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害羞下去,沒人會注意到你」──17 歲的美國行之後,我不再是那個缺乏自信的自己

「再害羞下去,沒人會注意到你」──17 歲的美國行之後,我不再是那個缺乏自信的自己

撰文:張維庭/讀者投書

今年高中畢業後,在懞懂的 17 歲,我選擇踏出舒適圈。

有著不知天高地厚的「志氣」、不知哪來的「勇氣」,堅持要自己去美國闖闖看看──事前我做了許多準備工作,其實洛杉磯也有姊姊在,但在出發那天的清晨,坐上高鐵獨自前往機場的路上,心裡的恐懼,卻仍隨著登機時間越近而越發強烈。

人生中第一次獨自搭飛機前往未知的國度,我清楚地感受到,面對一切未知的不安即將吞噬我,緊張到我甚至有些想吐。此刻腦袋裡不停打轉著的想法是:「我為什麼要離開家?」「我何必走出舒適圈?」腦袋裡莫名出現無數個讓我想退卻的理由。

這才發現,出發前那個假裝無所畏懼甚至愛說大話的自己,根本是隻紙老虎。

到了美國洛杉磯後,雖然先在姊姊的帶領下遊歷了一番,終於較為篤定安心,但自己又心想:既然要來這裡兩個月,我怎能只甘願當個遊客?於是馬上去報名了當地的 Adult school。

而經過兩個月的課堂、團體生活洗禮後,除了一如許多朋友分享的,「完全顛覆了從小習慣的台灣式教育」外,我的「美國初體驗」,輪廓也變得更加清晰。

雖然目前我剛剛成年,人生中第一次有隻身出國的經驗(而且是住在親人家),在美國的時間也只有 2 個多月,和許多遊歷各國、擁有豐富人生經驗與體會的前輩們相比,可能並不足以發表什麼深刻的「洞見」。

但我仍想以一個跳出舒適圈的「菜鳥」身份,和同輩、甚至更年輕的朋友們,誠懇分享這段時間自己的一些體會──希望能鼓勵大家,不論在國外或台灣,可以更大方、更放膽地嘗試探索自己的可能性:

「再害羞下去,沒人會注意到你」

對我來說,來美國最大的文化衝擊就是:在台灣的課堂上、生活上,要是表現得「安靜守本分」,是絕對沒問題的──不論日常交友或課業學習上,都不會有太大阻礙,甚至很容易因此被父母老師誇獎。

但在美國,大家真的完全不吃這套:上課時老師喜歡拋出完全沒有標準答案的問題,讓學生的腦袋去碰撞與思考,答案再也沒有壓抑的對錯與標準,同學們踴躍舉手的程度更常常令我驚訝──多數人都有自己的強烈「主見」,哪怕聽起來似乎有些過於直接甚至粗糙,仍被師長所鼓勵。

一次,在課堂中老師請我們舉手分享「好玩的事」,我心中十分想要分享自己不久在美國的故事,但在舉手的前一刻,我出國前的「老毛病」又犯了──心臟蹦跳得厲害,心中的小劇場開始胡思亂想:「他們會不會覺得故事不有趣?」「他們會不會嘲笑我英文說得很爛?」

此時,好在有一個聲音用力提醒自己:「再害羞下去,沒人會注意到你。」

在台灣時,我曾大言不慚地說過:「未來台灣必然越來越國際化,勇敢表達自己勢必成為必要條件。」怎麼此刻身處外國同學之中,自己反而沈默了?

在下一刻,我舉手了,我用稱不上流利標準的英文,介紹了之前去聖地牙哥(San Diego)發生的趣事。

那一刻,我對自己感到驕傲──絕不是因為我的英文進步了多少,或報告有多精彩──而是我終於克服了內心的恐懼,不再畫地自限,也不再侷促不安。

那一刻之後,很神奇地,好像開啟了我生命中的某種開關,接下來我開始勇於表達自我──而這,原來一點都不恐怖。

不要害怕「犯錯」、「丟臉」

我特別熱愛美國的跳蚤市場(Flea Market)文化。在當地,他們的跳蚤市集不只賣二手玩意,同時也是許多藝術創作者的聚集地──每當禮拜天到來,不管多麼豔陽熾熱,我都一定要去「朝聖」。

