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遊行「沒有局外人」!專訪那些看似「最沒理由」參與的香港居民

香港「反送中」遊行「沒有局外人」!專訪那些看似「最沒理由」參與的香港居民

「還有藉口嗎?」6 月 12 日晚上,香港健身教練阿 K 在 Instagram 上發佈了在立法會集結的照片。阿 K 從來沒談過政治,這次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反送中」遊行,是他第一次走上街頭。經歷了警方動用暴力清場後,他在 6 月 16 日又穿著黑衣上街一直待到深夜。

反送中遊行,沒有人是局外人

曾經在香港工作 3 年多的我,第一次看到香港人對社會議題如此團結、如此堅定。不只是平常會討論政治的「同溫層」朋友們,60 多歲的室友、過去只在 Instagram PO 美食旅遊照的網美、只聊戀愛與下午茶話題的「港女姐妹團」群組……都在傳遞上街遊行的資訊。《逃犯條例》引發全港震動,甚至「中環金融菁英」台灣人、沒在自己國家遊行過的英國人、中國人,這次都站出來「撐香港」。

根據主辦單位估計,6 月 16 日有近 200 萬人參加遊行(警方估計 33.8 萬人),不論是主辦方或警方數字,都是香港參與社會運動的新高人數。香港居民有 700 多萬,近 200 萬的遊行人數,代表每 4 個人之中就有 1 人上街。

在強大的民意壓力下,香港政府做出回應,表示已停止《逃犯條例》修訂工作,重申沒有重啟修例的時間表。雖然「反送中」看似取得階段性的成功,民眾仍互相提醒:不要讓政府藉著拖延「磨滅市民的意志」、要「抗爭到底直到撤回修例」。

為什麼反送中遊行可以讓香港人這麼團結?因為修例觸動到在香港生活的各階層人士,「沒有人是局外人」。

圖/Shutterstock

不問政治的香港友人,傳給我的一張圖

6 月初,我在香港租住雅房時的室友理查,到台灣參加女兒的大學畢業典禮,我和他約在東區小吃店敘舊。和他當室友的這段期間,香港發生了多起重大政治事件:

中國司法介入解釋香港《基本法》,致使 6 名立法會民主派議員被取消資格。

林鄭月娥在由 1,200 名選舉委員組成的選委會中被提名,最終以 777 票當選香港特首。

「一地兩檢」在香港高鐵站內劃設中國口岸區,等同在香港境內有一塊執行中國法律的土地,引發中國執法單位是否有權在香港境內執法的爭議。當時雖有上萬人遊行抗議,高鐵站仍落成通車。

林鄭月娥在《施政報告》中,建議投入 6,000 多億港幣在大嶼山填海造地,此舉引發民眾質疑是掏空香港財政,並對政府不正面解決土地分配不均、中國人口不斷流入香港的問題表達不滿。

佔中和雨傘運動的組織者戴耀廷、黃之鋒等人被判刑入獄。

因聲援旺角非法擺攤小販,帶領示威者焚燒雜物、向警方投擲磚頭石塊,與警方發生激烈衝突的本土派社運領袖梁天琦,因「暴動罪」、「襲警罪」判囚 6 年 ,同案被起訴的李倩怡棄保至台灣,至今下落不明。

「銅鑼灣書店」前店長林榮基「流亡」台灣……。

對於這些爭議事件,理查從未發表評論,這次是他主動說起《逃犯條例》。理查在日本、歐洲工作多年,大女兒移民澳洲,二女兒在台灣讀大學,小女兒在香港與前妻生活。理查租的房子離每年舉辦「六四燭光晚會」的維多利亞公園步行距離不到 20 分鐘,但他從來沒有去過集會。

6 月 16 日前夕,理查傳了 WhatsApp 給我,是一張「長輩圖」風格的文宣,主題是「保民生、反修例」,文宣上的彩色新細明體和標楷體慷慨激昂:「修訂一旦通過,港人身家 性命 財產 岌岌可危」、「外資:撤!股市:跌!樓市:跌!」

圖/謝嘉兒 提供

在港台灣人與英國人,為何積極聲援?

