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首富離婚記:談談北美的「剩餘財產分配」制度,與台美「贍養費」的差異

全球首富離婚記:談談北美的「剩餘財產分配」制度,與台美「贍養費」的差異

今(2019)年初,亞馬遜創辦人兼執行長貝佐斯(Jeff Bezos)在個人推特帳號上,與妻子麥肯琪(MacKenzie Bezos)聯名發表一則貼文,指出兩人將協議離婚。

由於貝佐斯約持有 16% 的亞馬遜股權,更隨著亞馬遜市值近年飆升,登上 2018 《富比世》全球富豪榜首位——「全球首富」離婚,在北美和台灣,自是被媒體炒得沸沸揚揚。當時外界大多揣測,貝佐斯的妻子將獲得貝佐斯持有的一半、總市值近 2.2 兆元新台幣的亞馬遜股權,甚至因此登上全球女首富的寶座。

歷經 3 個多月的談判,兩人(與雙方律師團)在 4 月初正式達成協議,並於各自的社群媒體公告周知——麥肯琪分得貝佐斯持有亞馬遜股份的 25%、且放棄該股權在董事會的投票權;同時她也沒有分配任何貝佐斯在藍色起源(Blue Origin)公司和《華盛頓郵報》的股權。

根據《華爾街日報》、《富比世》等美國財經媒體估算,因這次離婚協議,麥肯琪分得的財產總額約為 350 億美元(約新台幣 1.08 兆)——儘管已大幅低於先前外界預期的數字,仍讓她因此登上《富比世》「全球富豪榜」第 26 名;「全球女富豪榜」第三名。

關於這場「世紀離婚」,因為涉及巨額的財產分配,加上當事人之一貝佐斯的外遇風波,以及後續衍生的亞馬遜經營權是否分裂等問題,從兩人的私領域、一躍而上各國媒體頭條,過程中更是各種八卦、傳言滿天飛。如今總算在當事雙方的公開說明與互相祝福中,和平落幕。

不過綜觀部分媒體報導,對於美國和台灣對離婚相關協議與規定的差異,似乎仍有許多誤解之處。筆者因為長期在北美從事法律調停工作(家事法&商業法),希望透過以下文章,藉機和大家聊聊以下幾個主題:

圖/Shutterstock

麥肯琪離婚分得鉅額財產,不是因為「贍養費」

有部分臉書朋友在看了媒體的相關報導後,私訊我詢問相關事宜,問我:「 Amazon 執行長的前妻能夠拿到高額的『贍養費』,是不是因為她在婚後,與自己的先生『共同創業』?」「還是因為先生外遇,所以她能拿到如此高的『贍養費』?」

答案是:「兩者皆非」!

先談談北美「贍養費」與「財產分配」的不同: 麥肯琪在離婚後,躋身世界富豪排行榜的前列名次,其實與贍養費並沒有主要的關聯;「財產分配」才是當中主要的原因。

因為在北美(美國與加拿大),任何一位女性在婚姻中,若是收入相對較低,則無論是與先生是「共同創業」、或者是「選擇在家當全職家庭主婦」;都一樣有很高機會,在離婚時拿到贍養費。

但 Amazon 執行長的前妻離婚後,能夠躋身世界富豪排行榜的前端,並不是因為「贍養費」之故、也非因為她與先生共同創業,而是因為兩人「在婚後」一起創造的財產,按照美國華盛頓州當地的法律,能夠進行「剩餘財產分配」。

在北美的「剩餘財產費分配」制度,通常均是以「婚後」的財產減掉債務後,以 50 / 50 對半分配;但是「不包含婚前」財產,也「不含原生家庭的贈與財產」。(所以,通俗劇中常見所謂的「嫁入豪門離婚後分得對方鉅額祖產」,在這類規範下除非是對方的婚後收入,否則並不存在。若對北美「剩餘財產分配制度」與計算方式有進一步興趣,可參考我書中的整理

但當然,對於這樁世界首富的離婚案件,如何計算「剩餘財產」、又如何「協議分配」,是雙方當事人專業律師團隊密集協商的結果,當中的複雜程度,不是我們一般人能夠揣摩。例如,亞馬遜等公司的股權,就無法剛好以「估值總額」的 50 / 50 分配——因為,公司財產的轉移往往涉及太多細節,包括公司股價波動、經營權變化、市值認定與稅務問題⋯⋯等等,故無法按照簡單的「總數除以二」進行。

其實在台灣的《民法》中,也有類似的剩餘財產分配制度。這部分也和北美一樣,與「贍養費」是分開計算的。

「贍養費」制度,台美大不同

那麼,贍養費在北美是怎麼規範與計算,又和台灣有什麼不同呢?

