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愛自己,你就是最美的!」當《Ugly Beauty》奪金曲,我們的時代也正在翻頁

「只要愛自己,你就是最美的!」當《Ugly Beauty》奪金曲,我們的時代也正在翻頁

6 月 29 日第 30 屆金曲獎頒獎典禮,蔡依林以《Ugly Beauty》成功奪得年度最佳專輯。她在舞台上激動哽咽地道出多年來的心聲,「身為一個女性,我覺得當你有聲音,你想要說出你內心想說的話時,就一定要大膽的說,大膽的選擇。」這張專輯乘載著她的生命故事,希望能讓更多女性經驗被看見、被訴說,甚至被理解,討論世俗的美醜與個人價值並無關係,只要你愛自己,你就是最美的,也是怪美的!

即使性平高漲,「審美壓迫」仍如影隨形

上星期一位朋友無助的和我們分享,她的男朋友希望她可以多穿裙子、化妝,不要成天素顏、長褲加身,當下的我們聽到是氣憤的,每個人都有權利選擇自己想成為的樣子,即便是最親近的人也沒有權力強加個人或是世俗的審美在我們身上。但從她吐露的這番話,便能發現即便現在有越來越多人在高喊性別平等,但外表的「美醜」仍然跟隨著女人,是她們揮之不去的壓迫。

很多時候,我們努力追求、費盡心力想要達到「好看」,但這些世俗的美到底是誰定義的?判斷的標準是什麼?又有誰能為為受到評斷的個體負起責任?

在商業資本與國家衛生一同催生的美感標準下,究竟誰才是身體的主人?當化妝與保養彷彿變成現代女子的義務,科學的進步不是讓人們的身體獲得自由,反而成為加強社會規制的手段。但換個角度解釋,當女性也能像男性一樣,有權利選擇想展露的外貌,她們可以用除毛刀打理自己的毛髮,或是用化妝豎立自己的社會形象,也是女性開始追求公眾自主的自我表現。

電視劇《我可能不會愛你》宣傳海報。圖/我可能不會愛你 粉絲專頁

從台灣到韓國,女性形象的轉變

對女性外表的枷鎖,相較台灣,在韓國女性的穿衣打扮更受到社會目光的注視,我曾聽到系上一位來自韓國的女孩分享道,在台灣不需要特別化妝也可以出門逛街、上課,但在韓國沒有化妝不可以隨意出門(可參考本文分享〈韓國的「看臉」時代:沒化妝不敢出門,追求一致性的裝容與服飾〉)──化妝和打扮被認為是必要、是一種對他人的禮貌,女性被強加主流社會的外在形象壓力,若你不重視外表,你可能就會遭到他人的排擠、嘲諷,這無形中限制了女性的身體自主權。

不過,另一位韓國男同學則說道,近年來,韓國開始帶起了一種「我是女生,我可以展現自己最自然的樣貌」的風潮──不化妝、剪短髮,嘗試去改變社會施加在女性身上應該「苗條、纖細」的要求;政府也提出了一系列的措施,像是女性專用停車格、女性之家等等。相較過去,韓國在性別平等的發展上已經有漸趨良好,並非完全如同大眾所想的這麼糟糕。

此外,女性除了外在容易被社會世俗審視和批判,在過去的影視作品中,也總能看到「大男人主義」的展現。像是《流星花園》、《惡作劇之吻》,男主角總是表現出霸道、冷酷、愛吃醋,但卻是個外冷內熱的癡情男子;而女主角一直是走傻氣、單純、常常需要依靠男性幫助的路線。當時的台灣還有一句「男人不壞,女人不愛」的流行語,更加鞏固了男性「高高在上」的地位,並掌握兩性關係的主導權。

但正如同蔡依林新專輯所倡導的理念,現今大眾對於「弱化女性」的反感,漸漸開始出現了不同角色個性的作品,像是紅極一時的《我可能不會愛你》,知性、成熟、經濟獨立的新時代女性程又青便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動畫電影《無敵破壞王 2》劇照。圖/IMDb

迪士尼「自黑」舊作,傳遞新女性價值

一個人的價值觀深受兒時的教育和接觸的媒體影響,從小陪伴我們成長的迪士尼,就曾經塑造出無數次女性「柔弱」的刻板印象;童年長期的耳濡目染,不得不說,確實間接影響了不少人的思想和觀念。

然而,隨著性別平等意識的高漲,近年來,迪士尼在女性角色的刻劃上,不再是無法獨立自主、凡事需要依靠男性。去年的動畫片《無敵破壞王2:網路大暴走》,迪士尼便自黑那些不合理的公主條件,讓角色卸下「公主形象」的束縛:換下禮服、高跟鞋,穿上舒適的 T-shirt 和布鞋,也打破「公主命運」的框架──單親、陷害、悲慘遭遇、等待王子的救援等。劇中經典台詞諸如:「是不是所有人都覺得妳的難題都是靠『高大強壯』的男人解決?」透過反面暗諷,希望能傳遞新時代女性的價值。

最後以近期大熱的迪士尼電影《阿拉丁》,呼應蔡依林精彩的致詞,茉莉公主的一首 Speechless,強調即使外在的一切被壓抑,內在思想也不會被拘束;即使開不了口,終有一天我們可以大膽的說,女性不再任男人宰制,而是不斷透過挑戰環境,以成就更好的自我。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截自 YouTube @2019 GMA 金曲獎頒獎典禮暨國際音樂節我可能不會愛你 粉絲專頁、IMDb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