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澳洲,才明白「人生不只一種模樣,只有我能定義自己」

生活在澳洲,才明白「人生不只一種模樣,只有我能定義自己」

撰文:Siney/讀者投書

未知,對你來說是甚麼?

在澳洲生活近一年後,我開始將未知所帶來的不可預期與不確定感視為禮物──它是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是一種改變人生軌跡的可能性。因為,正是這份未知,讓我意外地在澳洲行中重獲新生。

圖/Siney 提供

打破生活常軌:從「平面設計」到「廚房內場」

回想那時決定出走的我,正經歷職涯中所謂的「倦怠期」,當時在出版社任職平面設計師期間,相較過去在科技產業有如拼命三郎的超時工作已放鬆許多,不需每天加班,然而出版產業重複循環的淡旺季,逐漸讓我對生活失去期待感。

我嘗試在下班後參加如烹飪等課程,尋找生活的熱情卻徒勞無功,也不斷反思:這是一份相對穩定的工作,同事們至少都在公司待了 5-10 年,超過 10 年的也大有人在,相對過去科技業沒日沒夜的血汗型態,沒什麼好抱怨的,不是很好嗎?但為何我仍感到不快樂?

於是,我決定出走,去澳洲找答案。

到澳洲打工度假那年,我 29 歲。相較於許多在澳洲認識的朋友,不過 20 出頭的年紀,我似乎比他們還沒理由「浪費」時間。不再是青春無敵的年紀、也沒有父母花錢贊助,比起用大把鈔票享樂揮霍,我萬分珍惜待在澳洲的每分每秒。

我帶了所有存款,也設下停損點,靠著不服輸的心態,如願找到能有穩定收入的、製作「星馬燒餅」的內場工作,這才不至於提前結束旅程。

而誰想得到,毫無廚房經驗、根本大外行的我,竟然會在內場工作?平常愛留指甲、愛擦指甲油,此時都被迫剪掉,因為不能讓指甲刮破了餅皮。樸素的指甲上,指緣還不時會因油漬沉澱而泛黃,因為手指要不斷沾油來做餅。

此外,做餅的手,每天都得與疼痛奮戰,因為手指會痠痛到連牙刷都握不好,下班回家更不時會發現割到燙到或淤青等傷痕。然而神奇的是,上班沾水又碰油,傷口也會自己好起來,顯得以前過度照顧傷口,實在很沒必要。

在餐廳工作雖然辛苦,但很有成就感,真正了解到內場的 Kitchen hand 有多重要,包辦進貨理貨切菜清潔跑腿做餐等龐雜事務,若廚師是左右著餐點味道的靈魂關鍵,那 Kitchen hand 便是餐廳運作的鑰匙。

圖/Siney 提供

生活遭遇好壞參半,考驗應變與彈性

隻身在異鄉打拼,藉由生活與工作,了解到各國人的性格文化,有些人讓我們打破了既定印象,有些人則讓我們更加喜歡或堤防。巴西人義大利人不是各個都熱情奔放,日本人的禮貌也多少帶著保護色與距離感,你可以觀察彼此的生活態度,發現不同的價值觀。

我們都知道任何人事物有正反兩面好壞之別,如同每個國家城市也沒有絕對的美好與醜惡,也會有你無法理解的約定俗成與潛規則,但每個人的經歷際遇絕對不會相同,不管人事物都不要先預設立場以既定印象做評斷,所有「異同」之間,必定需要「互相尊重」。若無法調適自己的心態與習慣,並放下過度堅持,很容易讓不如台灣方便的異國生活,趨於辛苦、平添煩惱。

另一方面,生活總是即興出現各種好事壞事,不論是遇到惡房東要搬家找房子,還是生活中與室友相處的生活習慣,再到與設計師全然無關的廚房工作,對於過去每天上下班固定打卡的我,彷彿是爬著一座座大小山陵起起落落地前進,接力挑戰自己的應變能力,也因此而更加具有彈性。

