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別再為孩子哭泣,他們的人生其實充滿希望!造訪肯亞育幼院,從此翻轉了我的生命

請別再為孩子哭泣,他們的人生其實充滿希望!造訪肯亞育幼院,從此翻轉了我的生命

撰文:海倫/非行日記

20 歲以前,從未想過會踏上非洲。那場旅行的開始,全因一個簡單的念頭:「我想知道在遠方的人們過著甚麼樣的生活。」

2016 年,在香港協助了一場「舊鞋救命」的二手物資募集,使我對非洲的好奇隨之與日俱增。在籌辦的過程中,我們不斷討論反思:募集物資的意義是甚麼?東非偏鄉的生活狀況究竟如何?為何這些物資能幫助他們?

因為想知道我們從香港飄洋過海送去的物資,為何是當地人需要的祝福;想親眼看見、親自尋找答案,在香港的募集結束後,我隨著舊鞋救命的志工團前往肯亞偏鄉。出發前,組織的職員寫了小紙條,祝福每一位即將踏上非洲的志工,我的紙條上寫著:「你的生命將會被翻轉。」

是的,我對世界、對自己與他人生命的理解,從此被改變了。

「你的生命將會被翻轉。」圖/海倫 提供

20 多歲美國女生,辦育幼院收容殘障兒童

初訪東非的 12 日,我們深入偏遠地帶,在花費將近 20 小時、兩段飛機,抵達肯亞首都後,再接續 8 小時的車程,跋涉穿越東非高原,抵達靠近邊境的小鎮基塔萊(Kitale)。

我們拜訪遺世獨立的村落、小鎮周圍的貧民區、學校與育幼院,體驗當地生活也理解彼此文化的異同。短期志工旅行確實無法為當地帶來長遠改變,但可以為長期在地經營的組織提供必要的人力、物力支援;更是給自己一個機會,深入他人的生活去重新審視自己的人生。

在基塔萊近郊,我們拜訪一處特別的育幼院。之所以特別,是因為在當地無數的育幼院之中,唯有此處專門收留身體障礙兒童。囿於貧困,一般家庭即使是健康的孩子都可能養不活了,有肢體缺陷的孩子更經常一出生即被拋棄。

這些孩子絲毫不怕生。還能行走的會主動拉著志工的手轉圈玩耍,在室內行動不便、只能躺臥的也總是不吝於張開雙臂,尋求一個擁抱。然而這段行程帶給每個人莫大的衝擊,孩子們燦爛的笑容與他們似乎毫無希望的未來形成殘酷的對比──70 多個孩童裡面,有一部分可能活不到成年,就會因水腦症等先天疾病離世;即使能順利長大,他們能自立的機率也極低,一輩子都得依賴育幼院照顧。

育幼院的創辦人不過是一個年僅 20 多歲的美國女生,當她在 18 歲第一次隨教會訪問肯亞後,便立定志向完成學業後要再回來服務。她收留了一個個有先天疾病、家人無力扶養的孩子。她每天的日程便是照顧這些孩子的起居,定期送他們上醫院檢查治療。附近的居民明白她的辛苦,有幾位母親因此自發來育幼院幫忙照顧孩子。也有外國志工定期來訪,分攤這個照顧 70 多名身體障礙孩童的重擔。

看在我們眼裡,他們做的事是偉大的。然而在這樣的偉大背後,日復一日,他們其實是在堅持做重複的小事:為孩子做復健、煮飯洗衣、把屎把尿──這樣的堅持究竟有多不容易!

在當地無數的育幼院之中,唯有此處專門收留身體障礙兒童。圖/海倫 提供

「並不是當地的一切,都比我們擁有的更糟」

當我們離開育幼院,圍坐分享心情與想法時,團隊中有幾人都忍不住說到哽咽。有人說:「我覺得在育幼院看到的一切讓人感到絕望。這些孩子根本沒有明天。」在育幼院的所見所聞深深衝擊著每個人,我們不僅看見了貧窮線下人們的生活,更看見身於貧窮之中,更加弱勢、連掙扎反抗的力量都十分微弱的生命。

一片愁雲慘霧之中,有一個聲音打破了靜默,輕聲回應:「不會啊,這些孩子明白了愛是甚麼,他們身邊有一群人願意奉獻一輩子照顧他們。不管有多少我們無法想像的苦難,他們的人生其實充滿了希望。」

他們就像險惡環境裡堅忍不拔的花朵。即便我們會為他們所處的艱險、肢體的限制與比常人更短暫的生命感到難過,反過來看,他們也幸運得到一份來自育幼院創辦人與照顧者們,將伴隨他們一生的愛與關懷。這難道不是明亮而充滿希望的嗎?

整段旅程,我們就是如此反覆不停地在絕望中看見希望,和許多為了這份希望而努力的人。這些人當中,有些來自異鄉,也有些土生土長,同樣的是他們都選擇為這片土地奉獻。

我們看見貧窮如同東非高原上起伏平緩的原野那般一望無際,人們居住在泥土糊的房子裡,家徒四壁、沒水沒電,夜晚只能躺臥在地板上,白天只能吃一餐;也看見同樣的一群人因為有遠方來的訪客而捨得殺一隻雞與眾人共享,為每一件小事感恩。

我們無法去衡量在這樣短短 10 多天之中,究竟我們給予當地人的幫助較多,抑或是當地人給予我們的收穫更多。並不是在當地所有的事情,都比我們所擁有的更糟;在給予我們所有的同時,我們也同時必須謙遜地向當地人學習他們的生活智慧與為人奉獻的精神。

我們就是如此反覆不停地在絕望中看見希望,和許多為了這份希望而努力的人。圖/海倫 提供

一個問句,發酵為一次次的「重返」

那一次旅行,使我真實看見了東非偏鄉的生活,看見許多我們可能未曾知曉卻切實存在的生命故事,也看見人們的生命如何能因為他人不懈的努力和奉獻而改變。而我自己的人生也因此被改變。

旅程中的某天,當我們披著晚霞準備離開當天拜訪的村莊。一個媽媽小跑步衝向我們,她想再次感謝我們拜訪,也希望我們回去後還能繼續記得她和她的孩子。她說:「你還會再回來嗎?」我頓時語塞。

東非距離台灣如此遙遠,我怎麼知道未來還有沒有回來的可能?然而我沒想到的是,那段旅程的所見所聞和那個我無法回答的問句,在我心中慢慢發酵,改變了我的人生規劃。

最終,我一次一次的重回非洲,與當地人合作、投入發展工作,也期待能讓所生所長的台灣能更了解這片遙遠陌生的大陸。

如果你也願意踏出這一步,來看看遠方的人究竟如何生活吧!一趟旅行可以改變對世界的認識,與沿途所遇見的生命互相影響,也可能改變自己的人生。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海倫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