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裸泡湯沒問題!半裸運動絕不行?日本社會潛規則,常讓外國人一頭霧水

全裸泡湯沒問題!半裸運動絕不行?日本社會潛規則,常讓外國人一頭霧水

在日本生活了一段時間後,筆者對於日本人的「裸體文化」,感到非常有趣;希望透過個人經驗,與讀者朋友們分享我的在地觀察。惟個人經驗有限,自然不能代表日本文化的全貌,若讀者有不同的經驗與看法,歡迎共同討論。

日本溫泉文化,全裸入浴

談到裸體,不妨從台灣人最熟悉、且全世界最為人所知的日本溫泉文化說起。日本人對溫泉的狂熱舉世聞名,雖說台灣也有不少溫泉,但台灣人對泡湯的熱衷程度,卻似乎不及日本。

日本人愛泡溫泉,連帶感染到了外國人:許多在自己母國沒有泡溫泉習慣的外國人搬來日本後,都會愛上泡溫泉。英語中會以日語音譯,稱呼溫泉為「onsen」,溫泉旅館為「ryokan」,不像中文翻譯成英語時,會用英語中的字義譯;也因此很多日本的文化在翻譯後,還是保留了濃濃的日本文化味道。

不過,大多數國家沒有像日本人在公共澡堂或溫泉中的「全裸泡湯的文化」,有些美歐長大的外國人來到日本,聽到要全裸入湯,起初都非常抗拒:「不要!我覺得很怪!」但溫泉老鳥們都會說服溫泉小菜鳥去試試看,筆者的歐洲朋友就曾分享:「我同學,波蘭女生,一開始超反抗的,但泡過一次後,她現在還開始揪人一起去泡湯了。」

筆者本人經驗也是一樣,一開始覺得怪怪的,在台灣也根本沒有去泡過裸湯,來到日本泡出興趣後,便愛上了泡湯!其實在溫泉裡,根本沒有人會盯著你看,大家都是泡自己的湯,或是在池中放鬆地和朋友聊天。日本人無論老少,常常會成群結隊地和朋友一起去泡湯,若是住附近的日本阿公阿嬤,晚上也很愛一個人去泡湯享受。

日本溫泉。圖/東京吃漢 提供

半裸上身慢跑──絕對不可以!

不過,在溫泉文化中看似開放的日本,卻又在某些地方無法包容裸體。比如,在日本沒有人會裸上身慢跑或運動──這明明只能算是半裸,和全裸比起來,根本是小巫見大巫,但就是不行。筆者住過的國家裡,無論台灣或美國,見人裸上身慢跑或運動是很稀鬆平常的事,因此對日本的規則感到不解。

加州長大的美國白人朋友小杰指出:「我從小在加州海邊長大,海邊慢跑、運動,不穿上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但來到日本卻完全不行!我問我美國長大的日裔朋友,我在家附近裸上身慢跑會怎樣嗎?她很慎重地說:『哦!哦!不行!絕對不行!』」

筆者走跳過 3 個國家,台灣、美國和日本,台灣和美國人在家半裸是稀鬆平常的事,也是在家放鬆的表現,雖然有時候半裸走到陽台或院子,鄰居可能會看到,但畢竟人是在自己家中半裸,半裸也不是什麼大事,從沒聽人說過有什麼問題。

但日本卻不一樣,家家戶戶都有窗簾,半裸這種事,應該是拉上窗簾後,私底下在家做就好。曾經筆者就曾在日本聽過這樣的話題:「我家樓下的女生會只穿內衣褲出來在陽台曬衣服!」在家半裸好像是什麼大事,竟然會被拿出來討論。

相較之下,德國人「全心擁抱裸體」

相較之下,德國的「裸體文化」似乎更加自然與徹底。在德國,德文簡寫 FKK 指的便是「天體文化」,且同樣表現在三溫暖中,連日本人體驗後都會大吃一驚。記得曾看過某個日本節目去德國採訪三溫暖,發現無論男女,都是全裸在同一空間中,完全沒有毛巾遮掩,也不會有人盯著其他人看,大家都覺得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節目採訪時,整個電視畫面都是馬賽克,不知道的人可能覺得我正在看謎片。

日本人雖裸體泡溫泉,但大多還是有分男女湯,混浴真的很少。筆者在鹿兒島縣的離島「屋久島」拜訪了男女混浴的海濱絕景溫泉,此時剛好遇到一個德國家庭,爸爸媽媽很大方的在眾人面前脫衣入湯,媽媽也只是拿個毛巾微微擋一下而已,他們帶的小朋友才兩、三歲,當然是全裸入浴──當下不禁感嘆不愧是德國人。

也難怪在《超感獵殺》(Sense8)這部影集中,德國人角色 Wolfgang 就曾在全裸時,對驚嚇到的女角說:「我是德國人,裸體對我來說沒什麼。」

說不清的「雙重標準」,常讓外國人霧煞煞

言歸正傳,日本人時常會以多套不同的邏輯,套用在不同的情況下,若以裸體為出發點思考日本文化,便會發現不少矛盾之處。比如說在戶外裸上身運動,便是「有礙觀瞻」;在公共澡堂泡澡時若穿泳衣泳褲,則會「弄髒水質」──此時顯然「有礙觀瞻」已經不是重點,水質才是。

非日本文化出身的外國人,時常對日本人的邏輯無法理解,當外國人無意間違反遭制止時,若詢問背後的理由,往往連日本人自己也說不出來。筆者就常聽到這類「跳針式回答」:「不好意思,我們規定就是不可以,規定就是規定。」大概正是因為這樣,才會有這麼多生活在日本的外國人,對日本社會複雜的規則感到苦惱,甚至挫折吧。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東京吃漢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