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驚加國社會,男醫師殺死女醫師的內幕──身為家事法庭工作者,給所有伴侶們的懇切提醒

震驚加國社會,男醫師殺死女醫師的內幕──身為家事法庭工作者,給所有伴侶們的懇切提醒

相信大家應該都知道或略有耳聞,在包括英國、加拿大等在內的歐美國家,若夫妻要離婚,法律上經常有「必須先分居滿一定時間」的相關規定。(即使是雙方協議離婚,也是如此)

由於我長期在加拿大從事離婚調停等相關工作,也一直有很多人問我,在加拿大要離婚,「需要先分居」的時間到底是多久?是半年還是兩年?

答案是,通常在加拿大要辦離婚,「夫妻必須分居滿一年」,才能由其中的一方提出離婚申請。(來源:加拿大司法部詳見附註 1

由加拿大司法部的相關法規,我們更可以發現:在加拿大要離婚的夫妻,原則上「都」必須先分居一年。如果兩人在未分居滿一年之前,就有共識想要離婚、或符合訴請即時離婚的條件,可以提出「申請」──但在實務上,法庭 / 法官仍通常會等到訴請離婚雙方分居滿一年時,才「允許」雙方正式離婚。(詳見附註 2)

為何即使夫妻雙方都同意離婚,仍需要先分居?各國由於國情不同,很難一併討論。(台灣在這點上相對許多西方國家反而較為彈性,雙方若均同意離婚與相關條件,可逕行到戶政事務所登記離婚)但大體上大多是基於「宗教」(如天主教、基督教部分教派等信仰的婚姻神聖性)、「民俗傳統」(如東方也有「勸和不勸離」的思想)、以及「婚姻本身的法律約束力」(如果動輒可以未經協調就離婚,當初何必要選擇婚姻)⋯⋯等理由。

本文對於「離婚前是否要分居」、「需要分居多久」,也沒有特定的立場,均尊重各地主國的家事法相關規定。

然而,在實際參與了許多家事協商之後,有一點必須強力呼籲:無論夫妻雙方是否協議分居,或者是在訴請離婚的法律規定條件下進行分居,凡事關於「分居」的議題中,最重要的是「雙方分居的方式」。其次才是規範雙方在「分居協議」當中的法規,諸如:分居期間的監護權與子女探視權,子女扶養費與贍養費,剩餘財產分配,小孩如何管教,生活費由誰負擔⋯⋯等。

因為,如果「分居的方式錯誤」。輕則非但解決不了問題、雙方裂痕反而加深;更極端的結果,甚至會因此出現如以下的不幸案例,造成當事人命喪黃泉的悲劇──人如果連性命都沒有了,又何嘗有「挽救婚姻」、「分居法規」的需要呢?

震驚加國社會:男醫師殺死女醫師的內幕

43 歲的加拿大籍男性醫生 Dr. Mohammed Shamji ,是多倫多大學附設醫院之一的西方醫院(Western General Hospital) 腦外科醫生。他的父母也均是醫師,任職於加拿大渥太華醫院。

這位男醫師從小就讀貴族學校,畢業於美國耶魯大學,之後在加拿大首屈一指的皇后大學(Queen’s University)醫學院就讀,隨後並以第一名的優異成績畢業。單從其家世背景、學經歷來看,可說是不折不扣的「人生勝利組」。 Dr. Mohammed Shamji 是我在皇后大學的校友,雖然我與他不認識,但他在校園頗為知名,甚至是被眾多校友崇拜的風雲人物。

他的妻子 Dr. Flana Fric-Shamji ,則是一名家庭醫師(Family Doctor),任職於加拿大士嘉堡醫院(Scarborough and Rouge Hospital)。根據加國媒體報導,女醫師的父母是藍領階級,但從小父母對她疼愛、栽培有加,加上女醫師從小到大靠自己的努力,成績十分出色。在她大學畢業時,便收到渥太華醫學院的入學通知。

這一對醫師夫妻在職涯早期認識,兩人結婚 12 年,育有 3 子。在臉書上,總是可以看到兩夫妻快樂度假的親密照。此外,由於 Dr. Mohammed Shamji (男醫師)在腦外科的專業表現十分傑出,堪稱加國名醫之列。除了很多病患都願意指名等待他的腦科手術、病人的候診名單(waiting list)長到需以月度計算之外;電視媒體上更經常看得到他的出現,講述腦神經外科的相關知識。他的醫學學術論文,也經常在國際醫學期刊中出現。

簡言之,直到事發之前,大概除了極少數知曉內情者外,任誰都不會想到,這對令人稱羨的醫師夫妻,竟然會雙雙出現在媒體社會版上──在斗大的「兇殺」標題之下。

更殘酷的事實是:在這件震驚社會的兇殺案之前,其實這看似「完美愛家」的丈夫,對妻子早已有長期、嚴重的家暴紀錄。隨後,更因缺乏配套與風險意識的分居方式,造成激烈暴力的導火線,終至釀成巨大的不幸。

