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疑/相信,是我的職責」:《假面飯店》裡,職人間的華麗競合

「懷疑/相信,是我的職責」:《假面飯店》裡,職人間的華麗競合

撰文:郭玟妤/讀者投書

醫療劇、法律劇、職場劇⋯⋯日本以「職業」作為戲劇主軸,將職人生活穿插於故事主線的影劇屢見不鮮。這樣的安排,除了藉此機會彰顯職人精神外,也能讓觀眾對不同專業有更近一步的認識。

「職人」在日文釋義中其實是「工匠」的意思,原先是用來指涉擁有特殊技藝的專業人士。時至今日,任何專精於自己從事的領域、表現傑出的佼佼者都能以「職人」稱之,所謂的「職人精神」便是指他們在專業上追求完美、堅守原則的態度。

戲劇對於「職人」的刻畫有篇幅限制,因此大多數作品只會以單一職業為中心,專注描繪該職人在專業上的信念。那麼,如果一個故事同時出現兩種職人,且彼此的專業互相衝突,劇情又會怎麼發展呢?

改編自東野圭吾的同名小說,電影《假面飯店》(Masquerade Hotel)便是一部探討職人間「競合關係」的作品。飯店人員與刑警,兩種擁有不同原則的專業人士,如何在「預謀兇案」中通力合作,共同保護客人的安全?

(以下影評含有部分劇情,請斟酌閱讀。)

當飯店裡的所有人都有嫌疑,面對客人時,到底該懷疑還是相信?圖/截自 Facebook

華麗飯店中的跨界合作

繼 3 件在東京發生的殺人案後,警方透過案發現場共同遺留的「謎樣暗號」,推測 3 起兇案為同一人所為,並解讀出兇手的預告訊息:未來 10 天內,東京都內的頂級飯店「柯迪希亞」將發生下一宗殺人慘案。

因此,警方決定請飯店方配合、潛入飯店進行臥底搜查,刑警新田浩介(木村拓哉飾)更被派任為櫃檯臥底,並由櫃檯人員山岸尚美(長澤雅美飾)擔任新田的指導員,希望藉此集中房客情報,抓住幕後黑手。

可惜的是,這樣的「跨界合作」卻不如想像中的順利。在執行任務前,新田的儀容和姿態便因「不修邊幅、態度傲慢」被山岸嚴厲糾正;縱使經過初步磨合後,兩人也因背道而馳的主張起了不少衝突。諸如:山岸不能容忍新田以犀利的眼光瞪視客人、新田無法理解山岸對客人予取予求的包容。

然而,隨著時間推移,南轅北轍的兩人逐漸理解雙方的價值觀與堅持,並開始欣賞彼此「身為專業人士」的卓越表現。

位於東京都內的頂級飯店柯迪希亞被預告為下一宗殺人事件的犯案地點。(圖片來源/截圖自《假面飯店》官方Twitter

「懷疑/相信,是我的職責」

即使化身為飯店人員,新田洞察事務的敏銳度絲毫不減,反而在服務業的柔軟和刑警的剛毅之間,表現得相得益彰。識破客人敲詐賠償金的詭計、看穿自稱視障的老婦其實不是盲人,又或者一眼便發現:寄送到飯店的包裹被人動過手腳;他也從不同客人的案例中,逐步推敲兇嫌的作案手法,挖掘出殺人案真相。種種事蹟凸顯新田作為刑警的優秀能力,卻也表明「懷疑」是他的行事依歸,對客人總是有所保留。

相反的,山岸事事以客為尊、盡全力服務飯店客人。縱使秉持著「賓至如歸」的理念,她也並非照單全收客人的要求,而是堅守著一定的限度,滿足客人的需要。為趕時間的客人客製「退房手續」服務、用和氣卻堅定的說詞,勸退可疑的來訪者等等,山岸隨機應變的能力著實令人欽佩。除此之外,「相信」也是她在專業上的堅持。就算顧客的行為詭異,山岸也不容許自己質疑客人別有企圖。這樣的職業精神,正是立基於「信任」的態度,而這也是飯店業的最高原則。

山岸曾經這麼告訴新田:「來飯店的人,其實是戴著名為客人這種面具的人。」客人投宿旅館的目的,是為了追求特殊的空間與招待,如同參加假面舞會一般,暫時逃離現實。因此,即便飯店人能看出客人的真實面貌,也必須尊重他的「假面」並盡力維護。

