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完全獨立,所以更接近自己」──澳洲打工旅遊,讓我學會了解真實的自己

「因為完全獨立,所以更接近自己」──澳洲打工旅遊,讓我學會了解真實的自己

撰文: Elphie/讀者投書

將時間拉遠至 2018 年 4 月,匆促地訂下廉價航空機票,一顆想踏出台灣的心蠢蠢欲動,面對日漸失去熱情的工作,想去探索世界的慾望更加強烈。那時,對於澳洲墨爾本的認識,僅限於部落客描述為具有歐洲建築色彩的城市,以及咖啡廳遍布各街小巷的印象而已。

由於這兩點浪漫的因素,加上迫切想要離開台灣的心,即使抱著諸多不確定,仍然讓我對於這趟旅程的期待勝過不安。

剛下飛機,還沒適應時差,廉價航空就先給我一記教訓。半拉半扛著 20 公斤的「跛腳」行李箱,從火車站搭電車到背包客棧,原本短短 10 分鐘的路程,我耗盡體力走了快一個小時。突然間身處全英文環境,一時半刻還沒反應過來。我只記得那晚一邊吃著泡麵,一邊腦袋不停運轉著,要自己冷靜面對不順心的事……。

突然,後方傳來熟悉的中文,我回頭,便看見一位亞洲臉孔女孩,似乎也是來打工旅遊的。於是,我鼓起勇氣上前搭話。她是來自台灣的 Rainny,由於相似的原因離開台灣,我們很快地變成好友。她比我提前一個禮拜來墨爾本,所以對墨爾本較為熟悉。她不只帶我到銀行開戶、購買生活用品,還介紹新朋友給我認識。在她的幫助下,我漸漸地開始適應我生活的第一個南半球城市。 

找工作的辛酸過程與意外收穫

6 月底,墨爾本天氣開始轉冷,我事先查好有哪些餐廳在徵員工,便帶著履歷與勇氣,一間一間地介紹自己。一開始的信心滿滿,卻隨著一連幾間都告訴我現在正值旅遊淡季、不需要更多員工時慢慢消退。到最後,我已經不清楚是第幾天在陌生的城市裡,徘徊找尋著一份能餬口的工作。

就在我意志消沉、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走進車站附近的日本餐廳時,迎面而來招呼我的是老闆娘。幸運的是,他們的確在找服務生,我使勁全力熱切地告訴她我能夠勝任這份工作,希望他們能夠給我機會。大概是被我的積極所動,老闆娘告訴我隔天來試工,我也在試工後順利地得到這份工作。

餐廳裡除了老闆娘是中國人外,餐廳的員工只有我不是日本人。經過長時間與日本同事相處,我慢慢了解日本的職場文化,還學習了該如何扮演老闆娘與日本廚師之間的橋樑。而我的室友中恰好有兩三位是日本人,在職場與生活中都讓我觀察到日本人即使到了國外,日常仍然使用日語溝通。在這樣的環境下除了激起我想了解他們在說什麼的好奇心,於是我慢慢透過網路資源學習日文。我想,這是我在來澳洲之前想都沒想過的另類收穫吧!

圖/Shutterstock

過程中的挫折與反思

一個人來到墨爾本,成長最多的是自己內化的軟實力,一睜眼需要面對的就是生活,沒有家人的依靠,更從完全不會煮飯到自己上市場買菜。不過,也正因為完全獨立,所以更接近自己,並開始知道自己喜歡的事物,開始思考想要的生活樣貌、衡量生活與工作間的平衡。

在這個多元族群、文化的城市裡,遇見不同成長背景的人們,給我許多觀念與認知上的衝擊。去年 12 月初,我透過投履歷獲得了另一份同樣在日本餐廳的工作,不過規模比前一個的日本餐廳還要大上許多,擁有許多不同國籍的同事。我很珍惜這份工作機會,總是提早到餐廳並做到主管同意下班為止。

