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百萬人上街遊行、罷工、罷課⋯⋯那隔壁的澳門呢?

香港「反送中」百萬人上街遊行、罷工、罷課⋯⋯那隔壁的澳門呢?

香港「反送中」事件引起國際關注。儘管 6 月 9 日有一百多萬名市民上街抗議,但香港政府依然無視市民發出的怒吼,堅持於 6 月 12 日在立法會恢復二讀辯論。不少香港市民已在網上呼籲當日以各種方式罷市、罷工,甚至罷課。鄰埠澳門也有中小企業響應支持,宣佈於周三當日休息。

同為特別行政區,港澳兩地唇齒相依。「今日澳門,明日香港」是港澳人不時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澳門一直被視為「更聽話」的特區,也是「一國兩制的成功典範」,早於 2009 年就率先完成了《基本法》第 23 條立法,制定了《維護國家安全法》 ,其中包括第一條叛國罪、第二條分裂國家罪、第三條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等等……(香港於 2003 年曾嘗試立法,最終引發 50 萬人上街抗議,至今仍未就 23 條再談立法)

澳門有逃犯條例嗎?

2015 年冬天,香港發生銅鑼灣書店老闆失蹤事件,澳門以「法外」途徑將中國通緝犯移交大陸也並非從未發生。2016 年 2 月,香港《南華早報》爆出澳門警方於 2007 年 至 2015 年間曾三度經「法外」途徑將中國通緝犯移交至當局。根據終院判辭,三人均被指在中國大陸觸犯經濟犯罪。其中兩名是香港永久居民,都是由家人向終院申請人身保護令,要求司警局放人。在司警和檢察院極速處理下,涉案者在被截獲後翌日或隔日已被送返中國大陸,即使在中國與澳門間沒有就移交逃犯協議,澳門終審法院因此裁定移交不合法,但已經太遲。

2015 年,澳門政府也曾一度表示將與中港兩地簽署新的《刑事司法互助協議》,就移交囚犯/逃犯有新的安排,但具體條文當局一直未有公佈。當時就有社會聲音憂慮人權會否受到衝擊,將來未有觸犯港澳法律的人,會否透過新機制被移交到中國受審甚至判刑。

同年 11 月,到瑞士日內瓦出席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會議的新澳門學社時任副理事長周庭希引述中國代表團會上發言指,港澳不是《禁止酷刑公約》的獨立締約國,移交囚犯協議是「一國之內的事」,意味國際公約也管不到。對方更指「中國沒有政治犯」、犯人在獄中的合法權利已得到保障。周庭希憂慮,中國剛通過新《國家安全法》,加上新的移交協議等同「雙劍合璧」,開了一扇門可能令中國法律變相延伸至澳門特區,「一國兩制」將面臨衝擊。

而到了 2015 年 12 月,澳門政府宣佈向立法會提交《區際刑事司法協助法》法案,只是該法案後來離奇地被政府「主動撤回」。澳門行政法務司司長陳海帆當時解釋,澳門一直與內地和香港商討刑事司法互助協議,惟三地法律體系差異相當大,特區政府須顧及區際間的協商安排,也要維持自身法律制度的完整性,協商工作有一定難度,所需時間亦較預期中長。由於協議尚未進入最後階段,故決定調整澳門內部立法工作的策略和進度。當局之後會再提交新法案,相信會更符合立法原則、更具操作性。

而法案內容一直成謎,只能從當年行政會介紹法案的有關報導了解。那時候,新澳門學社時任副理事長周庭希就曾於記者會上表示,雖然特區政府強調新法會跟隨國際標準,但一日未見到具體行文,依然令人憂慮法案會否設有「例外條款」,打開一個令中國法律變相延伸到澳門的缺口。並指出,澳門已就《基本法》23 條立法,中國經常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控告維權律師,慣以「維護國家安全之名實行政治迫害」,擔心如將來新法打開一個潛在缺口,一旦有澳門居民在內地觸犯涉及軍事或危害國防利益等罪行時,便有可能被移送至內地受審。

雖然當時法案被撤,但澳門立法議員蘇嘉豪直言,若果今次香港強行通過修改《逃犯條例》,可預見澳門將很快跟上。

若重提「逃犯條例」,對人權的衝擊勢必更大

事實上,因着香港《逃犯條例》的激烈爭議,澳門一些立法議員及法律工作者亦關注澳門會否跟從。例如屬建制陣營的立法議員梁孫旭就於 4 月時的書面質詢中提出,政府現時有否計劃重提《區際刑事司法協助法》法案?政府當日撤回《區際刑事司法協助法》,目前有何方向解决當日所存在的問題?澳門律師公會會長華年達就表示,現時澳門政府未有就移交逃犯提案,律師公會亦未必會接受,但現時澳門談及有關議題仍言之尚早,會先繼續留意香港情況,又認同「澳人澳審」的可行性。

現在於英國修讀人權法碩士的周庭希接受澳門媒體訪問時表示,若當局重提《區際刑事司法協助法》,對人權的衝擊勢必更大。他又以 2015 年 7 月前廣州市新塘鎮大敦村原黨支部書記吳權深被澳門撤銷居留權、並遣返中國被拘一事為例:即使一個人取得澳門的非永久居民資格,當局仍可以透過撤銷其居留權,並將其遞解出境,藉此移交予中國大陸。當時吳權深所面對的是貪污的指控,而貪污罪在中國大陸最高可以面臨死刑。

周庭希說,「在《國際人權公約》下,若你明知一名罪犯被移交後可能面對死刑或酷刑風險時是不能移交的,故此吳權深案很明顯是違反國際法。從聯合國的角度來看,無論是澳門與香港或大陸之間的逃犯移交,都應適用國際標準,但中國對此提出反對,指一國之內的逃犯移交是不適用於國際標準的。

這一天,只要是人,絕無認命噤聲的理由

香港 9 日百萬人上街遊行之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對此表示,中央政府會繼續堅定支持特區政府修例,亦堅決反對外部勢力干預香港立法事務的錯誤言行。顯然,香港政府今次有中央「撐腰」,只要立法會夠票,法案便會通過。而現在香港親政府的政黨已表態支持修例。

下一個會否輪到澳門?有人認為,以澳門的民情,若政府要通過條例,遇到的反彈肯定比香港少得多。事實或許如此,但今次香港的反抗亦感動了不少澳門人。除了響應罷市外,不少澳門人自發到香港參與周日的遊行。而港府乃至中央政府在公眾激烈反對下仍強行要通過條例,即使成功,也不免令香港以及澳門居民對「一國兩制」的信心再次受到巨大打擊。

有聲音質疑,即使一百萬人上街亦未能改變中共中央與港府修例的決定,短短幾天臨時發起的零星罷工罷市又怎能動搖這結果分毫?Maybe, but so what ? 自由從不是天跌下來的麵包。正如改編自"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的粵語歌《問誰未發聲》其中一句歌詞:「無人有權沉默/看著萬家燈火變了色」。這一天,只要是人,絕無認命噤聲的理由。

執行、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