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沒有做好準備,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那些菲律賓教我的事

人生沒有做好準備,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那些菲律賓教我的事

人生根本沒有『做好準備』的時候」,蘋果公司(Apple)CEO 庫克(Tim Cook)今年受邀至美國史丹佛大學畢業典禮進行演講時說的一句話,讓我想起今年初接到菲律賓貧民區的公衛志工錄取通知時,心中浮現的第一個念頭:「我準備好了嗎?」後來,事實證明,這趟沒有「完全」做好準備的旅行,對我的人生觀產生了重要的變化。

水資源稀缺:沒有熱水與沖水馬桶的日子

我的工作地點是菲律賓中部最貧窮的米沙鄢群島(Visayas)東部,工作內容需與當地 NGO 組織合作,團隊成員除了我和另一位台灣女孩,其餘都是菲律賓在地的同事。

整趟旅程,讓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水」。

第一天抵達的城市獨魯萬(Tacloban),不僅是東米沙鄢人口最多的城市,甚至曾經短暫成為菲律賓的首都。然而,在這城市中的宿舍,廁所裡只有三項設施:沒有洗臉槽的水龍頭、只有冷水的蓮蓬頭和不能沖水的馬桶。附了油漆桶和水瓢,就是要讓你沖馬桶和洗手用的,另外就不提地面佈滿泥沙的地板和牆面的壁蝨與蜘蛛絲了。

雖然是在熱帶國家,早晚溫差大使得夜晚氣溫不高,我們不甘洗冷水澡,買了快煮壺燒熱水,單純洗澡煮一公升、若有洗頭煮兩公升,洗澡用水斤斤計較。期間曾到美髮沙龍竊喜終於能輕鬆用熱水了,卻在沒有心理準備下被淋了一頭冷水。沒有熱水在落後地區並不罕見,令人驚訝的是在相對大的城市中,熱水竟也是那麼珍貴。

用水有多困難,離開城市到路程兩小時的貧民偏鄉更能體會:在城市水龍頭打開一秒就有水,貧民區的水源卻需要費力取得。偏鄉水源主要來自地下水,有兩種取得方式:井水或幫浦。井水又有分公共或私家,公共就是一般常見的井,私家井水就很有趣了,在家旁邊請人挖很深很深的洞,你就擁有自己的一口井。

如果不是家訪主人主動告知,我根本不會知道地上這個用木板蓋住的黃色桶子別有洞天,水竟然是從這裡來!這裡家家戶戶都用塑膠桶儲存水,如果沒有井就要到村莊的幫浦取水,像小時候鄉下的取水幫浦,差別在於不能用來打水玩耍。

黃色塑膠圍住的是私家庭院井水。圖/第三世界營養師 提供

 長長的竹竿掛著水桶,女孩從水井取水。圖/第三世界營養師 提供

在村莊家訪一整天,免不了需要去廁所。菲律賓的廁所不稱為 " Toilet " 或 " W.C. " 當地人稱 "CR " 也就是 " Comfort Room ",不過菲律賓的廁所可是一點都不 Comfort (舒適)──在偏鄉上廁所是由木板隔成單獨空間,如果靠近木板縫隙很容易看到裡面的人。門口不是一塊木板就是一片麻布,鎖就是麻線一條,或是僅靠大家有默契地知道裡面有人正在使用。關起門來伸手不見五指,單靠木板縫隙中穿透細微的陽光才能知道約略位置。

在如此克難的處境,只想盡快解決,也沒有時間想周遭是否有甚麼有的沒的了。廁所裡只有一個沒有水箱和座墊的馬桶座,旁邊會有水桶和水瓢,使用後將水瓢盛水在馬桶上方洗手順便沖水,再高高舉起水瓢將馬桶水沖到深處。在都市沖馬桶只要按個鈕就可以走人,可以隨時取用水資源的台灣是多麼幸福。

