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毅然放棄音樂老師的「鐵飯碗」,赴美攻讀心理諮商

那一年,我毅然放棄音樂老師的「鐵飯碗」,赴美攻讀心理諮商

撰文:Yuki/讀者投書

暫別安穩的小學老師工作,正是台灣年金改革喊得最大聲之時。回想當初費力擠入教師「鐵飯碗」的行列,動輒在 38 度高溫下揮汗如雨地教書,努力教好了別人的孩子,卻成了人人喊打與改革的「過街老鼠兼米蟲」,失去榮譽感的工作,做起來實在很難開心。

世界最高的圍牆,不是長城,不是美墨邊境,而是非得死守在安穩生活範圍內的那道心牆。2016 年,因為渴望、因為相信,在生命裡必有更廣闊的美地,不必將一生的熱情侷限在這道牆中,我開始好奇:除了老師,我還可以做什麼?

一趟美國行,讓我決定重回校園

征服恐懼最快的道路,就是停止坐在家裡空想,勇敢出走,讓自己有事忙。與其等待天降好運,不如自己創造新命運。

蟄伏多年的奮起行動,讓我充滿能量。我先報名了美國洛杉磯安那翰教會的學者學人訓練,和全美各地傑出的碩博士生一起研讀聖經。這個場合,不時需上台分享要義。在一個四周充滿名牌學歷、菁英頭銜的會場中,看著他們自信的表達,我一度暈眩,心裡來不及調適,卻又澎湃不已,感覺在公務體系裡溫良恭儉讓了太久,卻遺忘了自己原本的模樣,如今,那個自己似乎正逐漸醒來。

訓練的第二天,主辦單位呼召現場會音樂的人出來服事音樂工程,我正好會彈琴、合唱指揮也懂一些錄音技術,於是勇敢的舉手。在合作過程中,引起負責全美夏季訓練的教授群高度欣賞,多方說服只打算在加州停留兩週的我,到紐約指導東岸的大學生。

透過音樂這項新語言,我輕易跨越了地區、語言、文化的限制,與新團隊相濡以沫,培養出好默契,在短短兩週內組好合唱團、譜寫新詩歌、錄音配樂,並將影音放在網站上,讓全美教會都可以傳唱。

在即將回台灣之前,負責弟兄找我談話,他說:「來美國吧!以你出色的能力和活潑的特質,你可以在這裡找到更大的舞台,也可以服事更多的人。」我雖羞步遲疑,他卻引導依依。那一個多月,我覺得自己像一瓶被放在五星級飯店的礦泉水,因為放對了地方,身價翻倍,所受的禮遇也翻倍。

這一趟的美地之旅,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整個腦袋充滿的就是一句:「回不去了。」我開始相信,選擇重於努力。美國正值新一輪的基礎建設高峰期,用人唯才,同時高度尊重人,特別是有才能的人的價值,讓我大受激勵。這些心領神會支持我回台灣之後,一邊工作一邊積極申請美國的學校,雖然因此更加忙碌,但知道遠方有盼望的感覺,忙得很起勁。

國際華語學者學人訓練音樂服事。圖/Yuki 提供

初來乍到,努力從「文化休克」中復原

加州的陽光和高品質的生活,最吸引我,於是我的第一選擇,都以加州的學校為主。懷抱美夢進入美地的生活,並不是天天哈利路亞,相反的,當你在曠野,剝奪掉你所有倚靠的,只剩下自己,你必須不斷自問「我是誰?」

熟悉的家人朋友,都在換日線的那一端,身份從老師變學生,習慣的台北小確幸生活、精彩的文青活動,戛然而止,人生佈景全然改換的時刻,驚恐與無助幾乎將起行前的興奮期待滅頂。從前對身邊人事物的諸多抱怨,在文化休克的壓力中,全然幻化為甜美的回憶。

