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一個遭遇納粹大屠殺的女孩,擁有 Instagram?──一個社群帳號背後的歷史與爭議

如果一個遭遇納粹大屠殺的女孩,擁有 Instagram?──一個社群帳號背後的歷史與爭議

今年的 5 月 1 日日落至 2 日夜落(為希伯來曆的 27 Nisan)是以色列的「大屠殺紀念日」(Holocaust Remembrance Day),每逢此日,以色列都會舉國靜默兩分鐘,以悼念納粹大屠殺期間的 600 萬受害者外。

圖/截自 Instagram @eva.stories

如果大屠殺的受難者,也有 Instagram?

今年,民間有了新的紀念方式:由目前住在以色列的富商 Mati Kochavi 及其女兒 Maya ,推出了 Eva Stories 計畫──將納粹大屠殺的記憶,透過新的形式展現在世人面前:若一個遭遇納粹大屠殺的女孩擁有 Instagram,她的 Instagram 會是什麼樣子?

Instagram 中,Eva 的故事取材自其撰寫的 Eva Heymann 日記:她是個匈牙利的猶太女孩,1944 年 2 月 13 日,是她的13歲生日。也是在這一天,她開始撰寫她的日記,直到 5 月底為止。之後,她被送往奧許維茲集中營,未能生還。

她在日記中紀錄了當時猶太人的狀況:他們先是在生活中遭受著越來越多的限制、承受著當局各式各樣充滿歧視的舉措,最終被送往集中營。戰後,她的母親在故居發現了 Eva 的日記,將其整理、出版,但自己最終未能走出喪女之痛,選擇自我了結生命。

在數位時代裡,社群軟體不斷推陳出新,人們也不斷使用新的產品來記錄生活,在圖像、照片搭配簡短圖說愈來愈普及的現在,Instagram 如同新型態的日記。過去人們用文字記錄生活,如今人們更習慣於用照片、影像呈現生活、為生命留下紀錄。

為了向成長於數位時代的年輕一代,訴說納粹大屠殺的過往,Kochavi 父女將歷史結合科技,透過社群媒體,呈現 Eva 那 3 個月的生活:Eva Stories 的 Instagram 主頁上,呈現出一個最初對未來充滿希望的平凡女孩,卻因為種族的緣故,生活不斷遭受磨難,最終只能走向悲傷的終點。Eva 的生命永遠停留在 13 歲,沒有機會長大,完成自己成為新聞攝影師的夢想。

 
 
 
 
 
 
 
 
 
 
 
 
 

Eva.Stories Official Trailer

Eva(@eva.stories)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如何結合科技,對年輕人訴說歷史?

Eva Stories 的 Instagram 自從 4 月 17 日上線以來,至 5 月 6 日為止,已有約 160 萬的追蹤者,如此新穎的歷史敘事方式,確實得到不少關注,然而亦不乏批評的聲音:批評者認為,用這樣的方式來呈現大屠殺受害者的故事不太妥當,簡化了大屠殺背後的沉重,更罔顧受難者當時窘迫、缺乏資源的生存實境。

600 萬的大屠殺受害者,只是一個量化的數字,但背後卻都代表著一個個血肉之軀,是一段段真實的人生。他們多是平凡如你我,有著自己的夢想、人生的嚮往與期許,與家人共同過著簡單生活的人;然而卻因為遭逢納粹極端的種族觀,隨著戰爭的發展、納粹占領區的擴大,生長於歐洲的猶太人,不得不面臨了無數的苦難。這些折磨不僅僅是失去身而為人,應享有的各試權利,甚至包括了最最基本的生存權。

這段悲傷的過往在人類歷史上是沉重的課題,如何妥善的去面對、呈現、處理這段過去,是戰後 70 年間,相關機構與紀念館不斷努力的目標。如今,隨著倖存者的凋零、閱聽形式的變遷,歷史敘事也面對著多重挑戰──該怎麼向更年輕的一代訴說這段歷史、激發他們的認識歷史的動機?

筆者認為,敘述方式已不能單單只是用文字來呈現了,而應該善用社群媒體的多元與普及性,使歷史不單單存在於教科書中,而更廣為被大眾所知,開啟閱聽群眾認識過往、從中學習與思考的契機。

然而,如同此次將大屠殺受害者的日記,透過 Instagram 來呈現所引發的爭議──創新的方式下,如何避免其過度娛樂化,或著因社群媒體的形式,而過度簡化、遺失了面對過去傷痕,必須具備的嚴謹度,與對逝者的尊重?這對於所有相關單位(政府、紀念館等)而言,均是相當重要的課題。

執行編輯:張詠晴、陳慈晏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Instagram @eva.stories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