文宣上的說法,也讓 30 歲出頭的台灣人 Calvin 走上街頭。

Calvin 是在香港某外資投資銀行工作的「中環金融菁英」,在台灣時從不參加社會運動,認為 2014 年的太陽花學運是「不懂經濟的學生亂搞」,他的人生目標是賺錢享樂,討厭婚姻平權、土地正義、民主自由一類的話題,他常常笑我:「在香港賺這麼少,如果我是你,我早就回台灣了。」

他兩房一廳的公寓房租,比我一個月的薪水還多;他來了幾年,幾乎不會說廣東話,因為他覺得「沒必要學,不想被當成中國人時講英語就好」。在香港活得這樣疏離、這樣舒適的 Calvin 會在休假日在人潮中站幾個小時抗議,讓我大感驚訝。

Calvin 解釋,投行最擔心的是經濟犯的問題。「我才不管香港自不自由,但《逃犯條例》影響到我的生活!很多投行高層都在考慮,條例通過就要撤離香港,我老闆已經認真考慮要搬去台灣還是新加坡。」

雖然香港政府為了爭取商界支持,已經提高門檻,將移交的刑期從 3 年提高到 7 年,但走私、貪污、詐騙等罪名仍在可能被移交的罪名當中,對中國法治不信任的外資因此密切關注修例。

英國朋友 Issac 也參加了 6 月 12 日的集會。

Isaac 來香港快 3 年,正職是英文老師,也是個業餘的音像藝術家,收集香港大街小巷的聲音製成短片。他去立法會是希望能收集到一些創作素材,也想默默地支持香港。他支持香港人在言論自由的保障下表達自己的意見,反對中共的專制政權,反對中國政府的監控、審查以及對人權的打壓。他認為修例會讓中國更深入介入香港內政。

Issac 打算在明年離開香港,「雖然我不受影響,但香港未來政治局勢的發展,會影響到我再回港的意願。」

連在港中國人都表示:「對中國法治沒信心」

我到香港的第一年,因為與朋友去維園參加六四燭光晚會,認識了一群在香港求學和工作的中國人。快 30 歲的夏佟是朋友的朋友,已取得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證(取得條件為居港 7 年),她在 6 月 12 日立法會前被催淚彈攻擊,覺得很害怕就與朋友先撤離。

但 6 月 16 日她又走上街頭,她說:「出生在香港的人,他們的身份是理所當然的,但我們的身份是自己爭取來的。我大學考來香港,畢業之後找工作,中間為了要待滿 7 年,也做了很多努力,這樣的努力是為了有更好的生活,為了更自由的環境,為了離大陸遠一點,你在這種情況下,讓香港變得跟大陸一模一樣,對我們這些新移民來說也是不可以接受的。」她在香港這些年,體會到了「你不關心政治,政治會來關心你」。

在中國的父母會不會反對她上街?夏佟說,2014 年她參加雨傘運動時是瞞著父母的,怕身為中國公務員的父母擔心。但 5 年後,她的父母反而能理解、甚至認同香港反對《逃犯條例》的理由──當年把女兒送去香港,就是想讓她遠離大陸,「免於對大陸的恐懼」,但逃犯條例一過,香港與大陸還有什麼分別?

