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牌中葡對照、公車中葡廣播──明明澳門遍地葡語,為甚麼只有 2.3% 人會講?

路牌中葡對照、公車中葡廣播──明明澳門遍地葡語,為甚麼只有 2.3% 人會講?

為何澳門人不用學葡文?話說以前曾在香港唸書,有同學知道我從澳門來後,第一句問的(竟)不是「哪裏的葡撻最正宗」,而是「為甚麼你說粵語、英語,而不是說葡語的?」

葡語是澳門的官方語言之一。在香港,中英兩種官方語言是基礎教育中的必修語言,在澳門卻不然。雖然澳門的街名都寫有葡文名字,巴士報站系統亦有葡語廣播,電視、電台均有葡文頻道,但根據澳門 2016 年的中期人口普查資料顯示,可使用葡萄牙語的人口只佔約 2.3%。

使用葡語的人數之少,漸漸開始出現影響窒礙澳門發展的隱憂。現在,根據國家及特區政府的政策,澳門的經濟發展方向之一是成為中國與葡語系國家之間的橋樑。但澳門葡語人口少,又怎支撐業界發展?較早前,澳門社會文化司司長帶了一團學生舞蹈團到葡國一電視節目表演,節目中主持問學生是否會葡語。司長在一旁不斷說:會的,會的,中間還有粵語翻譯,一眾學生則不知是害羞,還是聽不懂,全部默不作聲,結果只有一大膽的小女孩出了自己的外文名字。有關片段之後在網上瘋傳,網民莫不同情一班學生。

目前澳門一些學校有提供葡文課程,但並非全澳學校必須提供。一些學校則以興趣小組、課外活動的方式向有興趣的學生教授葡語。若要追本溯源,或要從澳門的歷史與教育體制開始說起。

圖/Shuttesrtock

學葡語誘因不足

19 世紀中、後期,隨着葡國本地教育發展對澳門官立教育的影響,澳門先後出現一些官辦的學校,逐漸打破教會的壟斷。根據 1890 年的政府刊物《澳門年鑒》,政府承認的學校包括一所「華童學習西洋文義學」。1910 年,葡國革命,澳門葡文教育亦有所革新,也為華童開辦的學習葡文的義學也演變成「中葡學校」(註1)

但那年頭政府畢竟沒甚麼「強制教育」的概念,一般華人家庭上學讀書並不是必然,加上不少本地居民依然傾向將子女送到中國人辦的學校,或是與他們較多互動的慈善教會。另一方面,1841 年香港開埠後令澳門經濟較之前失色許多,不少葡萄牙人都到香港的洋行謀生了,澳門最興旺的只剩賭館。在澳葡政府當官也不是常有空缺,那對澳門人來說,學葡語的誘因是甚麼?再說,在澳門,華人人口佔九成以上。澳葡政府即使有嘗試過打壓中文或粵語,似乎也沒怎樣成功。

到抗日戰爭後,澳門的官立教育也逐步恢復,政府在 50 年代初接受了曾在澳門避難的香港何東爵士的捐贈,成立了「官立何東中葡小學」男、女校各一所。另外,從(教會所辦的)澳門慈幼中學分別出葡童部,稱為葡光工業學校,與另一所葡人社團辦的、基本由公帑承擔的商業學校形成一個官立的教育系統。由於人數很少,持續半個世紀卻只佔全澳學生不足 10%(註2)

同時,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不少工會和行業公會也開始辦學,進一步壯大了澳門當時的私立學校。據澳門資深教育工作者劉羨冰所著的《澳門教育史》所述,「由於政府採取消極不管、不負責的態度,又造就了私校的自主性……」究竟有多消極?書中曾提到,「……到了 80 年代初,澳門學額不足問題已經顯示,到 80 年代中,不少學校的班級人數升至六七十人,但社會上仍有幾千學童找不到學位……」

雖然「積極不干預」私校,但事實上,80 年代中葡雙方在討論澳門治權移交時,澳葡政府也曾嘗試將葡文成為學校必修科目之一,只是最後都敵不過廣大的華人社團民意。劉羨冰在書中提到:「在義務教育方未制定期間,來自澳葡強烈要求在澳門留下文化語言影響的政策干擾,曾要求接受葡語教學作為交換條件,遭到全澳教育界的反對。經七年六次論爭,終於通過不強制教授葡語以及尊重私校自主的方案……」(註3)即私校可自行決定要否在課程中加入葡語課。

另一個澳門與香港(甚至很多地區)不同的地方是,澳門於 2017 年之前都沒有「統一考試」(註4)。學生高中畢業後,可以自由選擇參加自己喜歡的高等院校的入學試。例如想考澳門大學,就參加澳門大學的考試;若是想到英國升學,則投考英國的公開試,亦即修讀的科目與升學的志向有關,而這志向,並不一定需要修讀葡語。加上政府沒有設「統考」,學校不需要因為應付統考而開設葡語課。

可以想象,80 年代以葡語為主的國家除了葡國和巴西,就是非洲一帶。當時這些地方的經濟發展未如今天般機遇處處。就將來謀生考慮而言,多數考生考大學時,或家長為子女選學校時都不太看重葡語——即使一些土生葡人家庭也是如此。他們多較傾向選擇英語或數理教學優秀的學校,且隨着中國經濟改革開放,家長也較看重普通話。而澳門治權移交後,中文及葡文均是官方語言,故投考公務員時可選擇中文或葡文卷,葡語於是成為一個「加分」,並非必修。當然,若要在澳門從事法律工作,葡語流利與否則很重要,皆因為許多法律是多年前以葡語寫成,而大律師樓的主管多曾在葡國留學。

結果,造成了一代護照和身份證上都印了葡文、街道名稱和巴士(公車)報站系統也用葡文廣播(同時也有用粵語、普通話廣播)、但自己卻不會說葡文的澳門人。由於可使用葡萄牙語的人口只佔約 2.3%,在這「前葡國殖民地」上,英語成為了中、葡兩個社群的主要溝通語言之一。

不過事情逐漸改變。澳門葡文報章《今日澳門》5 月 8 日就報導,大部分人讀葡文學校的學生母語都不是葡語,全校 612 個學生,有 24 個國籍,除了葡籍外,也有中國人、菲律賓人及其他國籍人士。大約當政府不斷在說「澳門要成為中國與葡語系國家」的橋樑時,澳門人可始再次感受到葡語的重要性。而我私下懷疑,在保育及澳門歷史日漸受到關注的今日,大家也可能想學點葡文,好翻開以葡語寫成的史書,好好了解這城的另一面故事。關於這個,以後再慢慢跟大家分享。

圖/Shuttesrtock

註1:劉羨冰,《世紀留痕——二十世紀澳門教育大事誌》,2002 年。

註2,劉羨冰:《澳門教育史》,澳門:澳門出版協會,2007 年。

註3,同上。

註4,2017 年開始,澳門實行「四校聯考」,即想投考澳門大學、科技大學、理工學院、旅遊學院四所高等院校的學生需參加統一考試,科目包括中文、英文、葡文及數學,其中中文、英文和數學屬必考科目,葡語考試是否需要參加則視乎考生的目標學系要求。「四校聯考」考試成績獲中國大陸及台灣等多個地方承認。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Shuttesr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