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飯店客人歧視的頭巾,卻是救人一命的「止血帶」!《失控危城》裡,小人物的敬業精神

被飯店客人歧視的頭巾,卻是救人一命的「止血帶」!《失控危城》裡,小人物的敬業精神

撰文:謝幸吟/讀者投書

真實事件改編而成的劇情片,一直是我最喜歡的電影類型之一,今年 3 月底在台灣首映的《失控危城》就是其中一部。英文片名《Hotel Mumbai》,直譯為《孟買飯店》,劇中以 2008 年 11 月印度金融中心孟買遭到連續恐怖攻擊為背景,但主要場景是泰姬陵酒店而非孟買飯店。

電影從 2008 年 11 月 26 日、10 名受過訓練、服從首領「公牛」的巴基斯坦青少年聖戰士搭船抵達孟買開始,青少年敏捷的動作與嚴肅的神情,對照安靜的港邊,有些突兀,這也是隨後 3 天連環恐攻的開端。

當晚,希瓦吉火車站、里帕洛咖啡廳、卡瑪醫院、奧布羅伊酒店、泰姬陵酒店等著名景點地標,紛紛傳出爆炸,驚慌失措的人群,四處竄逃,繁華的孟買市中心,瞬間淪為人間煉獄。直到 11 月 29 日印度政府宣告恐攻結束,3 天 3 夜,一共造成近 200 人死亡、300 多人受傷,是 2001 年紐約 911 事件後最慘烈的恐攻。

電影《失控危城》宣傳照。圖/IMDb

災難當頭,仍選擇「以客為尊」

人世間所有突如其來的變故,都讓所有人措手不及;生死交關之際,飯店員工如何面對?每一個決定都攸關人命,很難很難。透過導演安東尼馬拉斯的鏡頭,我們不只看見百年飯店承載的華麗與古典,還有在危難中的人性光輝。

毫無疑問地,《貧民百萬富翁》戴夫帕托(Del Patel)飾演的服務生阿爾郡(Arjun)、亞努潘卡爾(Anupam Kher)飾演的總主廚歐伯洛伊(Oberoi),角色刻劃與演技,都深深感動人心。恐怖攻擊發生時,兩人明明可以離開逃命卻選擇留下,照顧客人並協助警方,所展現的勇氣與智慧,是多數人得以獲救的關鍵。

其中,我最難忘的一個畫面,是當一名遭恐怖份子槍擊傷重的女子,血流如注時,阿爾郡自告奮勇要帶她離開飯店就醫。每一步離開飯店的路,兩人可能命喪槍下,女子更是危在旦夕,隨時恐怕失血過多而死。在樓梯間,阿爾郡拆下榮譽的頭巾,為女子的傷口再度包紮止血,只為增加客人多一份活下來的機會。

而電影稍早,先為這橋段舖了梗。一名女客人趾高氣昂指著阿爾郡的頭巾,「這讓我不舒服,拿下來」,阿爾郡解釋說,這是榮譽的象徵,他不會拆掉。在這間強調「客人就是神」的飯店,阿爾郡也不違背自己的信仰服儀,仍堅持綁著頭巾。

但救人第一的時刻,他打破自己內心的線,展現敬業的精神。前後的對照,更讓人看見他善良的心。

電影的最後一幕,也是阿爾郡,他的白色襯衫沾滿了血,當然沒有戴頭巾,因為他不曾卸下的頭巾,化身成為客人止血的工具。街上陽光依舊,但 72 小時之間已經人事全非,孟買被烙上深深的傷痛,500 多個家庭或鉅變或天人永隔。

這天阿爾郡回家的路上,陽光燦爛,照得衣服上的紅色血漬更明顯,熟悉的街道一樣的樹,卻有多少生死穿梭?進家門,妻子正為襁褓中的嬰兒洗澡,阿爾郡抱起孩子,父女倆額頭緊緊相碰,嬰兒露出白白肥肥的小手臂,無邪的眼神,加上幸運躲過死劫的重生喜悅,窄窄暗暗的屋子,瞬時充滿光亮。

同樣貧困的青年,不一樣的選擇

電影裡,有另一個讓人印象深刻的角色,是和阿爾郡一樣貧窮的年青人,聖戰士伊姆朗(Imran)。他是混入泰姬陵酒店的 4 名恐怖份子之一,槍戰中腳受了傷,後來被指派看守人質。

趁著空檔,他打電話回家給爸爸,「有人拿錢來家裡嗎?」父親說沒有,伊姆朗心裡失望,傷腿劇痛,淚水滴了下來。他為了改善家計,接受聖戰士訓練,卻感覺被騙了。但他年輕的生命已染血無數,只要「公牛」一聲令下,他就處決人質,而且要凌遲他們痛苦哀號到最後一刻。偶而伊姆朗有些掙扎,但多數時候他眼也不眨一下就下手了。

阿爾郡和伊姆朗,同樣年輕,同樣貧窮,一個賣命工作積極行善,一個不知真相盲從作惡,他們未來的日子可預見將大大不同,這是善與惡的鮮明對照。

電影《失控危城》劇照。圖/IMDb

願頭巾下的人道光輝,早日被看見

2008 年孟買連環恐攻,可以被視為印度和巴基斯坦數十年不斷衝突的一波高峰。而電影放映和真實世界的發展,似乎有著不可思議的巧合:

今年 2 月 14 日印度安全部隊,遭巴基斯坦恐怖組織「穆罕默德軍」自殺炸彈攻擊,造成 40 多人死亡;2 月 26 日,印度出動 12 台幻象戰機越過印巴邊界,空襲「穆罕默德軍」營地,宣稱殺死 300 多名印度恐怖份子;3 月紐西蘭發生紐國史上最嚴重的恐怖攻擊,奪走 49 條人命;4 月斯里蘭卡發生復活節恐攻一天 8 爆,造成 250 人死亡數百人受傷。

隨後,斯里蘭卡通過緊急法案,禁止任何人在公共場合用任何衣物遮掩面容,成為全球第 20個立法禁用面紗遮掩面容的國家。這則新聞,讓我想起《失控危城》的飯店服務生阿爾郡的頭巾。因為宗教或傳統的穿戴,如今被以安全理由強行禁止了,或為緊急人道救援而卸下了。不管為什麼原因而改變了外貎的妝扮,希望一直陰魂不散的歧視,也能早日被打破。
 
《關於作者》
謝幸吟,在報社電視台工作 19 年,不惑知命之間的四年半進入社會福利機構,跨領域的路笑淚交織。2019 己亥年 1 月重回媒體,感謝一切相知相遇一切安排。2016 年 12 月莫名其妙開始路跑。跑步修行的人生開始。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IMDb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