不過,這樣的信念卻和新田堅守的原則:揭穿所有假面,盡可能將真相攤在陽光下,相差了十萬八千里。飯店人和刑警水火不容的「工作理念」,使得山岸和新田的合作之路荊棘叢生,儘管兩者的最終目的皆是保護客人的安全。

山岸和新田因價值觀與行事原則的不同,在剛開始合作時引發不少衝突。(圖/映画.com

針鋒相對的信念,如何相輔相成

縱然新田和山岸在個性、背景、職業上可說是大相徑庭,兩人的搭擋確實帶動了職人精神及價值觀的交流,甚至將彼此交織進各自的生命。

經過幾天的飯店人訓練後,新田除了對飯店業務越發熟稔、開始自然而然地保持專業形象,原本率直火爆的個性也沈穩許多。其中改變最明顯的,是服務客人時「應對進退」的態度,尤其是面對房客栗原的時候──就算知道栗原故意找碴、把自己當出氣筒,新田仍沉住氣,冷靜應對各種誇張且極其不合理的刁難;最終使栗原心服口服,稱讚他這個「冒牌貨」是「專業優秀的飯店人員」。

同時,新田與柯迪希亞飯店的情感也愈發緊密,甚至無法認同警方在偵察有重大突破時,卻隱瞞飯店方案情發展的作為。電影中,新田和上司為此僵持不下,搞得長官最後撂下一句:「新田,你什麼時候變成飯店的人了?」便揚長而去。

另一方面,山岸也因為與新田共事,在心境上有很大的轉變。儘管電影因篇幅考量,稍微刪減這部分的敘述,但原著中山岸依照有限的線索,自行蒐集案情的相關資訊,並試著拼湊出殺人案的全貌,著實跨越了飯店人員和警方的界線。

此外,隨著案情發展越發詭譎,山岸不自覺地違背「飯店人原則」,對房客心生懷疑;而在最後,她即時指出形跡可疑的客人,也成為警方破案的關鍵。短短數日的相處,飯店人心中的刑警魂亦開始萌芽。

小說家與導演,貫穿作品的「職人精神」

說到《假面飯店》中的「職人」,除了刑警和飯店人之外,絕對不能不提作者東野圭吾、導演鈴木雅之在這部作品上發揮的「職人精神」。

緊湊的鋪陳、環環相扣的劇情,東野圭吾筆下的《假面飯店》不存在任何多餘的情節,一則則突發事件不僅為飯店增添人情味,最終皆能導流至兇殺案的主線劇情中,整體結構可說是非常縝密。此外,無論是作案、破案手法或人物設定的安排,其中的精巧構想也令人歎為觀止。

以影像方面而言,要將小說改編的作品「拍得好」其實存在一定的難度,鈴木雅之的《假面飯店》卻做到了。絕妙的鏡頭語言和美術設計,將柯迪希亞飯店的氣派、輝煌完整呈現於觀眾眼前,壯觀程度甚至超越文字的想像。電影大量運用的線條對比,以及人物於畫面進進出出的平衡,營造出飯店井井有條的秩序感;鏡頭中顏色、物件的運用,也都暗示著房客或飯店是否具潛在的危險,足見影像設計的精細巧思。

另外,編劇將文字說明「影像化」的絕佳功力,例如將連環殺人案的作案手法,轉化成簡單易懂的刀叉排列組合,也使得小說中艱澀的破案敘述,直截了當地在電影中呈現。《假面飯店》電影版不僅如實還原小說中的場景,亦立基於文字,建立有別於小說風格的「柯迪希亞飯店」。

電影中運用大量物件暗喻事情的發展,客房裡擺放的紙鎮亦是極具象徵性的符號。(圖/截自 《假面飯店》官方 Twitter

無論是《假面飯店》的原著讀者或電影觀眾,除了享受懸疑劇情和絢爛畫面外,在浸淫故事的同時,也變成了飯店的一員,目睹每日在柯迪希亞飯店發生的大小事。《假面飯店》就像一場大型盛宴,主辦人東野圭吾和鈴木雅之透過文字和鏡頭,邀請觀眾一同戴上面具,參與這場假面舞會。歡迎光臨,假面飯店。

《關於作者》
郭玟妤,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學生,《喀報》記者。
慢條斯理的急性子、走火入魔的日影痴、忙碌大學生一枚,還是個妄想東京的台灣女子。
2019年底開始要獨自一人在東京闖蕩,現在的目標是將東京這個國際級都市在半年內走透透,還有順利產出淺顯易懂又有趣的學士論文。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overblog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