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地震,讓我找到人生方向:放棄日本工作、回台領 1/3 薪水,只為「站上新聞現場」

一場地震,讓我找到人生方向:放棄日本工作、回台領 1/3 薪水,只為「站上新聞現場」

撰文:翁琬柔/大蘋果小故事

大學畢業後,我到日本慶應大學媒體設計研究科攻讀碩士,主修日本盛行的電子看板廣告行銷──兩年的時光,是我一趟探索自我的長途旅行,磨去了我個性當中的稜稜角角,為我確立了人生方向,甚至讓我找到了自己的「夢幻工作」。

大學以前的我,個性黑白分明,好像在我的生活當中不存在灰色地帶,有話直說的我從來不怕得罪人,但嚴謹拘束的日本社會可容不下這樣的我。於是我在日本學會察言觀色,學會「好好說話」,更學會站在別人的角度為人著想。

我還記得暑假回台灣的時候,我在跟朋友的聚會上主動為大家分菜,學會了看別人身上的好,而非抓著別人的缺點窮追猛打,好友們全都嚇得睜大眼睛表示:「日本改變你好多!!」

但當時,好友們與我都不知道的是,日本將迎來一場災難,而我的人生也因此找到了新的定位。

東日本大地震,體現「媒體的重要」

2011 年 3 月 11 日,我跟日本好友在原宿喝下午茶,突然一陣天搖地動。一開始大家面面相覷,隨著晃動程度越來越大,大家趕緊跑出餐廳,眼看著餐廳的落地窗當場被震碎、手機瞬間沒了收訊,我們帶著驚恐與不安的心情,到附近的明治神宮避難。

那時,明治神宮集結了好幾百人,大家只知道發生了大地震,其餘資訊一概不知。當天沒有電車回家,我跟朋友從原宿沿路詢問旅館,花了 3、4 個小時,走到池袋才有一間 Motel 讓我們入住。

直到午夜為止,手機都無法通電話及傳簡訊,接收訊息的來源以網路為主。當網路上有很多危言聳聽的訊息時,我們只能相信日本媒體在推特官方帳號發佈的消息,這是我第一次切身感受到新聞媒體的重要性。

地震過後的幾天,餘震不斷,便利商店買不到水,整個日本大缺電,住在橫濱的我過了短暫的停電生活。東京自肅氣氛濃厚,民眾力行節電,讓本來霓虹閃爍的城市頓時黯然失色,人們臉上的笑容也變少了,整個城市變得死氣沈沈的。看著從小就嚮往的城市變得如此消沈,心中真的非常難過,身為在日本留學的外國人,一直想著想為這個地方做點什麼,卻又力不從心。

在這同時,有許多來自台灣及世界各地的媒體湧入日本,所有災情、災區的狀況、受災戶的安置情形,一切的訊息都靠著在災區現場的記者傳遞。也因為新聞不斷播放日本災情,台灣民眾捐出了高達 68 億台幣的善款,這也讓我真切地感受到媒體的影響力。

圖/Shutterstock

「想站在現場」,讓我毅然選擇回國

當時的我正要升上研究所二年級,已經開始在日本的「就職活動」,頂著慶應大學研究所的光環,加上精通中英日文,在畢業前就拿到一家網路公司、兩家日本商社的錄取書。但是,「想要站在新聞現場」這樣的念頭,不斷在腦中出現;想透過「記者」這份工作,藉由媒體力量幫助更多的人,也想站在新聞現場,傳遞更多精準而快速的訊息──於是我毅然決然婉拒了這些日本公司,在 2012 年的春天,回到台灣,踏上追求夢想的道路。

我的第一份工作,在一家有線電視台擔任國際新聞編譯。初出社會的我,第一份薪水是 3 萬 2 千元,只有日本網路公司開給我的三分之一。跟與我同期回到台灣的研究所同學相比,他們有些人在日商、有些人進入科技業,由於精通日文,起薪至少都是 4 萬 5 千元起跳。相比之下,我的薪水相當不符合期待,跟公司要求調整薪資,得到的答案也只是「這就是媒體產業的平均薪資。」

而國際新聞編譯這份工作,也不如我想像中的光鮮亮麗:電視新聞台由於預算限制,無法在每次有新聞事件發生的時候就派記者出國,所以我們主要的工作內容,就是將合作的外電媒體(CNN、美聯社、NHK……)提供的訊息寫成中文稿子,並且交由剪接剪成觀眾在電視上看到的、約 1 分 40 秒左右的新聞。

想寫的題目無法自由選擇,加上缺乏採訪經驗,就算發生重大國際事件,也壓根輪不到我被派出去採訪,這時的我才發現,我離「站在新聞現場」這個夢想相當遙遠。

用時間與汗水,成就「最初的夢想」

不過,經過紮實的寫稿訓練,換了幾份工作、慢慢累積採訪經驗及人脈後,我開始在東森新聞國際中心擔任記者,除了翻譯外電新聞之外,還擔任蒐集資訊、參加晨間報稿會議的角色;更常常在有重大新聞事件的時候被派到海外,也有了自己規劃、製作國際新聞專題的機會,最後更當上了兼任新聞主播。

每當我站在新聞現場,那種緊張、刺激的感覺,是督促我成長的動力;每次結束國際新聞專題的製作,總是很慶幸自己能夠帶著觀眾,用自己的視角去認識這個世界;就算是坐在辦公室處理外電新聞,也能藉由工作吸收很多來自世界各地的最新資訊,更別說當我們以記者身分站在新聞現場,見證歷史的時候心中的感動──那份成就感支撐著所有線上的新聞工作者,同時我也常常回憶起當時在日本那個「想站在新聞現場」的聲音,提醒自己莫忘初衷。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圖非當事人)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