶(沒錯就是延禧宮略裡魏瓔珞刷的恭桶)放進歷史裡,因此許多社區的管線非常老舊,根本無法處理衛生紙。

如何分類不重要,搞定管理員才是關鍵

週末上午整理好貓咪的便盆,把貓砂打包好裝進垃圾袋裡,算準時間拿到社區裡的垃圾房,按照規定把垃圾袋打開,把垃圾往乾垃圾桶倒。

「欸,你啥垃圾呀?」
「這是貓砂。」
「唉呀,這是貓大便!貓大便別開袋呀!」
「 ? ? ?」

原來貓咪的用完貓砂之所以是可以包起來的乾垃圾,是因為直接倒進垃圾桶裡很容易遇水結塊,會讓垃圾房管理員難以清理。

搞了老半天,到底怎麼分類根本不重要,弄清楚你家巷口的垃圾管理員心情好壞才是最重要的。難怪家家戶戶越來越多老阿姨在垃圾房前面逗留,遞菸請飲料,圖的就是以後不要被垃圾管理員刁難。一個基層管理員從 7 月 1 日開始,掌握著上海人家庭和樂與衛生的生殺大權,小則罰款,大則鬧到家裡垃圾蟑螂為患。

午休期間的垃圾房管理員,以後生活品質的好壞就看他們心情,還希望你們多加關照啦。圖/楊孟達 拍攝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升級版垃圾房,加裝了雨遮、水槽、各類告示牌、斗大的標語、隨時盯著你的監視器、帶鎖鐵門以及管理員摺凳一張。)楊孟達 拍攝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