學會拋下旁人眼光,看見自己的可能性

在我出發之際,有朋友曾跟我說「希望你出去體驗回來後,不會再受限自己的太多原則」。原來過去的自己,是個非黑即白的人,這與家裡硬派作風的教育、嚴格的標準密不可分。

身在七年級生的前頭,我經歷著父母重男輕女權威式的家庭教育,同時在學校卻接受到開明的教育風氣,一度讓我非常困惑──記得小學課本裡,提倡著男女平等、家庭分工的重要,所以面對父母從小總是耳提面命的傳統觀念,感到備受壓抑:

「女孩子就應該要淑女、說話要小聲、要會做家事。」、「女生嫁出去就是潑出去的水,我們對妳們這麼嚴格,是不要讓妳們嫁人後被婆家說家裡沒教好。」、「弟弟是男生,洗衣服這家事他不用做,因為有女孩子的內衣褲不方便。」

這些觀念所產生的家庭衝突,在我身上最是深刻,即便自己個性活潑,卻不得不在內心有所壓抑,懷疑總是有自己意見的我,不是爸媽眼中的乖巧女兒。出社會後,也因而會過份在意別人眼中所評價的自己,有朋友會說「妳就是笑太大聲,說話不夠溫柔」,或是認為我太精明活潑,才會嚇跑男生等等。

然而這些觀念與旁人的耳語,隨著在澳洲的生活拉長後,逐漸被推翻了。或者說,我開始明白這世界有多大、還有許多尚未踏足體驗的國家與文化,有多少不同聲音與不同的個性同時存在著;沒有單一個標準能評定一個人或一件事,在意別人的眼光不會讓自己更好,為自己的人生打拼、為自己負責才是最重要的。漸漸地,我開始看見人生的可能性。

當我在布里斯本街頭,看到一群男子之中,有一位穿著淺藍碎花洋裝,從容自若地邊走邊與朋友們交談時,除了眼睛一亮,也不時轉頭好奇觀察身旁的路人──但沒人投以異樣眼光,甚至無人特別關注他們。當下我的想法便是:真好!能這般自在地以自己想要的方式生活著。

我在超市看到梳著標準尖聳龐克頭的店員認真為我結帳,那雙手也滿是各式刺青與誇張的戒指、在銀行見到為我處理事情的女行員,修長指甲上是漂亮精緻的水晶彩繪,連路邊的女警手上都戴著數個搶眼的大戒指,更別提街上穿背心熱褲的女孩,以及海灘上滿滿的比基尼女郎,環肥燕瘦都有──所有人都是如此獨特而自在。

這些從沒在台灣見過的、接踵而來的文化衝擊,讓從沒長居國外的我深深體會:人生從來不是只有一個樣貌,只有你可以定義自己,更理解懂得包容他人的不同是最大的溫柔。

圖/Siney 提供

接納未知,擁抱改變

啟程與離開需要不同的勇氣,當初前進澳洲,是長久以來的嚮往。在這段看似悠閒又精彩的生活裡,也品嘗了寂寥的時刻,淚水感動委屈全都受,也同等體會到實踐夢想付出的辛苦、明白單一觀點行不通。

至今我依舊相信未知的力量,擁抱改變的機會,不再一件件規劃未來藍圖,因為我知道未來有著無限可能。曾聽許多人說,離開熟悉的環境,會讓你發現不同的自己,我藉著適應澳洲的生活而漸漸拋開包袱、默默轉變,張著所有的毛細孔,貪婪地感受一切,即便是簡單些微的小事,都讓人有所感觸與收穫,並多了許多安靜思考以及和自己對話的機會。

《關於作者》
Siney
熱愛美食、旅行與花藝的視覺設計師,在豪爽性情下有著細膩敏感的心思,對於看電影從沒掉淚的人感到遲疑,對世界充滿好奇相信人生是一場勇敢追夢與平衡現實的旅程,每個改變的機會都是一個新的開始能開展出新的故事,不願因害怕未知而放棄造成遺憾。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iney 提供、Shutterstock(圖非當事人)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