不料,在聖誕節前夕,經理把我叫進辦公室,他說:「Elphie,謝謝你這段時間的努力,但我們覺得你沒有辦法勝任這個職位,所以我們付你薪水到這週……。」我當下腦袋一片空白,也追問我是哪裡做不好、願意改進,但不論我怎麼詢問,經理只給我英文不夠好、動作不夠快的草率回覆。我記得那天行屍走肉般地獨自走在街上,腦袋不斷想著我該如何去改變這樣的結果,卻無法做出任何有利的改變。

室友們鼓勵我去旅行,正好 12 月底是澳洲假期,是個轉換心境的好時機。由於臨時失去工作,朋友們皆要上班,我只好再次拿出勇氣上網徵求旅伴。這次不僅完成了我在澳洲的第一次公路旅行,更認識了幾位合得來的好夥伴。

記得剛開始我還深陷於失去工作的低潮,完全打不起勁去旅行,來自加拿大的室友 Marie 常對我說 “Just do it, be chill” 。從小常常被教育做一件事情前要有計畫,我是升學主義中能夠被冠上「好學生」稱號的小孩,總是按照讀書計畫、規規矩矩地完成作業。

出來旅行後才發現,旅行其實是許多人生場景的縮影,時常會發生計畫趕不上變化的處境。以前的我或許會深陷在無法順心的泥淖中,不僅問題沒解決,還花了大把時間平撫糟糕的心情。但是現在,我慢慢學會了在不順遂的時候,在事件裡尋找「起碼……」開頭的句子,先學會處理自己的情緒,才能用理性好好面對問題。

在人生的旅途中,發掘真實的自我

我想,自己在國外生活了一段時間,價值觀漸漸不受家人朋友囹圄,能夠更自在地去嘗試不同的可能性。很多人說旅行可以使人煥然一新,我認為除了自己願意去接受改變之外,更重要的是要留時間與自己對話。我習慣在閒暇時刻閱讀、抄寫自己喜歡的字句,記錄自己的感受與心境。這些都幫助我發掘真實的自己,更因此能夠更認識自己;知道自己為何難過;知道自己做什麼事情能夠享受、快樂。對於未來或許還不明確,不過我想當我越了解自己,生活的頻率會越穩定,也會吸引真正適合自己的事物。

回望去年出發的自己,才知道我走了那麼遠、那麼久。我喜歡收集每個人來到此地旅行的初衷,那裡面包含了過往人生的整理,並暗藏了價值觀,以及一些對生活的嚮往。當你願意去與人交流,你將會看見更多可能。在這個城市邂逅好幾位年紀超過 30 的朋友,一開始總以為年紀相仿,後來知道年齡時才嚇了一跳。也許是因為在台灣太習慣幾歲該讀研究所、幾歲該結婚,幾歲又該有穩定的工作,於是對年齡有了既定認知。但在不斷認識人的同時,我發現年齡只代表了歲月的痕跡。

在異地建構自己的獨立思考與價值觀,所有決定都掌握在自己手中。也許每次都不一定能做出最好的決定,但因為決定完全出於自己,就能更相信自己。即使決定不是最好,卻也是評估過後最適合自己的。

打工旅遊會有結束的一天,但人生的旅途會繼續前進。經過這段時間的磨練與思考,心智變得更加成熟,對於未來也有了些明確的里程與目標。希望自己能持續反思,對於生活持續擁有感知能力,不隨波逐流。更希望自己能永遠記得在這個咖啡色彩濃厚的城市裡,努力活出自己期待的模樣。

《關於作者》
我是 Elphie,喜歡學習語言,生科背景卻不設限地走跳在新創、行銷、旅行之間。平常喜歡待在咖啡廳品嘗咖啡與閱讀,獨處時喜歡聽 acoustic music,是沉澱生活與反思的一種方式。相信人生的每場際遇都不是繞遠路,將在未來的某一刻彙整成完整的人生風景。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陳慈晏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