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好魚救海洋:英國如何實踐「永續海鮮」?消費者可以怎麼做?

吃好魚救海洋:英國如何實踐「永續海鮮」?消費者可以怎麼做?

2015 年台灣遭歐盟發了黃牌後,漁業署便開始積極打擊非法捕撈及漁工,盼能儘快撤除這張不名譽的國際標籤。當台灣還在氣喘吁吁地追趕著合法捕撈議題時,英國素人名廚 Hugh Fearnley-Whittingstall 早已深入源頭,揭露「硬性漁撈量」對永續漁業造成的傷害。其紀錄片在英國投下極大的震撼彈,短短幾個月內就吸引到 87 萬人簽字支持,也迫使歐盟修正原有規定,禁止將誤捕的魚丟回海中。

時過多年,漁撈量這個燙手山芋仍在英國議會中發燒,到底「永續漁業」(sustainable fishery)的背後有多少不為人知的暗黑面?而消費者又該怎麼分辨市場上的海產?筆者這就帶大家到英國市場一窺究竟。

甚麼是「永續海鮮」?

簡單的說,就是避免枯竭海資源的海產:

捕撈方式來說,過去大型商業漁船常用的底拖網、流刺網,也被稱作「死亡之網」,一次雖可捕捉重達幾百公噸的魚,但大小通吃的結果,造成沒有商業價值的小魚被隨意丟棄,既沒有上到消費者的餐桌,也沒機會繁殖下一代,成為過漁的凶器。而一支釣、延繩釣(近似英文的 line-caught,如下圖)則是選擇性捕撈的一種方式,鎖定特有種,較能保護小魚,也因而成為永續海鮮的主要捕釣方式。

延繩釣示意圖。圖/Marine Stewardship Council

除了漁撈方式外,現存魚種也是重要指標:專家一般建議民眾多吃數量充沛的海魚,以免浩劫單一魚種。英國海洋保育協會(Marine Conservation Society)製作了《好魚選購指南》(Good Fish Guide),就是要讓消費者知道哪些魚最好少買少吃。

在台灣,魚蝦是每日飲食基本菜色,因此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中心也發行了《台灣海鮮選擇指南》,教導民眾少吃稀有種,多吃常見種,以挽救日益枯竭的海洋資源。

有趣的是,英國人跟台灣人剛剛好相反,大部分的人並不喜歡吃魚。統計數據指出,英國超過一半的成年人每周食用的海鮮量,低於醫生建議的 280 公克(約一至兩片鮭魚切片),且絕大多數只吃所謂的 5 大暢銷魚:鮭魚、鱈魚、黑線鱈、明蝦及鮪魚。正因如此,過去英國沿海的 5 大暢銷魚數量遽減,不少英國大廚如傑米奧利佛、湯姆艾金森皆意識到「過漁」的嚴重性,出面倡導食用不同的海鮮──鯖魚、沙丁魚、鱒魚、淡菜都是歐盟海域數量很充足的魚種,只要學會烹調,一樣營養美味。

2014 年英國郵政發行之永續海產郵票。圖/Fine Dining Lovers

既然野生的魚快吃光了,吃養殖的就沒問題?

「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真正一語道出養殖業的弊病。

隨著野生海魚數量不斷下降,而食用人口卻未因此減少的窘境,養殖業聽起來是唯一的方法,但從複雜的生物鏈來看,養殖場的魚沒有外來的食物供應,如何健康的飼養呢?

其實,海裡的魚吃甚麼,養殖場的魚就吃甚麼。換句話說,本來就靠吃海中微生物及小魚的大魚,還是得吃這樣的飼料,飼料的來源正是那些漁船捕捉到沒有人要吃的小魚,經加工後,用以餵養一般消費者喜食的大魚。一公斤的養殖鮭魚要吃掉兩公斤以上的小魚,才能長成;這對已經脆弱的海洋生態,反而造成更大的負擔,也再次耗竭低層食物鏈。

此外,養殖漁業不侷限於單一國家,而是全球供應鏈的問題。舉例來說,魚罐頭往往來自東南亞如泰國、印尼、越南等,這些代工廠的魚飼料來源,幾乎不可考,也就是說,很有可能是從底拖網、流刺網這種死亡之網下捕捉到的小魚。這樣的食品在全球市場販賣,英國的消費者很可能為了保護海洋,特地選養殖魚,反而栽入陷阱而不自知。

英國著名的 John West 鮪魚罐頭向來打著永續漁業的口號,吸引消費者購買;但其東南亞製造廠所用的魚飼料,正是黑心捕捉來的小魚。醜聞一爆發,大型英國超市皆拒絕讓 John West 的罐頭上架,直至 2016 年該公司拆除「永續海鮮」的包裝後,紛爭才告一段落。

那麼,「認證標章」有用嗎?

