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條件基本收入」觀念正夯,但當人民有了經濟保障,下一步會怎麼走?

「無條件基本收入」觀念正夯,但當人民有了經濟保障,下一步會怎麼走?

2019 年,美國總統候選人 Andrew Yang 提到,在未來的 12 年間,超過三分之一的美國工作將會被科技所取代,全球 7500 萬至 3.75 億個崗位將會面臨被淘汰的風險。而且,這次將與以往的情況不同,新型態的工作並不會像過去一樣如雨後春筍般興起,以彌補被科技取代的工作崗位。Yang 提出了對這個潛在危機的因應方式,就是確保每一位公民都擁有基本收入,無論他/她有沒有工作。在 Yang 的計畫裡,每一位實際年齡超過 18 歲的美國公民都可以領取每月 1,000 美金的收入。

其實無條件基本收入(univerval basic income,簡稱 UBI)的概念早在 18 世紀晚期的英國和美國就已經出現了:英國自由黨 Thomas Spence 和美國革命家 Thomas Paine,都各自表示支持,認為一個國家裡的每個公民都該擁有基本的經濟保障。

時至今日,世界上已經有國家大規模地執行類似於無條件基本收入的政策,最有名的例子就是巴西的 Bolsa Família(葡萄牙文,意為「家庭補貼」),該政策的主要內容為提供巴西境內低收入戶經濟補貼,另外也確保這些家庭的孩子能夠接受學校教育,也保障他們接受疫苗注射。這項政策的主要目的,為利用直接給予現金來降低短期貧窮的家庭數量,並試著用提升家庭成員教育素質來降低長期貧窮的家庭數量。

矽谷企業家為何特別支持 UBI? 

根據 The American Interest 的報導,像 Andrew Yang 這樣的矽谷企業家非常支持 UBI 這樣的政策實施,因為這些企業家視 UBI 為人工智慧(AI)和科技智慧化趨勢的配套措施。

因為科技日漸的發達和 AI 人工智慧的崛起,越來越多人的工作將會在不久的將來面臨淘汰,甚至許多現今的產業都即將面臨消失的命運。這樣的科技趨勢造成了世界上許多勞工的恐慌,以及他們對於未來的恐懼和不確定性,畢竟沒有人真正知道他們的工作被取代以後,能否有機會和時間去學習新的技能,進而找到新的適合工作。因為這樣解構性的科技發展趨勢,新的政策型態正在成形,許多企業家和政府都在尋找新的政策來解決人們的恐懼。

Bloomberg 期刊報導指出,儘管全球普遍經濟正在復甦、失業率正在緩緩減少,許多千禧世代的年輕人對於未來的職涯仍然感到悲觀。如果員工對於自己的職涯感到焦慮不安,他們的工作表現就會如同經濟蕭條時的情況一樣。

一般的社會福利沒有辦法解決這樣的焦慮,但或許設計良好的 UBI 政策就可以解決,因為 UBI 的定義為「沒有時效性的」、「直接的」、「無條件的」全民社會福利。以往的社會福利都是透過層層行政篩選之後的分配結果,但 UBI 沒有任何篩選機制,所以可以將這些大量行政費用直接轉移至受益人手中。社會實際實驗顯示,UBI 政策執行後甚至可以削減以往單項的社會福利,畢竟 UBI 政策所涵蓋的福利範圍比以往的社會福利還要更廣。

另外,若實行 UBI 政策,或許可以提升人民願意承擔的經濟風險;UBI 政策令人民擁有了基礎的經濟保障,間接鼓勵創業、提高國際移動力,也增進個人對於自身專業技能的成就感。當現今國際上每個政權的左派右派,都未能解決科技發展所帶來的後果,或許 UBI 政策能夠走出這樣的死胡同。

圖/Shutterstock

反對 UBI 的聲音

然而,再好的社會政策都有它的反對和批評聲浪。2016 年美國民主黨總統提名人 Hillary Clinton 和 2020 年提名人 Joe Biden 表示,UBI 政策將會讓政府和社會負擔過大,也會形成稅金壓力、政府負債和通貨膨脹──大到足以抹滅 UBI 所帶來的經濟好處。其他學者指出,UBI 政策可能會導致許多人選擇閒置在家,而不是像以往選擇低收入的工作,畢竟 UBI 已經保障人民基本的生存需求。這樣的潛在風險會造成國家的經濟競爭力下降,使人民寧願選擇低產出、低壓力的職業。

毫無疑問地,UBI 政策確實可以鼓勵新創企業家更願意承擔經濟風險,促使科技進步,進而創造更多潛在工作機會。或許 UBI 政策的實行能夠促使人類去創造更多產業,甚至使文化相關產業興起,因為在這樣的政策下,勞工為了生存需求去工作的誘因大幅降低,勞工能夠選擇從事自己有興趣、適合的職業,進而增加文化創新的機會。然而,就像反對方所持的論點,現今人類的價值觀和思考模式,是否有辦法使這樣重度依賴人與政府間信賴關係的政策順利執行?

UBI 政策沒有辦法確保我們擁有奢侈的生活方式,卻能保障我們無須擔心基本生存的吃穿用度問題。那在這樣的政策之下,現在的社會有沒有辦法像理想中的那樣,每個人能夠尋找更適合自己的職位,或者可以在自己擅長的領域中更願意實驗、創造?這樣的問題是現階段的我們應該去探究的──在消除掉經濟壓力以後,我們的人生中還剩下什麼?如果不是為了生存,我們還願意替這個社會貢獻產出嗎?

面對這樣的 UBI 政策推行問題,或許各國政府可以嘗試培養人民對這個社會的信任感,並且從小教育人民,除了以工作保障自己和家人的生存以外,我們都該探索自己額外的興趣和專長。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