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馬鈴薯、耶穌還是現代藝術,被毀損的「神作」為何一夕竄紅?

是馬鈴薯、耶穌還是現代藝術,被毀損的「神作」為何一夕竄紅?

在西班牙東部博爾哈當地的一間「慈悲聖殿」(Santuario de la Misericordia)中,一幅由畫家埃利亞斯(Elias Garcia Martinez)所繪製的 19 世紀濕壁畫《試觀此人》(Ecce Homo)遭受到史上最慘烈的空前危機。究竟發生了什麼慘劇?又為何會發生呢?

這個故事要從一位高齡 80 多歲的女士開始說起。

神作被「毀容」,為何反被瘋狂轉發?

2012 年,當埃利亞斯的後代向大眾集資維護古教堂的費用時,卻發現教堂內最重要的荊棘基督壁畫不知為何被「毀容」了。可以見到這幅將近百年歷史的畫作裡,耶穌臉部的肌肉條紋及皺摺長衣,全硬生生地被厚塗料自動蓋糊。而原先栩栩如生的基督形象,也扭曲得完全看不出原作的蹤跡。

這幅被破壞的畫作,被人們在 Twitter 和 Facebook 上瘋狂轉發,飛速傳遍全球。社群媒體上,人們戲稱它是「猴子基督」,或是變形的「馬鈴薯耶穌」,還將它與《蒙娜麗莎》或者康寶(Campbell)湯罐頭的圖案惡搞在一起,嘲諷這是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文藝復興」。

圖/截自 Team Coco@Youtube

突然的竄紅,也使得人們對幕後推手產生了強烈的好奇心,甚至懷疑並奚落是有心人的刻意毀損。正當眾所紛紜時,一位 80 多歲的女士希門尼斯(Cecilia Jimenez)卻突然跳出來,自稱這是自己尚未修復完畢的半成品。她聲稱,自己並非想褻瀆聖靈,反而是看它已嚴重損毀,又特別喜歡這幅畫,不忍心看著它逐漸損壞,才嘗試著自己著手修復。

大膽的修復計劃

長久以來,位於西班牙東北部小鎮的居民們並不怎麼注意這幅不起眼的壁畫,只有她注意到壁畫因為潮濕逐漸斑駁。身為一位充滿熱情的業餘畫家,阿嬤能做的便是藉由善意來進行大膽的「修復」計畫,而在此前,她也已先徵求教會批准後才著手進行這項大工程。

不料,她的畫技並不如專業畫家精湛,再加上修復途中恰巧有旅行的安排,於是她原想等著旅行回來再進行修復,誰料剛回來時便即刻被教堂阻止,修繕工程也不得不在爭議中停擺。愧疚的阿嬤在眾人一片撻伐聲中,感到自己擅自破壞畫像,似乎是個可恥的罪人,還因此爆瘦了 17 公斤。

圖/截自 Elquefaltaba@Youtube

馬鈴薯的竄紅──永遠「昇華」的遺憾

但奇蹟的是,在事發不到一個月後,因為整個網路的分享,讓這隻別具美感的馬鈴薯人氣一下竄升至高點。原本景氣低迷、人口僅有 5,000 人的小鎮,吸引了成千上萬的遊客,進而掀起一股朝聖熱潮,大家全都蜂擁而入,跑到教堂只為了目睹這幅「神作」。

這個「意外」,除了為地方帶來經濟效益外,在往後幾年更藉此推動當地長期無人問津的旅遊業,甚至位於附近的葡萄園主們,還爭相要將她的畫作印在酒標上,為此吵得不可開交。此時,阿嬤的創作似乎成了涵義深遠的藝術符號又或是流行指標。

圖/換日線編輯部 後製

在某方面看來,阿嬤確實拯救了一座小鎮,也稱得上是個圓滿結局(阿嬤後來得到眾人諒解,還在當地增設一間博物館和上演一場怎麼毀掉壁畫故事的小歌劇);然而,這幅畫卻再也無法回復到原本的樣貌,成為了永遠「昇華」的遺憾。

The poster for the opera. 圖/Paul Fowler

後記

平時落實公民教育和公共宣導,在文物修復意識的增強上絕對是必須的,其次則是專家的培養:當我們在欣賞精彩藝術品的同時,卻時常忽略那些年代久遠的文物之所以能夠好端端出現在展覽中,是藉著專業師傅們一手一手慢慢琢磨出來的。

大家可能以為一個文物修復師的工作,就只是縫、補、敲、打,跟修補舊鞋沒什麼兩樣,不需要專業也是可行的;然而,從事這一行,不僅僅是做手工,腦中的知識更不可或缺──只有當我們透透徹徹地去了解這些文物的歷史故事後,才能對文物抱持尊重與專業,並不摻和自我主觀意識的完成修復工作。

其實,這並非史上第一起由「素人」修復失敗的案例了,可見即便到了現代,公眾在文物修復意識上仍稍嫌薄弱,這是無論在哪國都需要更加重視的。

文物修復總體來說其實就像是文物的科學,如同醫學也包含科技、處理、研究、臨床,一位文物修復師等同於一名文物的醫師,不管是教育訓練或實做,背後皆承襲一整個龐大而完整的體系,要花的心血絕對不會比較少。

然而,教會卻允許一個業餘畫家來做修復,可見對修復專業的理解仍十分有限。對此,政府應該如何加強相關宣導?又該採取什麼措施,防止古蹟遭毀損?也許是大家未來可以再思考、討論並改進的方向。

執行、核稿編輯:張詠晴

Photo Credit:截自 Youtube/換日線編輯部 後製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