答案是:在台灣的贍養費規定,與北美有很大的不同。

因為,在台灣若是訴請判決離婚(若雙方已有協議則不在此限),並要求對方給付贍養費,按照法規著重於「婚後是否有賺錢的能力」以及「無過失」。因此,在台灣的法院判決離婚案例,拿到贍養費的機率與金額,都大大的低於外國。

但在北美,對於贍養費的爭取,並沒有「無過失」這一項規定——也就是說,當離婚時要求贍養費的一方,就算有外遇的情節,同樣沒有因此失去拿贍養費的資格。此外贍養費的金額可透過雙方協商,如果無法協商,則由法官判決。

接著進一步從下列類別中,與大家分享北美與台灣對贍養費認定的異同,包括:「什麼是贍養費」;「贍養費的目的」;「贍養費是否能夠協商」;「如果無法協商,法官會以什麼方針判決贍養費」?

*什麼是贍養費?
贍養費是配偶在「分居」或「離婚」後,由其中一方支付給另外一方的錢。贍養費的支出幾乎總是由收入較高的配偶,支付給收入較低的配偶。

*在北美,贍養費的目的?
贍養費的目的,是「承認配偶對關係的貢獻」、「減輕經濟困難」、「幫助配偶能夠為自己的支出做出貢獻」。

*在北美,贍養費是否能夠協商?
在北美,贍養費的金額可以由雙方協商。
當兩個人在贍養費的議題上,無法達到共識,當中的其中一方,可以提出法庭訴訟,由法官裁定贍養費金額。

*在北美,法官多半會以什麼方式判決贍養費?
在北美離婚,如果雙方無法協商,法官會考慮以下事項:夫妻關係的年數 / 是否有孩子;會為孩子做什麼安排 / 配偶在關係中所扮演的角色 / 配偶的年齡與財務狀況等。

而回到「全球首富離婚」的案例:由於麥肯琪本身即為作家,也兼有自己的事業。因此很顯然地,在這樁離婚個案中,「贍養費」並不會是當中的主要問題!

圖/Shutterstock

首富離婚啟示錄:一點個人看法

最後,也利用本篇文章,談談個人對「全球首富離婚」的一些看法:

首先,這樁眾所矚目的離婚案件,在雙方當事人(尤其是麥肯琪)展現的成熟風度下,並沒有像部分案例那樣,在媒體版面上「互揭瘡疤」、「相互攻訐」,而是直接透過雙方法律代表理性協商,最後也和平落幕。

筆者認為,大家或許可以學習此案例中雙方面對關係重大轉變,對外展現出的理性態度——但絕不是學習所謂的「瀟灑離婚」。

因為,對於一般大眾來說,我們均不是全球首富或其配偶,在人生的選項上坦白說,各種現實限制相對來說均高得多。面對婚姻中難免出現的衝突與矛盾,「瀟灑離婚」並不見得是最好的解方。因為,離婚是必須付出代價的。

在此提醒大家:在思考離婚之前,一定要注意下列兩點:

1. 一定要清楚地認知「婚姻中所面對的問題為何?」
2. 一定要清楚的想好「離婚後所必須面對的問題。」

首先,婚姻中所面對的問題,有時候並不是不可挽回的。但是,現在不論在北美或台灣,仍有太多的人在離婚的當下,沒有清楚的做到,導致事後懊悔。(當然,家暴問題,虐待自己的小孩,一定是零容忍)

第二點,離婚後所面對的種種現實問題,常常會讓當事人在離婚後「驚覺」離婚並不如想像中的「自由美好」。除了經濟問題之外,有孩子的家庭,可能還會面對家庭重組的種種考驗。

我個人並不反對人們離婚,因為我的工作,就是「幫別人好好離婚」。

但是,我真的非常反對,部分人士因為「自私」的理由,卻以「離婚是為了完成更好的自己」來美化,或者用「離婚是為了讓對方更幸福」來包裝。

如果是這樣,當初就不要結婚。

離婚的代價,會出現在各個族群。在北美,高離婚率不分種族、教育水平、收入高低——任何族群都可能面對離婚,沒有所謂的「在北美,收入高的家庭較不會離婚」,也沒有所謂的「在北美,學歷高的夫妻較不會離婚」等。

離婚的代價,有時也會轉嫁到離異夫妻的小孩身上。我親眼見過太多因為父母離異的小孩,有所謂的「分離焦慮症」;也見過太多因為父母離異的小孩,在面對父母離婚過程中的複雜問題,不停地咬自己的指甲與拉扯自己的前額的頭髮。這些問題,都是離婚時必須面臨的代價。

離婚,沒有「對或錯」的問題;但是,無論「財產分配」或「贍養費」的有無或高低,我們也絕不可忽略:若要放棄婚姻,也必然要承擔那放棄的重量。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