圖/Shutterstock

殘酷恐怖的兇殺背後,是相關法規對家庭暴力的不夠重視

2016 年 11 月 30 日晚間,這對過去外人稱羨的醫師家庭,因一起殘酷的兇殺案徹底瓦解。

根據加拿大媒體後來整理警方記錄、法院判決所做的報導,在那個晚上,Dr. Mohammed Shamji(男醫師)親手以十分兇殘的手段,殺死了自己的妻子 Dr. Elana Fric-Shamji (女醫師),並且棄屍。隔日,警方發現女醫師的屍體,被以行李裝箱載丟棄。

這起命案發生的導火線,是男醫師對妻子(女醫師)提出的訴請離婚不滿,兩人因而發生口角衝突後,男醫師竟在情緒激動之下,起了殺意──

命案中的受害者女醫師,在被自己先生殺害前兩天,正式提出訴請離婚。而在此之前,女醫師更已經有數次家暴報警紀錄,也曾對摯友陳述先生婚外情內容。

但不幸的是,家暴問題在此個案中,卻未受到應有的重視。造成在女醫師提出訴請離婚,依法進入加拿大法規規定的「分居」階段後,並沒有任何對其人身安全保障的配套措施──換言之,有家暴歷史的丈夫,完全可以如同一般分居案例中的丈夫一般,以探視子女或商討離婚協議相關事宜等等理由,與妻子近距離接觸。

因此,在命案當天,這位知名的腦外科男性醫師,在完全未受阻攔下與分居妻子見面,隨後更爆發口角。接著,他竟暴力地打斷了女醫師的脖子與骨頭,之後再把奄奄一息的她活活掐死。

加拿大多倫多刑事法庭,在 2019 年 5 月 9 日,宣判這件兇殺案的最終判定──儘管警方早掌握多項關鍵證據,但直到此最終判決前的一個月,現年 43 歲的 Dr. Mohammed Shamji 才終於承認自己殺害了他的太太。

根據加國媒體報導,他直到最後一刻,才與檢方以二級謀殺(second-degree murder)進行認罪協商,在此之前,男醫師均聲稱自己無罪,也造成冗長的法庭審理攻防。至於為何在最後一刻逆轉?背後的真相更為殘酷──因為他的一個女兒,即將在法庭作證:「自己的父親殺死了母親!」

此案終審判決:謀殺妻子的腦神經外科醫師,被判處終身監禁, 14 年內沒有機會假釋。同時,他也被終身褫奪醫師資格。(關於此案件詳情,可參考 CBC 報導,醫師資格部分詳見附註 3 )

面對家暴問題為何不速速離婚?問題沒有那麼簡單:

對於這起家暴事件、訴請離婚後引發的悲劇,有人可能會反過來質疑、甚至責怪受害者:為什麼不早點進行離婚手續?

以前在我還未於加拿大家事法庭諮詢處服務之前,也曾覺得部分家暴受害者,是不是因為擔心自己的經濟無法獨立等問題,才會對此隱忍,或不敢離開會施行家暴的伴侶?

但是,當我接觸了大量婚姻調停的個案之後,才深切認知到:要離開「控制型」的家暴伴侶,根本沒有那麼簡單!

為什麼?一方面,加拿大對人權、尤其對未成年子女權益,有著非常大的保障(詳見:《北美生活不可不知的「安柏警報」》一文)──但反過來說,這也造成在家事法庭相關法規中,配偶需要有充足證據、且受控方被證實有罪,才能以之為由限制對方探視子女等權利。另一方面,就是「離婚前需進行分居」,但相對缺乏避免進一步衝突、保障人身安全的配套,也經常成為安全網上的漏洞,讓家暴惡徒仍有可乘之機。

根據加拿大婦女基金會(Canadian Women’s Foundation)研究指出:在家庭伴侶間所發生的兇殺案中,80%的受害人是婦女。而在這些婦女之中,只有 26% 已與對方正式結束配偶關係(離婚),其中更有許多案例,是在離婚過程中的「分居」階段發生不幸。

換言之,事實是,很多婦女繼續留在家暴的家庭關係中,並不是「她們自己的選擇」,而更可能是法規、社會對她們的保障不足所致。

至今仍記得,我在加拿大家事法庭工作時,同事們經常討論到的一個驚悚案例:之前離職的一名前同事,曾經受理過一宗家暴事件。當時一名婦女到家事法庭諮詢處尋求協助,因爲她分居的前夫「口頭威脅要殺死她」。

但是,那位婦女並沒有驗傷證據、也沒有錄音或證人能夠證明自己遭受家暴。所以,那名家事法諮詢同事礙於法規無法受理,也沒有進一步協助該當事人(如聯絡警方或社工人員等),直接讓前來尋求協助的女當事人回去。

可怕的是,那名前來法院尋求助的女士,當晚就被她的前夫由窗戶爬進來,將她殺死!

