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別人說,不如親自體驗!」我的澳洲打工渡假之旅,和人們說的完全不同!

「聽別人說,不如親自體驗!」我的澳洲打工渡假之旅,和人們說的完全不同!

前幾天,在找以前的照片,發現還是在澳洲的那一年,笑得最開心、活得最燦爛。這幾年的人生,因為那場旅行起了很大的變化。朋友跟我說,你到底為什麼會變這麼多?我也有很多朋友去澳打,都沒有感覺像你這麼強烈。其實我的個性沒什麼變,倒是想法變了很多。

我常常跟朋友說,那一年在我的生命中給了太多震撼彈、太多資訊以及太多的問題,以至於我到現在都還在消化它。

聽別人說,不如自己體會

「工作有夠難找的,根本活不下去」、「到處都是台灣人,去幹嘛?」、「我朋友去澳打,回來根本沒存到錢,只會抱怨」、「他被騙做了很多苦工,一個多月就回台灣了」⋯⋯這些年,關於澳洲打工的資訊爆炸,而以上這些,可以是真的,也可以是假的──意思是,別人遇到的,你不一定遇到;別人沒遇到的,說不定就被你遇上了。

在台灣接收到的訊息,誰的朋友、誰的小孩、誰誰誰也去過澳洲,所有對澳洲的想像,都跟我實際去過後天差地遠。澳洲是台灣的 200 倍大,人口數幾乎跟台灣差不多。即使在澳洲待了兩三甚至 10 年,也很難以一句話或一個人的經驗,概括澳洲生活的全部。

「我從來沒有遇到過台灣人」,一個已經在澳洲待第 2 年的德國男生告訴我,那年光是核發澳洲打工度假的台灣人就有 22 萬人,他卻沒有遇到半個。

這件事也讓我對於未來遇到的很多事,都抱持懷疑與思辯的態度。歐洲的治安真的很差嗎?我唯一一次被偷過東西是在台北。歐洲真的很貴!我在南歐的消費比在台灣還低。香港只有高樓大廈?在香港時,我每個週末都去爬山或去海邊曬太陽。清邁不是很落後嗎?我看到的卻是國際化與先進舒適的居住環境。

有的時候實在很難相信,刻板印象是如何帶給別人選擇的可能,也有可能同一件事,帶給你或帶給別人的感受是多麽不同。我朋友永遠無法理解,我在什麼都沒有的鄉鎮、國家公園,怎麼可以過得這麼快樂?我想,這就是世界充滿魅力的地方吧。

沒有體會過,心中就沒有答案。

換個位置,才看得清

「你有資訊碩士學歷!?」我房東抓著我的履歷,對著我無可置信地尖叫,「你拿著這個學歷去找什麼餐廳服務生啊!!!」

我笑她反應也太大了,我如果都要做一樣的事,來澳洲幹嘛?我來就不想坐在電腦前啊。「你知不知道你可以在這裡賺多少錢啊!」這些對於當時的我來說,實在可笑,我那年剛畢業,只想揮霍青春,在平凡的人生留下點故事,但絕不是我能想像得到的那種。

雖然不是沒有打過工,甚至在求學階段,可以說是打了無數的工。但是全職打工倒還是第一次,而這次經驗也讓我驚訝。

「哎呀,這個女孩識字!」我以為我聽錯了,看向說話的人,為什麼他們會覺得我不識字,是從我聽不懂他們的語言來判斷的嗎?而這件事的發生,是在離西澳第一大城伯斯才一個多小時車程的鎮裡。

移民、移工對他們來說,都不太懂他們的語言,甚至會帶有歧視的意味。「你聽不懂,是因為他們並不是說著正統的英文。」其中一個客人這樣告訴我,「但是他們卻以為是你沒受教育。」雖說這件事,不至於讓我感到自卑或生氣,反倒是讓我驚訝於,人們對於同樣是認真工作但處在不同位階的人,能夠有多少誤解。

我也遇到過離譜的客人刁難發火、一個澳洲大叔跟我求婚,對我說這樣你就不用工作了、客人認真告訴我,妳長這麼漂亮可以做「賺得比較多」的工作、被同樣是服務生的英國人歧視,叫我不准跟客人說話,因為怕我英文不好點錯餐──如果不是因為這些工作,我可能永遠看不到一個服務生,能夠受到多少源於人性的挫折、面臨多少被低估的考驗。

