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畢業後,我選了一條較難走的路:9 個月投遞近 200 份工作,我的美國求職經驗談

博士畢業後,我選了一條較難走的路:9 個月投遞近 200 份工作,我的美國求職經驗談

2011 年,在漫長的修改論文和口試答辯後,我從生化所畢業拿到學位。指導老師笑咪咪的跑進實驗室跟我道賀,幾位口試委也紛紛恭喜我,順便問我離開學校後的職業發展。好心的老師們七嘴八舌,鼓勵我繼續留在學術界,一位老師甚至願意幫我介紹他朋友在實驗室的博士後職缺──一切看似完美,但是我的內心,卻不希望自己繼續待在學術界。長年待在學校的我,對於美國生技公司和藥廠,有一份好奇心,尚未被滿足。

婉拒了博士後的面試邀約,並和指導老師深談後,老師願意留我半年的時間在原實驗室,一方面完成讀博士時未完成的工作,一方面開始找生技製藥的工作,於是便展開了白天實驗室工作,晚上改履歷表求職的日子。

圖/Daria Nepriakhina on Unsplash

人資如何篩選履歷?學位和關鍵字配對

2011 年的美國經濟,像一個在擂台上被打倒的巨人,不斷攀升的失業率和裁員新聞,時有所聞。找工作的前 6 個月,除了不斷收到拒絕信之外,幾乎沒有太多進展。和幾個同班的美國同學討論,大家都覺得先去找個實驗室待著做博士後,就是大家的共識。

畢竟一般生物醫學方面的博士畢業生,幾乎都是走上這條路,而博士後的工作雖然錢少也比較辛苦,但是相對於業界的工作容易找得多。在我開始找工作後的兩到三個月,畢業的同學一個個如願找到學術界的博士後工作並離開學校,一次次的離別聚會,都讓我懷疑自己是否做了正確的選擇。

一個偶然的機會下,在參加一次 Job fair 時,我問了對方的 HR 如何選擇篩選履歷表,他一派輕鬆的回答:學位和 Keywords 就是關鍵,如果工作是要找學士或是碩士之類的,有博士學位的申請者會自對被電腦刪除,因為這是 overqualified,反之亦然。

學位符合後,履歷表上的 keywords 就是一個關鍵,一般在 job description 中,HR 會把 Keywords 放在裡面,如果你履歷表上的內容沒有符合 Keywords 的字,或者符合的程度太低,電腦也會自動把你的履歷表刪除,那麼你的履歷就不會進到下一步(有需要的讀者,不妨上一個叫 Jobscan 的網站,配對履歷和工作內容)。

改變策略後,開始接到電話面試的邀請

果不其然,當我開始「客製化」自己的履歷表後,漸漸收到了一些面試的機會。在 2011 年,根據我的經驗,平均申請 100 份工作,會有一次面試的機會。

在美國的面試步驟,一般分成電話面試(Phone interview)和受邀到場面試(on site interview)。電話面試有時是 HR 的人打來,若是比較小的公司會由主管親自上陣,HR 的問題通常會比較簡單,以生技製藥這方面,大部分都是請你講講為何想申請這份工作、你有哪方面的技術能力、你如何和同事相處,或是遇到衝突如何解決之類的。若是外國人,也會被問到身分的問題,需不需要工作簽證,或是若不能給工作簽證,有別的身分來上班嗎之類的。除非是身分的問題,不然這一關一般都還算蠻容易的。

第二部份的主管電話面試,就是真的考驗能力的時候。這時候你面對的是以後可能會一起工作的上司或同事,而這時的面試,主要是要知道你的專業能力,看你是否可以勝任這份工作。

我記得當時被問很多我博士班和碩士班作過的研究,技術上如何 troubleshooting,如何解決一個艱深的科學問題之類,另外還被問到一些專業知識以外的東西,譬如你對未來的想法,和你 5 年之後的目標。

當時我一開始的面試表達得很不好,甚至有些問題想都沒想,就說不知道或沒經驗,所以面試完就再也沒有下文。後來聽到一些朋友的經驗談後才知道,在面試時,若你遇到一個沒經驗的問題,應該學著尋找你自身相關的經驗來說服對方,或是從某些你具備的能力中,說服對方你雖然沒有這方面的經驗,但是你有之前的能力或經驗所以可以很快學會。

在這階段,你可以很容易聽出對方對你的想法,如果對方覺得你「非常」適合,結束前就會告訴你來面試的時間,或會告知讓 HR 安排面試行程;不過如果沒有提,也不需要覺得沒有希望,有時他們可能想再多面試幾位再作決定,很可能一兩周後就會給你消息。

圖/Vanilla Bear Films on Unsplash

現場面試的事前準備,與事後的感謝

最後一個階段是到場面試(on site interview),HR 會在出發前,把行程表寄給你,如果你是外州的人,則會幫你訂好機票、接駁車和住宿。一般是訂住一個晚上,然後面試完下午的班機離開。在行程表上,若你是應徵博士等級的職位,對方會要求你給一小時的 talk,這個 talk 非常重要,它可以幫對方了解你的專業知識和表達能力。

我記得當時去面試前,為了讓自己表現好,整個投影片練習了 20 次,另外也需要花時間準備可能被問的問題。除了 talk 之外,面試過程也會安排 6 到 8 個一對一的面試──這些面試主要看你是否是個好相處、未來可以一起工作的人。

我在出發前上網 google 了一下這些人的背景,在每個 30 分鐘的一對一面試,準備兩到三個問題,這樣可以避免冷場的尷尬,也可讓你了解對方多一點。到場面試是一件非常累人的事,一天下來,幾乎是筋疲力竭地踏上歸途。最後不要忘了一件重要的事──記得寫感謝信,謝謝今天所有面試你的人,畢竟他們花工作之外的時間面試你,在你離開後隔天還要寫對你的評語。

小結:堅持到底的重要性

在經歷了 9 個月,投遞了快 200 多份工作後,我一共拿到 4 次業界的電話面試、一次到場面試,最後我接受了那唯一一次面試後給的 offer。

回首在這段找工作的日子,有很多次其實差一點就要放棄,轉找學校博士後的工作。感謝朋友和家人,一直是我最大的支柱,每當收到拒絕信後,除了失望之外,我會和一起找工作的台灣朋友互相討論,試著一步一步改進可能的問題。這 9 個月的訓練,除了讓我體驗到美國生技製藥找工作的難度之外,也讓我學會到堅持自己的追求是多麼的重要,而這確實是人生中一堂很寶貴的課。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Christian Fregnan on Unsplash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