辭職與 1,300 人環遊 22 個國家後,我再也不「需要」旅行

辭職與 1,300 人環遊 22 個國家後,我再也不「需要」旅行

撰文:Alice Tsai 蔡因因/讀者投書

曾經每年旅行 3 次,除了探親,每次都想造訪沒去過的國家和城市,好像有個無形的指標,牽引著我走過越來越多的地方。
 
每到工作沒有什麼盼望的時候,就再趕緊訂個機票去哪裡走走充充電。每天上班都在數著什麼時候能放假,然後催眠自己,假期就快來臨再撐一下。要出發的前一天,可能還加班,然後晚上急忙地打包行李,沒能充分地準備就出發了。直到真的在旅途上,好幾次都是匆匆走過,上車睡覺下車拍照,或是每天走馬看花走到身體疲憊,心中沒有留下感動,只用了很多的照片來彌補腦中沒能記得的,但也很少再拿出來看。
 
而放完假,馬上栽進假期間累積的工作量裡,當公司同事問到假期過得如何,去了哪裡玩?才發現回到工作崗位的半天內,已經忘了我才剛放假回來,因為假期的種種早就被拋在腦後煙消雲散,然後又繼續埋頭苦幹,直到下一個假期來臨。
 
在海上的家,縮時攝影般地經歷人生

2018 年 9 月,決定徹底離開過去的生活,踏上環遊世界的旅程,一邊做志工一邊旅遊 4 個月。在一個國際性非營利組織的郵輪上,擔任語言支援志工。我和其他 1 千 3 百多人一起,從日本橫濱出發,跨越五大洲四大洋,開始了為期 109 天環遊世界一周的旅程,一共停靠了 24 個港口,造訪了 22 個國家。

一艘船裡,住著來自各地的人,是一座小型的世界村,最小的 2 歲,最長的高齡 95 歲,各自有著不同的文化和認知,大家相互學習,但難免還是有摩擦。我看到幾位同事因為工作求好心切,關在房間裡大哭,有的壓力大到抱病號、想自殘,只因為痛苦能暫時讓他忘卻自己的不完美。

近 4 個月的時間,每個人都透露出真實的自己,看見許多生命力的綻放之餘,時間一長也容易觀察到平常堅強外表之下的脆弱,我也再次見到自己的無助。我帶著自以為的職業道德與志工精神上船,後來還是得面對這個本來就是各取所需,可能膚淺的世界。我重新思考基督教會的教導,多年來試著像神一樣愛世人,這次決定傾聽自己的聲音,不再壓抑,從自愛中去愛人。
 
和同事從彼此不熟悉緊閉心房,到互信互助,要哭關著房門大家一起哭,陪伴彼此,手抓著手相互支持之下,真的培養了難得的戰友情誼。和許多乘客和船上的工作人員也成為了朋友,分享著人生的故事。

有一次,在船上的露天派對,和同事、乘客們用著不同的語言比手劃腳地聊天,有時隨著音樂起舞,累了就靠在欄杆上休息,吹著舒服的海風,看著船身切過水面的痕跡,好像曾經的煩惱都一掃而空。告訴自己千萬不要忘了這個自由自在的感覺,我感覺到大自然的力量,人類所遇到的問題都是自己創造出來的。

那陣子,船真的就是我們在海上的家,打掃的清潔人員像是父母般收拾著我們的房間,在我們出遊之後,熱情地歡迎我們回家!但也有人沒能如此幸運,原本開開心心地出遊,卻不料成了生命中走的最後的一段路。

整趟歷程,就像縮時攝影般,許多片段一下就過去了,但是卻是把人生可能好幾年才會碰到的生離死別,或領悟到的各種豐富的情感,濃縮在這幾個月裡。相信即使經過多年稀釋,還是能細細品味,滋味猶新。

圖/Alice Tsai 蔡因因 提供

除了心靈成長,實際學習也不少

除了心靈上的成長,實際學習到的也真的很多:船上辦了很多與世界和平與環境永續發展相關的講座,我負責口譯的工作,把這些全球重要議題內化後,在講者講解的當下,用自己的話重新詮釋。在帶團幫導遊口譯前,先所到之處把世界歷史、地理重新復習,出團時,再把理論和眼前的實況結合。透過自己親身經歷加上當地導遊的分享,好像一個學者在做世界各地考察一般,一邊讀千卷書,一邊走萬里路。
 
