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地鐵司機救了我」──失戀獨遊巴黎,人生從此不同

「那一夜,地鐵司機救了我」──失戀獨遊巴黎,人生從此不同

撰文:毒牙小姐/讀者投書

在常人眼裡,這是一張貽笑大方的失敗之作。

但是在我眼裡,它卻是一張無可取代的傑作。

照片的模糊失焦是理所當然,畢竟我不是專業攝影師,而這張照片是在行進中的地鐵車廂內拍攝。

讓我捨不得刪除的,是照片背後的故事:

心碎後的單人旅行

永遠忘不了那一天,2013 年 7 月 29 日,交往 4 年、論及婚嫁的前男友毫無預警地跟我提分手,理由是他的母親不喜歡我。

當時心碎神傷、萬念俱灰的我,日復一日過著人前強顏歡笑、人後自怨自艾的生活;每天都像塊只會呼吸的行屍走肉,完好無缺的軀體卻包裹著四分五裂的靈魂;雲淡風清的表象下,潛藏著依靠自尊勉強支撐的意識,隨時隨地都有崩潰而失去武裝的可能。為了擺脫這一切,為了躲到一個無人相識的地方,憑著一股莫名的衝動,我毫不猶豫地訂購前往歐洲的來回機票,只求逃離周遭親友關切憐憫的眼神。

於是,2014 年 1 月 28 日,我來到了世人稱頌的浪漫花都──巴黎。

當天我強打著精神走完整座羅浮宮,試圖讓自己累到連腦袋都無法思考的地步,如此才能不去回想,那個從前總跟前男友一同編織的美夢──將來蜜月首選必定是巴黎。可笑的是,沒想到我真的來了巴黎,不是他玩笑敷衍的八里,身邊卻沒有他;可嘆的是,沒有他的我,孤單一人的我,竟也靠自己的勇氣圓夢了。

巴黎地鐵上,永難忘懷的風景

隔天中午,旅居法國的好友小鏡招待我吃頓精緻道地的法國料理,而後又在盧森堡公園悠閒地消磨下午時光,天色將暗之際,我們搭上地鐵,準備前往凱旋門。

在地鐵上時,小鏡突發奇想:「欸,我們下一站下車,我去問問司機能不能坐駕駛車廂。」

「啥?不要啦,應該會被拒絕吧?」我趕緊阻攔她,畢竟這種事可從來沒在台北捷運發生過。

「放心,法國朋友告訴我,如果是男生,鐵定不會准許,小朋友的話則是 100% 會答應,至於女生嘛⋯⋯有 50% 的機會。」小鏡俏皮地對我眨眨眼,待地鐵一到站,馬上拉著我去敲駕駛車廂的門,我在一旁冷汗直流,心想著鐵定會被轟走,結果,出乎意料之外,貌似嚴肅而不苟言笑的地鐵司機竟然真的答應了。

進入駕駛車廂後,司機先生讓我們坐在兩側座位,一路上不停跟我們聊天,問我們從哪裡來?要去哪裡?然後又提到他的工作、家庭、生活等等,當然我是聽不懂法語的,完全靠著在法國住了快 10 年、已成為半個巴黎人的小鏡翻譯成中文給我聽。

地鐵靠近艾菲爾鐵塔時,司機先生笑著說我們非常好運,快要整點了,鐵塔會開始上演閃燈秀。

我摒氣凝神,緊握著手中的相機,目不轉睛地等待著──5、4、3、2、1⋯⋯整點了!原本黯淡的鐵塔轉瞬間宛如巨星登台,沐浴在一片不可思議的金黃色澤之中粉墨登場,晶瑩剔透的它,襯著傍晚昏暗的暮色,華麗而優雅,就像個風華絕代的傾國女伶,一舉手、一投足都搖曳生姿,令人捨不得移開視線一分一秒。

相機連按了好幾下快門,但怎麼拍都拍不出讓人滿意的照片,這時地鐵驟然減速,我心中暗忖,應該是快到站了,趕忙抓緊這個絕佳時機多拍幾張,奇怪的是,過了鐵塔之後,地鐵並沒有停靠任何一站,反而再度加速。

正狐疑著是怎麼一回事,就見司機先生跟小鏡說了幾句話,她噗哧一聲笑了出來,轉頭向我解釋:「剛剛司機先生為了讓妳拍鐵塔才刻意減速,但是下一班車快追上來了,所以他現在得加速拉開距離。」

