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高中生在美國,一個 91% 白人的社區,以亞裔身分寫下校史「第一」

台灣高中生在美國,一個 91% 白人的社區,以亞裔身分寫下校史「第一」

記得小時候,不管是在美國還是在台灣,只要是歷史課就一定會有一天講到關於「第一個」的故事,比如第一個登上月球的人、第一個得到諾貝爾獎的女性等等。從我還很小的時候,我身邊的人就在我的腦海裡灌入了當「第一個」的重要性,兒時聽得似懂非懂,現在卻漸漸能體會先行者帶來的意義。

如今我來到了美國,住在一個人口 91% 是白人的地方,正試著利用我對表演藝術的熱情,和對領導的好奇,試圖以外國人的身分對這個社區做一些貢獻。在做這些事情的同時,我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當「第一個」的酸甜苦辣。

自從 11 歲來到美國長住之後,我慢慢的感覺自己一步步的開始融入了這個地方的文化,也感覺越來越被一些人接納。在這個過程中,我依然保留了很多我從台灣帶過來的思維與觀點,希望能進一步將這些「台灣人在美國」的經驗,分享給大家。

舞台上,第一個的亞裔男演員

我非常喜歡講述一個故事。從小時候看來自各國的電影,到開始跟著「讀你我閱讀寫作工作坊」探討寫作,再到代表國小參加國語朗讀比賽。來到了美國之後,我一直在尋找新的、符合這個地方「說故事」的方式與管道。在九年級上高中的那一年,我被同學們說服去試鏡學校春節即將表演的音樂劇《悲慘世界》。被選上之後,我感覺自己終於找到一個適合我的、探討不同故事的管道。

從那時候開始,我愛上了舞台上的表演,也因此在接下來兩次舞台劇表演當中,都很榮幸的能夠飾演男配角的角色。去年 9 月,我在準備我的第 4 個高中舞台劇《阿達一族》試鏡的時候,我決定試鏡男主角的角色。當時其實心中是非常非常緊張的,但也非常非常興奮,希望自己能有榮幸飾演男主角。在一次激烈的試鏡之後,我在演員名單上在男主角的名字旁邊看到了自己的名字。我真的做到了。

一開始我還沒有發現,但就在我在臉書上觀賞我們學校戲劇社,從以前到現在曾經表演過的舞台劇劇照的時候,我發現了一件事:我是所有舞台劇當中第一個飾演男主角的亞裔男演員。

這個發現其實再接下來 3 個月的排練當中,多多少少的給了我一些壓力。雖然別人可能不在乎,但我個人認為,當第一個亞裔的男主角,意味著一個開始──這個開始使得其他接下來可能會加入我們的亞裔男演員們有一個模型可以做參考。因為如此,我希望自己能夠比努力更努力的去完成一個讓人覺得影響深刻的表演。

校史中,第一個外國籍學生會長

同時,這個讓我想要更加努力的鬥志,也讓我想起了前一年參選學生會長的時候。坦白講,我當時真的不覺得自己會贏,甚至連我身邊的好友們也不覺得我會贏。因此在廣播上聽到自己的名字的時候,第一個反應是詫異。我記得在我聽完廣播,正要走到下一堂課的時候,我旁邊的朋友對我說:「你創造歷史了耶!你好像是第一個外國籍的學生會會長!」當他這麼一說,我的心情從詫異轉換成驚訝,驚訝達成這件事的人居然是我,而不是另一個人、驚訝原來在我之前,並沒有任何人做到這件事。

其實不管是前年作學生會長,還是去年作舞台劇男主角,成為「第一」,是一個我一直都在學習的過程:在當「第一個」的當下,有時會覺得有點迷糊且不知所措,因為從來沒有人能夠從我的文化視角,思考如何面對一些在舞台上和在會議上會遇到的困難。也因此,我很常會脫口而出「你不懂」,或者是「為什麼這世界上好像只有我一個⋯⋯」。作為第一個,你會一直希望自己能夠當後繼者的榜樣;但與此同時,當你遇到困難的時候,你也會非常期待一個真的了解你的處境、且能給你有用建議的榜樣。

圖/Todd Lu 提供

身為先行者,開啟了可能性

話說回來,雖然說當「第一個」的困難無所不在,但這個身分也有它相對的好處與自由:在其他飾演過男主角的人被一一歸類為「喜劇派」、「浪漫派」或「歌唱派」演員的時候,你能夠完美的躲避這些跟他人比較的過程,因為在這一群演員當中,你就是唯一。

在其他學生會會員提出一些比較安全的想法或要求的時候,你可以勇敢地提出一些比較大膽且前衛的想法與理念,因為你能夠利用你獨特的文化背景,聯想到一些別人一般不會想到的東西。

很多人會說,無論是當當第一個亞裔男主角,或是第一個外國籍學生會長,這種大約只有幾千人見證到的時刻,一點也不重要。的確,30 年後,應該不會有人在乎這些事情,這個世界也不會因為這樣就有了顯著的改變。但在這裡,在我這個萬人的社區裡,可能就一個和我一樣,嚮往有一天以男主角的身分站上舞台,或用學生會長身分出席活動的人。而我希望,因為我開啟的一扇門,讓他能真正感受到達成這些事情的可能性,並讓能夠勇敢的挑戰自己!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Todd Lu 提供、Shutterstock(圖非當事人)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