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港人的獨白:面對當權者橫行無忌,我們不願委曲求全!

一名港人的獨白:面對當權者橫行無忌,我們不願委曲求全!

編輯導言:
 
香港民間人權陣線(簡稱民陣)在 2019 年 6 月 9 日發起反對修訂《 2019 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的遊行。根據民陣統計,當日遊行共有 103 萬人走上街頭,要求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撤回惡法、重啟協商」,亦創下了自 1997 年回歸以來的遊行人數新高。香港警方表示,當日遊行人士最高峰只有 24 萬人。
 

香港是被人誤解的地方,香港人是被人誤解的族群。似乎在不少城市友善指數的評分裡,香港人的排行都不算高。香港人不愛微笑,不愛搭訕,對身邊途人愛理不理。於是在旅客或甚至本地人的眼中,不知從何時起,「香港人」就成了冷漠、淡薄、高傲、心急,甚至無禮的代名詞。
 
也許香港人說話很直接,遇到外地旅客在地鐵裡不守規矩,一下子就箭豬上身,直指對方如何失禮,甚至會頗失修養地用粗口去責罵對方母親沒有修養。也許香港人表現很急躁,遇到別人打尖(編按:即「插隊」),就算明明只是對方因一時沒留意排隊位置而插隊,本來好言溫馨提示一句便可,卻會忽然怒氣衝天地大罵起來。

當日遊行共有 103 萬人走上街頭。圖/Shutterstock

但是,香港人肯定不是冷漠。在街上看到有老人家被凸起的地面拌了腳,仆倒在地,本來看似人情冷淡的香港人,就一湧而上,有人扶著老婆婆,有人報警求援,附近酒樓的職員立即從店裡拿出椅子讓傷者休息。在商場看到有人(也是阿婆)滑倒,後腦著地流血,原本神情淡然的途人,二話不說就上前幫忙,有的找商場保安員,有的想用衛生巾當紗布幫阿婆包紮。

如果你問陌生人為何要衝出來幫忙,大多數人可能會驚訝地回答一句:「怎麼可以不幫忙?」如果你問熱心人何以不怕因幫人而反被誣告,對方的反應,可能只是極度詫異,反唇相稽:「這裡是香港呀!」

香港人讓人難以捉摸,時而冷漠,時而粗魯,時而功利,時而刻薄但在根本原則之處,縱然承受著多大壓力,總是義不容辭,責無旁貸,不會推三阻四,百般推諉。香港人很麻煩,無論社會怎樣撕裂,傳統民權組織逐漸瓦解,但到了合適時機,香港人仍然能夠團結。香港人很功利,過度注重功效與利益,但不管上頭如何軟硬兼施,集結之力怎樣消散,但遇正大是大非,香港人仍然不願妥協,看到當政者橫行無忌,仍然願意站出來,向政權,向世界,大聲地說一聲不。⁣

誰又能夠想到,社會在大撕裂的四年多之後,還是能有如此鉅大的集結之力。103 萬人上街反惡法!香港人麻煩,但我們最要感激香港有這麼一大群「不願委曲求全的麻煩人」,正正就是這種麻煩的特質,才能成就今天的香港,讓我們以香港人的身份為榮。⁣

在 2019 年 6 月 9 日,我走上行人天橋,遠看著電車道旁,忽然感到從天陰雲霧中看到珠穆朗瑪峰時的激動。當我走到世界盡頭,去尋找讓人心動的美景,回到香港,我才知道,在自己的家園,最美的風景線,是這裡的人。

逃犯條例修訂始於潘曉穎案。圖/Shutterstock

逃犯條例修訂起因
 

《 2019 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修訂始於 2018 年 12 月在台北發生的一起殺人案。案中港藉男子陳同佳、港藉女子潘曉穎以情侶身分一同前往台北旅遊,期間潘姓女子遭陳男殺害棄屍。
 
根據維基百科記載,香港政府聲稱,原有《逃犯移交條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不適用於香港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部分」(中華民國政府統治之臺澎金馬被香港特區法律視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範圍)之間的移交逃犯及相互法律協助要求,(即香港與台灣之間並無司法合作協議),且事發地點在台灣,因此香港政府無法以相關條款引渡疑犯陳同佳至臺灣受審。
 
香港人在反對什麼?
 
而引發民眾反對的,主要是港人不信任中國大陸司法制度、認爲可供移交的罪行涵蓋太廣、以及政治犯是否可以移交中國大陸等。
 
此法案引起香港社會極大反彈,民陣自 3 月 31 日起發行了三次「反送中」遊行及多次集會,以 6 月 9 日遊行聲浪最大。全球亦有 12 個國家、29 個城市舉行聲援行動,包括台北、紐約、洛杉磯、溫哥華、多倫多、雪梨等等。
 
備註:本文來源於此,由作者授權換日線編輯部編輯補充(小標<逃犯條例修訂起因>與<香港人在反對什麼?>)及修訂標題後刊登。

執行、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