本科讀藝術的我,看著他們把藝術與生活、工作真正地結合在一起,我的目光裡充滿著羨慕與崇拜。我非常想認識這些人──於是我大膽用著一口爛英文上前搭訕,結果幸運地都得到熱情的回應──把自己推出「怕丟臉」的舒適圈之後我才發現,原來過去有太多機會,就是因為自己過於害怕犯錯、丟臉,而悄悄地溜走了。

在美國的兩個月裡,英文對我來說,從原本只是個必考的科目,變成出門就需要說的語言。因為這樣的轉變,也讓我每天都得經歷上百次的尷尬──文法錯誤或表達不清是常態,當然也不可能每次都得到對方的友善回應。

但正是因為如此,反而讓我越挫越勇。現在的我,已被訓練成對「尷尬」毫無畏懼,即使面對他人的不友善,只要保持善意與謙虛,坦然地微笑以對即可。

我想大部分在台灣成長的青年,應該都和過去的我一樣,十分畏懼在公開場合「犯錯」與「丟臉」,但我想說的是:一個小小的錯誤,不會影響你一生──不要緊張過頭了,盡情地不怕丟臉吧!無懼犯錯吧!

對於自己真正想嘗試的事情(當然,犯法或傷害他人的行為除外),與其常常去想「這樣會不會是錯的?」「做錯了、做不好會怎樣?」因而裹足不前,為什麼不直接去做就好了呢?

因為,唯一知道「這是不是個錯誤」的方式,其實正是勇敢地嘗試──之後你大可以回頭看,然後發現:「對,這原來真是個錯誤,以後絕不再犯了。」但如果沒有嘗試過,它將變成永遠的未知數:

若我們還年輕時,就因「害怕犯錯」而與自己的夢想錯身而過,未來年長後,「大膽嘗試、犯錯」的機會將只會越來越少。屆時只能不斷反芻年輕時的「不試、不做」是否「錯了」,並且永遠無法得知結果──那才會是人生最大的遺憾與錯誤。

相信自己的能力,可以幫助別人

到了兩個月旅程的最後一天。

在 LAX 等待飛機時,旁邊剛好坐了一位美國人,因為漫長又無聊的候機時刻,彼此聊了幾句,認識了來自猶他州,名叫 Nicole 的女孩。

一聊之下發現,Nicole 原來是搭乘與我同一班飛機,要到台灣來旅遊。

因為她不會講中文的關係,返抵台灣之後,我就自告奮勇地一一幫她指引出境路線、兌換台幣,到最後順便幫她與售票員溝通,購買到她下榻地點的車票,並告訴她如何轉乘交通工具。

在離開前,Nicole 對我表達感謝,並幽默地對我說:「我雖然因為剛下長途飛機很臭很髒,但是如果妳不介意,我想擁抱妳,真的很謝謝妳!」

後來我在心裡無數次地反思:「如果是以前的自己,敢去用一口破英文主動幫助別人嗎?」「甚至連一開始,大概都不敢和對方搭話吧!」

以前,我總是因為不夠有自信、不想「強出頭」,即使有心,也不相信自己對別人真的可以產生什麼幫助,總認為這些事情「自有更厲害的人來完成」──其實,為什麼總是要低估自己的能力?我們的力量或許微小,但至少能在別人心上,留下深刻的溫暖。

把自己推出「怕丟臉」的舒適圈之後我才發現,原來過去有太多機會,就是因為自己過於害怕犯錯、丟臉,而悄悄地溜走了。圖/Hayk_Shalunts@Shutterstock

Trying to be fearless

如果我們在還年輕,還有本錢嘗試與犯錯的歲月,都不敢走出自己的舒適圈,那要等到什麼時候呢?

要離開安全的舒適圈,對誰而言都不容易。但時間不會因為你我的躊躇不定而停留片刻。

現在,我時時刻刻提醒自己:"NOW OR NEVER"──回到台灣的我,沉澱好歷經兩個月「文化衝擊」後的自己,但絕不甘於安逸。

不再畏懼嘗試與失敗的靈魂,已經開始準備下一場未知的冒險。

我真心想鼓勵在台灣、或在世界各地,所有和我同樣年紀的年輕人:別想太多,請相信你自己,勇敢的踏出那躊躇不前的一步吧!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Konoplytska@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