在繁忙工作的空檔中,有時到甲板上走走,往窗外看看多麼美麗的藍藍大海時,才又反應過來自己是在海上,好像作夢一樣。當船行駛過不同地形和氣候,就有不同的景色,有的時候是島嶼、沙漠、茂密森林、高山雪景、峽灣,或是進入紐約港時,有摩天大樓的街景。在離開港口時通常可以看到浪漫的夜景,其他夜晚裡若沒有其他船隻,外頭就是一片漆黑,附近的海水因為船上的燈光,形成了寶藍色,加上船駛過的水花,真的好美!

有時遠處些許的燈光,因為船身的晃動,看起來就像是跳動的星光,特別浪漫。不過在經過非洲索馬里附近的海域時,因為是著名的海盜出沒區,雖有護衛艦在附近巡邏著,我們還是必須將所有的門窗閉鎖,連窗戶都要蓋上黑布,不能讓船內的光被看到,才不會被當成攻擊目標;因此有幾天感覺不見天日,但大家都小心配合。

看著海上漂流的垃圾,決心下船後投入環保
 
這次的旅程,有許多的深刻的第一次,有很多有趣的體驗,也讓我找到跟自己相處的方法,甚至是人生的方向。像船有一次在颱風來到前加速離開颱風路徑,和經過大西洋北部時都特別的搖晃,但我一次都沒有暈船,越晃覺得越好玩,還讓我在船上的健身舞蹈課中,感覺到了反地心引力的跳躍飛翔感──因為跳起來時,身體會記得應該在哪裡落地,但因搖晃,延遲了落地的時間,所以一跳感覺自己在空中飛,是個很獨特的經驗。
 
還有一次和同事出去透透氣,隨意往船邊看就發現海上漂流的人為垃圾,因為顏色白又有清楚的幾何形狀,於是在心裡暗數著,不知道到幾秒後能在看到另一個,結果二個漂浮物之間間隔竟然只有一分鐘。

想起一位生態學家告訴我們,大部分塑膠廢棄物是在海平面下 1 到 2 公尺,洋流把垃圾沖刷到岸邊或在沒有洋流,流速很慢的地點聚集成海上垃圾區塊,所以雖然海看起來還是這麼美,但是其實已被汙染得很嚴重。

像是航程中停靠的馬爾地夫,這個渡蜜月最受歡迎的地點,因為無法處理快速成長的垃圾量,除了國內的垃圾量,全球很多的垃圾也被沖到這邊,幾十年前在附近蓋了一個人工垃圾島,但現在看到馬累市區的樣子,媽媽帶著小孩對腳下的瓶瓶罐罐垃圾已經無視,走過去踢到也沒人收拾,真令人痛心。

生命會自己找出路,但這些塑膠廢棄物要幾百年才會不見,持續影響世界上所有的生命,所以我決定下船後把環保工作納入首要的生涯規劃中。
  
環遊世界後,再不「需要」旅行

當我回到陸地上,和朋友們說的第一件事就是,我覺得我不「需要」再旅行了──不是因為玩太久累了想回家,也不是因為已經玩遍世界再無嚮往,而是覺得已體會了旅行的意義,發現原來內心的平靜和幸福,也可以是在離自己很近的地方,不一定需要遠行才能放鬆。

未來,我想為了真正的「想要」而出發,再也不想「為旅遊而旅遊」,作不道地的旅客。美美的照片也許能證明你去過那裡,但不知道文化內容,缺乏感動的照片,和電腦修圖出來的又有什麼差別?過幾天我將重遊西班牙南部,為的是有朋自遠方來,受朋友之託,帶她一起去走走。我想,以後也只會為了聯繫情感而去旅遊吧。

《關於作者》
Alice Tsai 蔡因因,出生於台灣
大學參加交換學生計劃後,長期旅居歐洲
曾居住於日本、比利時、西班牙
多年來致力於多項國際志工服務

2017年辭去供應鏈專案管理的全職工作
至今造訪過40多個國家

目前職業為語言教練
喜好:表演表術、志工服務、文字創作
 
部落格:yyalice.wordpress.com/post
粉絲頁:Facebook.com/AliciaInWonderlands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Alice Tsai 蔡因因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