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並不是個「什麼都好的理想國」:社會角落的一些觀察

澳洲,並不是個「什麼都好的理想國」:社會角落的一些觀察


近年來,隨著大量台灣年輕人到澳洲留學、打工度假或背包旅行,透過他們分享的見聞,這個國家也因此更為台灣人所知。

尤其因為近年台灣的勞權議題高漲,澳洲經常成為與台灣對照的案例之一:它在法定基本薪資和失業勞工的福利保障等諸多面向上,確實也較台灣好上許多。(詳見:《當工地裡的基層勞工,年薪可以破 400 萬新台幣──我的澳洲經驗》;《為什麼台灣年輕人頻赴澳洲打工?原因很簡單,在這裡至少能「活得像個人」》等文)

不過,所謂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在澳洲這個天然資源大國,令許多人稱羨的勞權保障和基本薪資背後,過去有著「連續 100 季經濟正成長」的經濟實力在支撐,澳洲人的福利政策也並非只帶來好處、同樣造成當地不少爭議。如今隨著澳洲經濟成長趨緩、甚至小幅下滑,許多問題更開始一一湧現、浮上檯面。

簡單來說,澳洲並不是個「什麼都好的理想國」,在各種社會保障和福利制度、高薪(與高物價)的背後,本地人(甚至外國人)同樣是要付出許多代價的。以下是與大部分介紹澳洲的文章角度不同,我在當地社會角落的一小部分觀察:

大城市的街友增加,均以本地人居多

隨著澳洲經濟成長在近年逐漸下滑,各大城市的街道上,出現了越來越多的街友族群 (homeless)。以我所在的澳洲第四大城(西澳首府)為例,伯斯市區的街道上,近來有越來越多如照片所示的景象出現。

這兩年在市區主要地帶,都可以在白天時間,就看到這些無家可歸或沒有工作的人,出現在路邊乞討、或是到速食店找客人剩下的食物吃、翻找垃圾桶等等。

根據澳洲政府 2016 年統計,澳洲當地的無家可歸人士, 5 年下來共成長超過 13% (若計算中期失業人口會更高許多)──最新統計尚未出爐,但結果想必更為提高。

當中更值得關注的是,近年來增加的街友,都以當地的白人族群、甚至年輕族群居多,並非外界想像的移民工、或當地弱勢族群。

這是為什麼呢?

收入物價雙漲、社福擴張的另一面

我上網查詢澳洲政府與民間相關機構調查,造成澳洲人變成無家可歸者的原因。前三項為:「財務問題」、「房產危機」和「家暴」;其他還有失業、債務、濫用藥物等問題。當中多數都和「錢」有關。

其實,近年隨著各國資金大量湧入澳洲尤其房市,已經造成大城市的房價均大幅飆升。這是澳洲大量仰賴外資投入與外來勞動力的「兩面刃」──特定產業(如資源業、房地產業)的雇主,往往能夠給予十分優渥的薪資待遇;但也同時造成了房價物價雙漲,當地年輕人或未領有固定薪資的人,要能在此買房安身立命,是越來越困難。

另一方面,澳洲政府的社會福利是「眾所周知的好」,例如長期失業的澳洲公民,可以領失業補助金──每雙週約 330 澳幣,相當於每月 15K 新台幣以上。這樣的社會安全網確實令人稱羨,但同時間也造成了不少「家有房產」的當地人,寧可靠領失業補助金生活度日,也不願出去找份工作。

我也在伯斯親眼見過不少年輕人,白天就寫個 homeless 的牌子坐在路上乞討,但顯然看起來年輕力壯沒有任何殘疾;衣著打扮的整潔程度,也不太像真的無家可歸的人。

當然,我不明白也無意揣度他們背後有些甚麼故事,但心中實在難免納悶:無論遇上什麼問題,如果好手好腳、心智正常,為何不至少先去找個工作?

要知道在澳洲,要找個勞力型的打工工作,一點都不難──為何每年有這麼多來自世界各地(包括台灣)的年輕人赴澳洲農場、工地或服務餐飲業工作,不就是因為職缺多於供給嗎?

換言之,這很可能與「有沒有工作機會」無關,而是「願不願意」的問題了。

圖/Holger Link on Unsplash

長年「順境」、仰賴外國勞動力的社會結構,出現挑戰

與部分寧可領補助金、或上街遊蕩乞討,也不願找份工作的當地人形成鮮明對照的,就是廣大的外籍移工族群了。

對於沒有居民身份的人來說,在澳洲當然可能領有高於本國的薪資,但同樣也要按照澳洲的法規繳交比例不低的所得稅,同時並不享有與澳洲公民得以享有的完整社會福利。

意思就是簡單來說:來到澳洲打工的我們,除了貢獻自己的勞力以換取薪水之外,繳出去的稅,也有部分支出是給當地領補助的人──每每想到這點,心態上難免會有點不太平衡。

在金融區辦公大樓從事餐飲業打工的朋友,就曾經分享過一個讓我印象深刻的故事:他遇到不少次街友向跟他們要多餘或剛過期的食物,多數人也都對此心存感激。但竟有一次,有位街友卻以頤指氣使的態度,指定要求提供某樣菜色,彷彿自己是付錢點單的客人一般⋯⋯。

當然,這就是「出外打工」的現實:各國本來就會優先保障本國人民的權利。而願意接受此條件的外國工作者,也是基於可能包括薪資、福利、增長見聞等等在內的各種理由,才會選擇來到這裡。

但我們也不可忽視,澳洲能夠提供海外打工者相對優越的薪資條件、勞動環境,一直以來都是因為經濟連續 20 多年正成長、與得天獨厚的天然資源等條件所賜──這樣的條件會不會因為如今的經濟下滑考驗而改變,但同時間當地人卻早已習慣不願勞動、大量仰賴外國移工的生活?這是未來十分值得注意的方向。

在生活中,我個人所認識的澳洲同輩當地人,相對於台灣人來說,多數都完全沒有儲蓄的習慣,且更常舉債消費(如刷卡等);同時老實說也比較「玻璃心」一點點,經常因為一點小挫折而感到灰心喪志──當然這絕不能代表所有澳洲人,但確實是長年處於「順境」之中的人,比較容易出現的狀況。

每當和他們交流、或是與路邊外表看來「條件比我還好」(能說流暢母語)的街友錯身而過時,我經常會有一種反差感和些許的感嘆:我們當下都生活在同一座城市、同一個國度;先天條件、人生選擇卻極度的不同。

最後,其實澳洲仍有許多值得參考與學習的制度與規範,本文只是提出一點不同角度的觀察。但它真的不是一個「什麼都好的理想國」,而我們也要認清,一個社會在各種令人稱羨的福利或薪資背後,同樣是需要付出代價,與面臨各種內外考驗的。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Alex King on Unsplash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