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音樂劇《報童》:勞工打破規則,只為追求「人的尊嚴」

迪士尼音樂劇《報童》:勞工打破規則,只為追求「人的尊嚴」

《報童》(Newsies)是一部由迪士尼出版的音樂劇,改編自真實事件。故事背景設定於 1899 年的紐約,那時恰逢戰後,報紙的發行量下降,於是《世界報》的老闆普利策決定聯合其他報商,在毫無通知的情況下一起提高報紙的買入價,相當於變相剝削報童們的薪資。故事主要就在描述報童們因此發起大規模的工人罷工運動,與無良老闆們抗爭到底,導致整座紐約城停擺。

報童這個職業在台灣並不常見,但在美國當時的社會環境背景下,一部分的人卻是以此為生,而多數的報童都還是不識字的童工和流浪兒。這場讓整個紐約幾乎癱瘓的罷工活動,就是由這群孩子們開始的。一場小蝦米對抗大鯨魚一樣,看似不可能的任務,卻真的成功抵抗了老闆們的不合理要求。

「沒有人在意罷工的原因」

這讓我想到了華航罷工還有所有學生運動的開始,所訴求的主要內容都是公平與正義,所有人為了這個相同的立場和目標而團結一致。勞資雙方的權力關係實際上是處於不對等的情況,而成立工會的目的就是為了保障勞工安全、薪資、工作時數等等做為弱勢一方的基本權益,讓這種關係能夠盡量保持平等。

這讓我看到一個社會長期發展下來出現的問題,就是不論過了多長時間,資方壓榨勞工的事情永遠在不停發生,從未消失。例如中國最近引起過激烈討論的,某些老闆對於 996 工作制度的提倡(早上 9 點上班,晚上 9 點下班,一星期工作 6 天的工作制度)。更可怕的是,居然還是有人繼續支持這種不平等的制度,並視為理所當然。

但其實不只是中國,就連在台灣,很多人仍認為這樣的行為是可以接受的。然後告訴你,「要是不接受這樣的壓榨可以不要做,你不做還有其他人等著做。」形成了惡性循環。

在這部劇裡有一句話我印象很深刻,「沒有人在意罷工的原因。」多數人只在乎自身利益有沒有受到危害,例如罷工是否影響到交通的順暢因而導致上班遲到的可能,根本不關心之所以造成罷工行動背後的原因。

而一旦造成自身利益的損害,則反過來譴責這些為自己的權益做抗爭的勞工們。但這些質疑罷工行為的人,並沒有意識到,這些在第一線努力抵制不公的人,其實同時也是在為所有的勞工在爭取同樣的權益。

罷工的目的本來就是為了要造成社會在某方面的不便性,因為只有造成社會的不便才能夠引起大眾的討論,被人探索和知曉其背後的訴求,才有機會讓雇主聽到勞工的不滿,然後因此能夠有所回應。而那些質疑的聲音,清晰的反應了大眾對職場上所存在的壓榨及剝削,長期的忽視和沉默。

社會漠視不工,默許壓榨

更奇怪的是,甚至還有多數人以此為由,抨擊願意反抗這種不合理制度的人「玻璃心」、「爛草莓」和「承受不了壓力」。就算社會不斷在進步,仍然還有許多人對罷工的看法是「會吵的孩子有糖吃」,帶著一種貶低的意味。

我們的社會習慣於漠視不公,甚至不欣賞勇於為自己爭取權益的人。這樣病態的想法深根於許多人的腦袋裡,而且不只是雇主,甚至不少勞工都抱持著這種想法,大家容忍壓榨的存在並視為合理,這才是真正恐怖的地方。

大家默認及奉行這種規則,這些不合理的要求被某些光輝的口號所包裝,例如用「加班是一種熱愛工作的表現」這種過度吹捧的言語,去表揚那些被剝削的人,讓他們心甘情願地繼續犧牲。同時變相道德綁架了那些不願意接受不合理規則的人。

但事實上,這些抵抗不合理要求的勞工們並不是害怕辛苦,而是希望能有公平的交易,和與所付出的勞動相同的所得回報。勞工們所希望的是,資方需要尊重他們所擁有的基本權益,而不是將他們視作勞動機器。勞工們也是人,需要有自己的生活。

越在這種時候,才越是所有人應該不分職業的團結在一起的時候,只有所有人立場堅定地一起抵制不公,不合理的制度才有被糾正和修改的可能。

老闆只會問勞工,你們能幫他做甚麼,要求用最少的人力達到最高的效率,要 1 個人做 2 個人的工作然後給 1.5 人的薪資;但沒有人問老闆能為勞工做些甚麼、能帶來甚麼保障。

《報童》給我的感動與啟發

這部劇最讓我動容的地方,就在於所有人願意凝聚在一起,反抗較有權勢的那方。只是小部份一群人的聲音,或許還不足以從根本撼動長期積累下來的惡習,可是當所有人都挺身而出,無論職業是報童還是擦鞋匠、工廠工人,都願意發出自己的聲音、貢獻自己的一點力量,成為報童身後最強而有力的後援,這時所擁有的能量就是無法忽視的。

其中還有讓我記憶深刻的地方,在於報商老闆的兒女們,這些人作為既得利益者,他們同樣願意站出來一起抵制他們的父母,支持報童罷工,並幫助報童們將為什麼罷工的原因和理念傳播出去,聯合所有勞工一起團結起來抵抗不平等。

罷工行動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甚至是有風險的。只要有一個人退縮,這場運動就有很大的機率會失敗。罷工過程當中,還可能面臨到警察的打壓、他人的不諒解、工作被辭退以至於暫時沒有收入來源,造成生活困難等等問題。可是仍有人不畏風險,明知過程艱難還是願意往前衝,並相信只要堅持下去,問題就會被改正。

勞資關係之間應該要是平等的,不存在誰比誰低一等的情況。希望將來能有更多的人在碰到工作上被剝削的情形時,願意站出來發聲,勇敢的為自己的權利去抗爭,同時也讓更多人看見:有人正在為爭取自己的權利付出努力。在處於弱勢的情形下,只有大家同心協力站在同個陣營,讓更多的人聯合起來、讓所有人都意識到問題的存在,然後彼此互相幫助,才有改變現狀、改正不平等制度,避免同樣的事情再次發生的可能。

《報童》讓我相信不平等是真的有被修正的可能,因為它真實的發生且存在過。當有人認知到不合理的問題產生的時候,那就是需要被改變的時候。而我們所身處的社會也因這些改變,變得越來越進步,並且擁有更加完善、平等的制度,去保障每一個人民的權益。

 《關於作者》
張文婷
原就讀於文化大學大眾傳播系,後重考至元智大學應用外語系就讀。積極的悲觀主義者,平時愛好是宅在家看書和看各種影劇、電影,因為廢話比較多加上記憶力不好,所以看完東西一定要紀錄和寫心得,基本和世界上所有大學生沒甚麼兩樣。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主副圖皆取自 IMDb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