中國人民都對中國法治沒有信心,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又怎麼會接受?「對中國的法治沒有信心」就成為讓不同政治立場的香港市民齊心走上街頭的主因。

「這次上街因為完全不能接受這條例,通過的後果不堪設想!」在中資公司上班的 Chole 甚至翹班參與 6 月 12 日的佔領立法會,她說工作可以不要,但香港不可以失去。她是業餘的美食旅遊部落客,有 6,000 多名粉絲。認識她 3 年多,從沒看過她發「政治文」,但最近她不停地更新動態,除了號召網友加入遊行外,也會推送最新消息,保持議題的熱度。

30 多歲的 Bella 寫了一封長信給我,她說:「5 年前佔中上街以後,我再也沒有參與過任何社會運動,我甚至不再踏足金鐘政府總部一帶,不想面對佔中失敗的回憶。這 5 年來無力感很重,看著一單又一單政府連環追擊本土派、泛民主派、佔中示威者和策劃人的新聞,議會失守、制度崩壞、法治岌岌可危,感到十分失望和無助。我開始不再細讀新聞,不想面對我們這一代無力解決的社會問題。我只好努力工作、賺錢,為自己謀出路。」

儘管對情勢失望,這次的《逃犯條例》讓 Bella 再次感到強烈的末日感,決定再戰一次。她在遊行現場,驚訝地發現以前「政治冷感」的朋友這次都來了,帶著孩子參加的也不在少數。

她們交換了意見,發現彼此都擔心這可能是最後一次,在香港「了無牽掛地表達反對意見的遊行」。她害怕《逃犯條例》通過後,香港人將沒有足夠的法律保障,「市民大眾普遍不再敢公開說反對,香港人會失去免於恐懼的自由。」

「基層」的心聲:「起碼我曾努力過」

對比有大學學歷、曾參與佔中的 Chole 和 Bella, 今年 37 歲的健身教練阿 K 是可以說是個「典型」的「基層」──中學畢業後做過地盤(工地)工人、廚師,興趣是看足球比賽,放假喜歡去日本、東南亞、台灣旅遊,住在九龍區的政府公共房屋裡,公屋一戶戶緊緊挨著如鳥籠,只有廊道中間的天井為擁擠的空間帶來些許陽光。

2014 年香港為了爭取一人一票選特首的「真普選」而發動「佔領中環」,演變為民眾與學生佔領立法會周圍長達 79 天,警察施放催淚彈清場,引發國際關注的「雨傘運動」,阿 K 當時並沒有參與,也不認同學生的行為。他認為「不知道賺錢辛苦」的學生癱瘓交通,影響香港商業的行為「很不合理」。

但幾年過去,阿 K 感覺到「生活中很多方面都被中國影響」,中國來的新移民越來越多,他們做生意、炒樓、享受與中國內地相比高品質也沒有假藥疑慮的香港醫療,「我們香港人上不到樓(意即買不到房)、沒醫生看,連生活都被中國人侵蝕。」阿 K 忿忿不平地說。

阿 K 5 年前沒有為了爭取「真普選」走上街頭,5 年後,他感受到就算不參與政治,政治也影響生活的壓力,為了「不想看到中國的法律凌駕在香港法律之上」挺身而出,體現出務實的香港人在「追求希望」與「守護底線」之間的區別。

電話最後,阿K突然轉成很不流利的國語對我說:「什麼都不做就這樣死掉了,會後悔。起碼我努力過了。」

政府的冷漠與暴力,只會讓港人更團結

在過去一個星期,香港人,不,應該說是「生活在香港這塊土地上形形色色的人們」,展現前所未見的決心與勇氣,來捍衛他們所珍視的香港法治、香港價值、香港經濟。

百萬人上街的氣勢,沒有被政府「堅持如期二讀」的相應不理給澆熄;立法會前的警方過度使用武力造成流血衝突,也沒有讓群眾退卻;「暫緩修例」這個「緩兵之計」不但沒有分散抗爭能量,反而催出了破紀錄的遊行人數。

雖然中國對香港一國兩制「50 年不變」的承諾,在第 22 年已經變調至此,但過去一週香港人展現出來的韌性,讓我對香港的未來懷抱一絲光明的期待──今時今日在香港愛著香港的人們,還是可以大聲地對命運說出 " Not Today! "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換日線編輯部 後製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