菲律賓偏鄉的貧民區村莊。圖/第三世界營養師 提供

難以捉摸的菲國人,教會我們「隨遇而安」

就這樣待了 3 個月,漸漸發現菲律賓人獨特又難以捉摸的個性。東南亞國家樂天隨興的個性已經不是新聞,但是親身感受樂觀過頭的態度,還是令人大開眼界。執行計畫期間,幾乎都是前一天晚上或當天凌晨才知道幾點要去哪個村莊集合,以及到了現場才知道工作內容。

請問當地同事能否提早告知,得到OK的回應卻仍然是照舊處理。不能改變別人,只能改變自己了。我們只好每天詢問隔天的行程,若得到「今晚會傳訊息通知」的答案,就在晚上主動先傳訊息詢問,否則真的來不及到現場就讓他們等。

雖然要一直催一直問有點累有點煩,也不一定會收到訊息回覆,隔天只好讓同事等我們集合 (他們好像覺得趕不及沒有關係),但是為了保持自己的工作節奏,不侵犯別人的工作文化,漸漸習慣不再埋怨所遭遇到的不順,並且見怪不怪了。

不過,返台最後兩天,我們又真正見識到菲律賓人的「善變」:當地合作夥伴不只一次表示,希望在我們回台灣前,能帶我們到一座像海鳥翅膀、又像音符的美麗小島 Kalanggaman Island 兩天一夜,但是因為工作時間安排,只剩下我們回台灣前兩天假日能帶我們一起去。這倒也沒關係,為了玩我們不怕累,就和另外 4 位當地同事一起到當地旅行團付訂金,約好早上 6 點在指定地點搭專車前往。

殊不知,當天時間到了卻只有我倆出現,沒有看到菲律賓同事也沒有看到旅社專車。傳訊息給他們也沒有回應,過了半小時才終於看到一位當地同事 E 出現。當他知道其他人都還沒有來時也是驚訝不已,這時我看到他手上的一大袋餅乾零食,就可以知道他對這趟旅行有多麼期待,對比於現在的失落和失望,這份心意突然顯得格外諷刺。

旅行團專車來時,我們帶著有點生氣和無奈的語氣,質問落單的同事 E:菲律賓人都這樣說變就變嗎?他能聳肩只回應 “ Depends “,然後不停打電話問他的其他朋友要不要加入這趟旅程。幸好,他找到一位保持聯絡的國小老師與我們同行。後來,我接到其他人的訊息:A 說其實她去過 3 次了不想再去,B 要參加媽媽的慶生派對,P 則因為 A 和 B 沒來她也不想來了。

像海鳥翅膀、又像音符的美麗小島 Kalanggaman Island。圖/第三世界營養師 提供

儘管預計的旅伴沒有同行,Kalanggaman Island 的美麗依然不減。小小的島嶼沒有住人,只有往返的遊客,碧綠的海水和純白的沙灘讓無人小島更顯的純淨。吃著搭了兩小時的船而來的烤雞、住在沒有地墊的帳篷、睡在沙灘上、摸黑刷牙洗臉、節省使用從大島運來的兩人一桶盥洗用水、坐在白綠藍漸層的海邊曬太陽、看著多彩艷麗的夕陽、欣賞銀河和滿天星斗的夜空。

沒有期待、沒有傷害,是這趟旅程的左右橫批。這一趟不平凡的菲律賓旅程,永遠沒有準備好的一天,讓我體悟到「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隨遇而安的生活態度,使得境隨心轉。之前在台灣生活或工作遇到不開心的執著幾乎煙消雲散,不再僵持於過去和現在的「為什麼」,更重要的是未來「怎麼辦」。

《關於作者》
第三世界營養師
學術研究、醫學中心和外商公司翻滾多年的營養師,思考於黑與白之間異於常人的看法,活在自己的第三世界。在菲律賓中部最貧窮的 Visayas 東部,期望利用專業扭轉環境劣勢。生活有太多不曾見過、不能理解的事物,不去了解就會產生誤解,因此開闢第三世界的日常、分享看不到的角落、見證課本上的知識。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格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Kalanggaman Island 多彩艷麗的夕照。)第三世界營養師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