「文化休克」聽起來好像是很弱的人才會得到的,但自己遇到時才知道有多厲害。在不熟悉的環境中,與全然陌生的社會符號與生活方法奮戰,那迷失、困惑、焦慮與時不時的沮喪,使我像失血一樣,失去了昔日的光彩自信。

在最脆弱的時刻,我開始收聽 Youtube 的 「鄧惠文時間」、「蘇絢惠隨想空間」、「張德芬空間」等節目,學習鍛練「心理肌力」,找回原本美好的自己。透過聆聽中文找到文化舒適感,藉由心理師的心靈策略,使迷霧奇航中的自己找到方向,逐步接住自己的過程中,感覺自我變得清明強壯起來。

與繁重課業奮鬥,幸遇貴人伸出援手

學校課業很繁重,出發前我對美國大學的印象停留在《比佛利山莊》和《六人行》裡,以為這裡的學風很自由,老師不是很重視成績,學生沒事就開派對和野餐。來了之後才知道,美國老師對成績的重視程度,和 70 年代父母不讓孩子輸在起跑點上的認真程度,是一模一樣的。

隔三差五的考試、報告,逼得我連做夢都在背單字和做 PPT。除了考試,他們習慣在每一堂課用九宮格質化評量,記錄學生課堂表現。PPT 邏輯不清楚、配色不對、預定進度沒完成,老師嚴格指出改進的方法。他們不喜歡一個主題包山包海東拉西扯,卻推崇在範圍之內把想說的論點交代清楚。

下課之後,圖書館裡一桌一桌都是在討論功課的學生,直到深夜 12 點依然燈火通明,不只期中期末考前夕,就是平時也是如此。搭上英文的高速列車,與最新的國際政經時事潮流接軌,我像剛學會吃奶的孩子一樣,大口暢飲,寧願噎著也不要餓著。

我的一位指導教授──舊金山凱悅飯店的前總經理、加州飯店聯盟的主席蓋瑞.方老師,看見我的積極,進一步指點我,「除了來大學上課,你應該主動把自己推出去,讓這裡的企業主管認識妳,不要管現有的英文程度如何,總之未來你就是雙語人才,能銜接起中美兩地溝通的橋樑,特別是在高端企業非常需要像你這樣兼具多元才華的人才。」

我正質疑老師隨口說說,他已經為我啟動 shadow career 計畫(一種人才培訓方式,意旨讓學習者可以如影子般,跟著某個學習對象的角色一起行動、思考、反應、生活,進而讓學習者對於學習對象的角色有更充分的認識與體驗),拿起電話,直接打給多位灣區產業領袖,讓我獨家專訪舊金山希爾頓飯店、The Ritz- Carton 麗思卡爾精品酒店、Sam Singer 危機管理顧問公司、LinkedIn,向傑出人士學習經營事業之道,也從這些菁英領袖的回饋重新得到起飛的力量。無獨有偶,他們給我共同的評語是:「永遠不要忘記懷抱夢想,一個擁有魅力和感染力的人,自己就是最好的品牌代言人。」

訪問舊金山Sam Singer危機管理顧問公司。圖/Yuki 提供

從音樂到心理諮商,我成功轉換專業

今天回頭看,我能由音樂專業轉彎,以黑馬之姿考上每年只招收一名非英文母語的亞洲學生的心理諮商系,未來上看加州最炙手可熱的 SC(School counseling)/MFT(Marriage and Family Therapy)心理治療師執照,在醫院、學校、社區之間擔任心理治療師,享有豐厚的機會、寬廣的視野和優質的生活,都是大大超出出走時所求所想的。

我為那一年勇敢做出選擇的自己歡呼,我沒變,仍是飽滿承裝對家人朋友思念與「MIT 出品」的那瓶礦泉水。但在加州陽光的溫暖照耀下,從此身價翻倍、禮遇也翻倍了。

《關於作者》
Yuki
原為台灣小學音樂老師/合唱指揮/司儀主持人/音樂評審。
現旅居美國矽谷,攻讀電影配樂、心理諮商。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Yuki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