司機先生笑得靦腆,我雙眼圓睜地看著他,張口結舌好半晌都擠不出一句話,只覺得心底熱熱的,彷彿一道暖流淌過,卻無法精準地表達那無以名狀的感激之情,只能笨拙地用所有能想到的英文跟他道謝,一遍又一遍⋯⋯

離開地鐵後,來到艾菲爾鐵塔之下,適才發生的場景如同夢境一般不真實;我抬起頭,望著以往只能在旅遊書上、別人照片裡看到的鐵塔,一個虛無飄渺的聲音竄入腦海中:

「不要悲傷,妳只是失去了一個人的愛。」

彷彿耳邊溫柔的呢喃,它輕聲訴說,在黑夜中綻放耀眼醉人的光芒。

「但是,我會向妳證明,妳愛著這世界,也被這世界所愛。」

圖/毒牙小姐 提供

時值巴黎的冬夜,已經陰暗一整日的天空終於開始下起絲絲細雨,冰冷的雨水一點一滴落在臉頰上,我伸手去拭,竟是無比溫暖,原來,眼淚早在不知不覺間潸然而下。

那一刻,我終於真正釋放了自己。

一念之轉,願把這份情傳下去

出發前,身邊許多朋友同事都告訴我,巴黎人有多麼高傲、多麼冷漠、多麼不可一世;然而,我卻在那裏偶遇了此生最奇幻的際遇,徹底顛覆了我對巴黎人的刻板印象。

對司機先生來說,可能他的所作所為,只是職務之便可以做到的舉手之勞,可能他一輩子都不會知曉,他的體貼不只讓一個異鄉遊客得到難以忘懷的回憶,更縫合了一顆破碎的心;而對我來說,這個如冬日暖陽般美好的經驗,不僅讓我重新省視以往過份悲觀的自己,這份單純的善意,也成為永遠烙印在心上、從不褪色的風景。

回國後,我的心境悄然改變,不再執著於早已逝去的戀情,我渴求認識這世界多一點,也盼望與這世界多一分連結。

幸運的是,一路走來,承蒙幾位良師益友的提點與指教,亦經歷了幾番跌跌撞撞的嘗試與探索,最終使我明白,生命並非總是只有匱乏,更多的是我們肉眼看不見的豐盛,愛與感恩皆是會流動的能量,若我真想為這個世界、為別人做點什麼事,就把曾經受過的種種幫助傳遞出去吧!無論如何,總有我能力範圍內做得到的事,不是嗎?

抱持著這樣的想法,我以旅行者的角度出發,開啟了短暫卻精彩的沙發衝浪生涯,接待來自世界各地的背包客,同時用我的故事交換他們的故事;數年過去,轉念所帶來的蝴蝶效應,使我的生命產生了始料未及的巨大轉折。於是,我決定把這幾年間的經歷一個一個寫出來,不只是為了替這些美麗而充滿意義的時刻做紀錄,也因為,我希望能夠傳達一個簡單而重要的領悟──

很多時候,即使你能付出的溫暖微弱如燭火,也可能拯救一個人。

文末必讀!重要補充:

此文時空背景為 2014 年初的巴黎,彼時尚未發生震驚世人的查理週刊恐攻事件,是以有幸見識巴黎地鐵的另一面,並於今日寫下分享;之後我未曾再踏上巴黎一步,無法知曉現時地鐵是否已因安全顧慮而嚴格管制,不再允許乘客進入駕駛車廂。歡迎各方讀者們提供相關經驗或更新資訊,也懇請因閱讀此文而躍躍欲試的讀者們切莫強求。

《關於作者》
毒牙小姐
曾經負債近百萬的台灣老妹,自稱童叟無欺、人畜無害,擁有愚者的性格、皇帝的靈魂。
2013 年夏天,正是 32 歲該步入婚姻的年紀,卻在毫無預料的情況下被分手,於是毅然決然將結婚基金全數投入為期僅兩週的歐洲之旅,並在歸來後開始接觸沙發衝浪。
2015 年秋天,應昔日沙發客之邀首次造訪德國,從此與這個文法非常變態的國家結下不解之緣。
目前以薩克森人妻的身份,在巴伐利亞某個小鎮過著隱(ㄊㄨㄟˊ)居(ㄈㄟˋ)生活,平時最大樂趣是與印度及尚比亞好友一起三姑六婆。
※自傳小說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粉專連載中,每週六更新進度。
臉書專頁:毒牙小姐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毒牙小姐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