「你看得很清楚,一個人的涵養跟他身上穿的、他的工作頭銜、他賺多少錢,都沒有太大的關係,你看得出來,他們沉浸在物質的泡泡裡、或是他們對生活的不滿意想發洩在你身上,或是即使有些人不說話、穿著髒兮兮的工作服、但就是會出手幫助你。處在這個位置,你看得清清楚楚。」曾經在杜拜餐廳工作過一年的法國情侶說。

你看得清,人性的醜惡、你認的出那些心存善念的人。

而真正幫助過我的,都不是擁有資源的那些人。

旅途中真正幫助過我的,都不是擁有資源的那些人。圖/Jessie 提供

公路旅行,撿垃圾吃

「為什麼我們要去翻垃圾桶?」我跟著這群歐洲人,跑到超市後面的大垃圾桶。「噓~你來就知道了。」「而且還要偷偷摸摸?去翻垃圾桶會被抓嗎?」

兩個男生,趴在大垃圾桶邊,邊討論邊把東西拿給我跟另一個法國女生。「Jessie 你過來」因為我比較矮小,他們幫我爬上去,「你看這垃圾桶裡,有多少好東西?」我嚇了一大跳,滿滿的麵包、全新的餅乾、還能吃的水果。

「怎麼樣?你覺得丟臉嗎?」
「我只是不懂,我們可以買啊?這些不會吃壞肚子嗎?而且還會被抓嗎?垃圾桶上有鐵鍊拴著。」
「你相信我,你絕對不會吃壞肚子。」

這群歐洲人,開始跟我解釋,超市把還可以吃的食物,丟到垃圾桶裡,因為他們已經醜了、不好看了,沒有人會買,沒有人買,他們就賺不了錢,所以他們把這些還能吃的食物丟掉。但是我們這種人,就是會去挖出來,但他們就是想要我們走進去超市買,所以才會用鐵鍊拴住──你覺得合理嗎?浪費食物還不准別人拿。

這個翻垃圾經驗,實在的衝擊我長久以來的認知。這個社會上教我的事,我突然都感到困惑。撿垃圾代表是窮人嗎?吃過期的食物,會吃壞肚子?沒錢只能餓肚子?

這些垃圾桶食物,支持了我們幾乎一個月的公路旅行,只要看到垃圾桶我們就會去翻,有時候找到的東西簡直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完好如初的蘋果、還在保存期限內的雞肉、一堆罐頭、麵包。

後來我才知道,這叫 dumpster diving,有個美國人因為這樣在美國不花錢旅行,他在他的部落格寫道:雖然很丟臉,但是在美國,我們丟掉的食物都足夠供給另外一個美國了。這代表我們把將近半數生產出來的食物都給丟掉了。我曾親身在超市後方的垃圾桶,發現幾乎要滿出來的完好食物。我甚至可以挑嘴的從垃圾桶裡選擇我想吃的食物。在美國,我已經吃過 500 多個垃圾桶內的食物了,而從未生病過。

從那時,到現在,我已經習慣去超市就先找過期、特價的、長得比較醜的食物買,只因為他們被淘汰的機率比較高,朋友曾經傻眼地告訴我,「我從來沒見過像你這種過期食物愛好者,you kill me!」但這幾年來,我從來沒有因為吃過期食物而生病過。

在台灣或香港,垃圾桶都是在超市裡面的,也不是每個人都能去垃圾桶翻食物。但還是有人在拯救被浪費的食物。台中的明日餐廳用剩食煮出佳餚、香港甚至有間超市專賣已經過了最佳食用日期,但還沒超過保存期限的綠惜超市 green price。我很常去撿寶,除了價格便宜外,還能拯救要被丟棄的食物。

「如果你把世界看成一個很巨大的台灣,你可以在世界上任何地方工作、生活。」圖/Jessie 提供

我的心裡,有張世界地圖

「如果你把世界看成一個很巨大的台灣,你可以在世界上任何地方工作、生活。」在澳洲工作時的老闆跟我說。雖然這句話不適用在任何國家的人,我很珍惜也很幸運擁有選擇的權利,之後往歐洲旅行時,這句話不時在我內心發酵。

而當時的我,的確是在澳洲工作,仔細回想,直接給予年輕人工作簽證這件事,是多麽的不可思議。他給了我生活不同的可能性與想像。接著我才開始在各地投履歷,落腳於香港一年多,到今年在清邁旅居,而接下來人生的旅途中,我的心中都有一張世界地圖,不斷地擴大自己的生活圈,與原本只侷限於台灣的認知。

澳洲打工度假,4 年前帶給我的是一個機會,一個勇於走出舒適圈、一個開啟人生另一種可能的機會。直到現在,我仍然相信那是我人生中做過最正確的決定。

執行、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Jessie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