因此,在婚姻中面對有家暴惡習的當事人,「離婚」根本沒有想象中那麼簡單──如果不小心處理,也沒有充分的支持網為後盾,甚至可能得經歷一場生命的搏鬥。

圖/Shutterstock

家暴零容忍:千萬、千萬不可以獨自面對加害者

那麼,如果法規和配套措施的保障相對不夠周全,在期待更完整嚴謹的法規改革之餘,受害者又可以如何「自救」?

以前面提到,這起震驚加國社會的命案中,我覺得當中有幾個非常重要的資訊,值得在所有涉及暴力關係中的當事人重視:

首先,要離婚(或分居、分手)的時候,千萬、千萬不要獨自面對「控制型」的家暴伴侶。

以前述案例來說,女醫師在遭到殺害的前兩天,雖已經由律師向對方提出離婚。但是,自己卻還是獨自前往有暴力傾向的男醫師丈夫住處,周旋離婚內容。

要知,根據後續檢警露出的資料顯示,在這對醫師夫妻 12 年的婚姻中,男醫師對女醫師的家暴不斷:無論是身體傷害、言語傷害、性侵(沒有伴侶允許的性行為,也是性侵)都有發生。面對這樣的伴侶,受害者千萬不要低估事情的危險性。

對於這類涉及家暴的案例,關於離婚的協議部分請交由專業家事法律師──對當事人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保護好自己與孩子的人身安全。否則,幾乎等於是拿自己的命在做賭注。

最好的處理方法是,先不要張揚離婚(分居)的意願,同時趕緊打點好自己在外面的住處。同時,委任律師處理──如果是經濟有困難的受害者,則可先尋求受害婦女保護機構的協助,提供暫時的住處,先安置自己與孩子。在法律的部分,則可尋求法扶免費的協助。

我們更一定要清楚認知到:凡是有家暴案例的離婚(分居、分手),就與一般離婚截然不同。因為,它會嚴重危及「自身安全」甚至「孩子安全」。

舉例來說,一般夫妻辦理離婚,在分居後兩個人一起坐下來,擬定「離婚協議書」的狀況很普遍。很多有利益糾結的夫妻,也會在婚姻調停中尋求解決之道。之後如果雙方調停僵持,也可以經由法庭訴訟──但是,有家暴歷史的夫妻要離婚,就千萬不能按著這樣的程序走。

因為若說得直白些,要家暴案例中的加害者與被害者,「一起坐下來擬定離婚協議書」,根本就是在玩命。

在此,也再次懇切叮嚀所有讀者朋友:無論對方表面上的身份、社會地位、學經歷背景如何,面對會家暴的對象,絕對是「零容忍」,並且時時刻刻要留意自身的安全,有警覺意識。

「零容忍」的意思是:絕對不要輕忽家暴的危險性,絕對不要再心軟給對方「下一次機會」,更千萬不能在分居期間,獨自與家暴伴侶共處,或獨自與家暴伴侶周旋分居協議。

千萬記得:面對家暴成性的伴侶,妳 / 你與對方的繼續接觸,就是最嚴重時可能致命的絕對錯誤。

文末附註:關於文中提到的法規與案例(以下均為加國現行規定)

附註1

我需要離婚的理由嗎?

要(訴請)離婚,您必須以下列三項中的其中一項,證明你的婚姻破裂:
◆ 你和您的配偶已經分開並且分開生活了至少一年; 
◆ 你的配偶在身體上或精神上對您殘酷,使其無法繼續生活在一起;
◆ 你的配偶犯有通姦行為。

https://www.justice.gc.ca/eng/fl-df/fact4-fiches4.html

Do I need a reason to get a divorce?

To get a divorce, you have to show that your marriage has broken down in one of three ways:

◆ you and your spouse have separated and have lived apart for at least one year; or
◆ your spouse has been physically or mentally cruel to you, making it intolerable to continue living together; or
◆ your spouse has committed adultery.

附註 2

我必須等待才能申請嗎?

如果你申訴你與你的配偶已經分居因為婚姻已破裂,那麼你不必等待至分居一年,只要你和你的配偶在申請時已經分開生活即可。但是,你和你的配偶必須在「分居期滿一年」,才能由法官獲得裁定離婚。

https://www.justice.gc.ca/eng/fl-df/fact4-fiches4.html

Do I have to wait before I apply? 

If you are claiming your marriage has broken down because you and your spouse are separated, you do not have to wait to apply, as long as you and your spouse are living apart when you apply. However, you and your spouse must have been living apart for at least one year before your divorce can be granted.

附註 3:

因為Dr. Mohammed Shamji 的職業是醫師,所以除了面對加拿大的刑法之外,還必須面對加拿大安大略省醫學會有關「醫師失職」的懲戒。這樣的醫師失職懲戒,不單是會發生在醫療糾紛;以此案例,包括家暴、兇殺在內的刑事罪犯,安大略省醫學會也均會介入審查與作出處分。

 Dr. Mohammed Shamji 此個案,在 2019 年 7 月 31 日經「安大略省醫生協會」(CPSO:College of Physicians and Surgeons)的紀律聽證會(Disciplinary Hearing )指控失職行為(accusations of professional misconduct) ,處分為終身取消醫師資格。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