雖然「永續海鮮」的概念在英國已倡導多年,但落實到消費者市場的途徑仍相當有限。為了讓消費者安心,英國超市通常會標示出魚的來源及捕捉方式,這是目前購買永續海鮮最有效率的方法。不少國際性非營利機構如海洋管理協會(Marine Stewardship Council)、水資源管理協會(Aquaculture Stewardship Council)及海洋之友(Friend of the Sea)等,也都有核發永續海鮮的標章(如下圖)。

不過,通過認證的漁產,通常比市價貴上 10%,且跟肉類產品相比,魚的價格本就高一些,一般家庭是否能負擔認證後的飲食成本,也是一個問題。舉例來說,一公斤的鱈魚或鮭魚大約是 22-30 英鎊不等(新台幣約 900-1,200 元),其他較珍稀的魚種如龍利魚(Dover sole)及鮟鱇魚(Monk fish),一公斤要價 27-35 英鎊(新台幣約 1,100-1,500 元)。在經濟的壓迫下,不少人可能選食鮭魚或鮪魚罐頭,但此舉反而違背認證永續海鮮的初衷。

更深入來看,即便消費者願意多付一點錢,採買所謂的良心食材,目前國際上尚無具有絕對公信力的統一標章;即便是知名的海洋管理協會,也只是透過獨立的認證公司,核發證書給通過稽核的捕撈公司,而非認證每一條捕到的魚。因此海洋專家學者曾建議,認證標章不應寫「永續海鮮」,而應改成「來自永續漁業公司」,至於現有的標章是否有誤導消費者的嫌疑,國際有機超市龍頭 Whole Foods 的發言人雖公開支持認證標章,但他們也承認:「該制度未臻完美,仍有進步空間。」(a work in progress, not a work of perfection)。

海洋管理協會認證標章。圖/海洋管理協會網站

身為消費者,可以怎麼做?

實際上,在歐盟執委會的規定下,英國的漁產地來源及捕撈方式已相當公開透明了。只是「永續漁業」被納入全球供應鏈後,不再是單一國家或地區就能扭轉的問題,身為消費者的我們除了等待政府行動外,也應思考如何拿回控制權。

近年來環保團體提倡的消費者革命,已走出石化燃料為主的高汙染工業,擴及到一般民生日常用品。消費者買的不再只是產品本身,還考慮到附加價值跟形象。價格不再是驅動購買慾的唯一考量,消費者做決定的過程中還包含了社會責任與個人品牌再現。正如上例 John West 魚罐頭,食安嚴謹影響到公司的形象,也直接反映在消費量上。

那麼消費者該怎麼做呢?首先,購買任何魚產品時,主動詢問捕撈方式。這種土法煉鋼的方法,聽起來不怎麼有效,畢竟魚販說的天花亂墜,也難以追究真偽。但主動詢問會讓商家警覺到消費者喜好的改變,未來也更願意配合法規的變更。

其次,配合《好魚指南》,購買數量豐沛的品種,儘量吃當地盛產的海鮮,避免遠洋捕撈的進口海產。在英國,儘量少吃鱈魚及鮭魚,嘗試看看花枝跟淡菜;在台灣,竹筴魚及秋刀魚等洄游性魚種,是不錯的選擇。

以及,思考如何減少攝取動物性蛋白,無論是肉類還是魚類,在快速養殖的過程中,難免有用藥的問題,能否靠攝取不同的食物或蔬菜,取代大魚大肉的飲食,是永續飲食的一環。

最後,以行動支持漁夫!海中魚蝦數量減少是不爭的事實,市場價格未反應供不應求的狀況,顯示我們仍在靠超量捕撈來彌補消費市場。若能根據各人財務的狀況,堅奉「寧可吃得少,也要吃得好」的原則,採買明確標示出產地及捕撈方式的魚蝦,便能調整市場機制。個人消費習慣看似微小,但當一群消費者凝聚共識,就會對市場造成極大的震撼,或許從消費者端刺激捕撈業,遠比從法規端來限制更為有效!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Rocksweeper@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