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的另一種選擇」,數位游牧到清邁:「現實並不總是美麗,仍願繼續浪漫下去」

「生活的另一種選擇」,數位游牧到清邁:「現實並不總是美麗,仍願繼續浪漫下去」

轉眼間在清邁待了 5 個多禮拜,當初在台中待得有點發慌,「跑到清邁去生活」的想法,突然間因為跟朋友閒聊而跑到我的腦中。

清邁因為有大量的「數位遊牧民族」,所以短期租屋盛行,到處都是咖啡廳與共同工作空間,也因為在當地生活的低物價,吸引了很多外國人來這裡創業、遠距工作──對啊,為什麼不呢?有了這個念頭之後,我上網找了清邁的月租屋、比較與台中的物價,並把在台中的租屋退了、簽證辦了,毅然訂下廉價機票,出發前往清邁。

圖/Jessie 提供

生活負擔減少,開始思考「所為何來」?

在清邁的低物價,讓生活的某些方面變得很容易,比如說:我第一個月的房租是 5,700 泰銖,大約也是 5,700 台幣(新台幣與泰銖的匯率大約是一比一,以下讀者們可自行類推),租到的是一間很新的套房,附冷氣、冰箱之外,還有專人每週一次打掃;離市區大約是騎機車 15 分鐘的距離。第二個月是 3,900 泰銖的租屋,有共用廚房,一樓又有工作區域可以跟住戶交流。

一杯坐在網美咖啡廳的咖啡價錢,是 50-60 泰銖,一餐當地餐廳的泰式料理平均是 40-90 泰銖,有時候還會幸運吃到 35 泰銖的咖哩飯。

對我來說,低物價的最大益處是──在不綁約的狀況下,我付了一個月 3,000 泰銖無限制堂數的瑜伽課。那天意外路過的瑜伽教室,眼見裡面沒有太華麗的裝潢、沒有澡間,但是有相當高品質的瑜伽教學,而且教室採小班制,我上過最多人的課,只有大約 12 位學生、最少人的課是 2 個人(包含我自己),所以老師會花很多時間幫你矯正姿勢。

瑜伽教室的錢,是除了旅行外,我自覺花過最有價值的錢。長期跟著 Youtube 或是參加健身房的瑜伽課,所有的姿勢錯誤,這時才被一堂實體課給矯正過來。每天去上瑜伽,甚至讓我去按摩時都無感,長期左腳底板因為姿勢不良而引發的疼痛,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第一個月因為我一直去咖啡廳工作,也有很多朋友來找我玩,生活費大約是 1 萬 5 千元上下,換房子後,預估這個月的生活費將低於 1 萬元台幣──看起來過得「很爽」,是嗎?

其實在清邁,如果你打定主意「想要花錢」,還是可以花到很誇張的──租屋可以租到 1 個月 2 萬多的高級住宅、每餐吃個一兩百塊也不是難事;雖然物價低,但是誘惑不少,舊城區的物價又比外郊高一些。所以,也是聽說過不少人帶著數外遊牧民族的夢來到這裡,最後玩樂過頭,把錢花光回家的。究竟要來這裡玩樂、抑或是來這裡生活,完全取決於個人。

原本就是獨立接網站設計案的我,因為一些私人因素,中間空了一陣子。但即使在空檔的時候,我每天都還是會去咖啡廳或是共同工作室做作品集、學新的技術。在這裡,可以深刻意識到大家都專注在自己的工作、創業、或是接案,讓我也開始思考在清邁的這 2 個月,應該要完成些什麼、帶走些什麼,每天都埋頭認真的思考與學習。

圖/Jessie 提供

從別人眼中的驚艷,學會肯定自己

一直以來,總覺得自己有所不足──寫部落格達不到自己期望、旅行經驗也沒有那些已經流浪多年的人多、工作經驗不足、技術還不夠等等。

與不同的人接觸、與他們溝通、大聲的說出自己想做的事、想完成的事,卻意外地受到鼓舞。記得一次在一個活動中,說出自己是網站工程師時,主持人問,你是用 wordpress 還是 space square 呢?我答,我是從資料庫到 API 再到前端都做的「全端工程師」,結果引起在場人們的一聲驚呼,我這才意識到自己會的不少,連 wordpress 也做得很有心得。

過去,因為一直都抱持著什麼都試試看的心情學習,雖然不是樣樣精通,默默的也會了很多技能。「其實會的事情很多,才能生存。」朋友 D 這樣告訴我。

跟在公司受雇於人時,大多專注在追求技術不同,我腦中要一直想的,是客戶的成本、網站目的、行銷方式、給客戶建議,最近甚至連以前在碩班做的文字探勘,都可能有了實行的機會。我漸漸明白:沒有一條路是白走的。

而在這裡的遊牧者們,遇到過的問題也大同小異:都曾自我懷疑、煩惱收入與事業,但是卻都帶著同樣的理想繼續往前進。最有趣的是,我們看到別人的作品都是大力讚賞、看自己的卻是東挑西揀──意識到這點,讓我開始練習肯定自己,每天對自己唸三遍:「我很好、這樣很棒、繼續進步」。

圖/Jessie 提供

與擁有相同目標的人,嘗試「另一種生活」

很久之前看了一部 TED 影片「史考特.丁斯莫爾: 怎麼尋找你熱愛的工作?」,片中傳達了一個重要的觀念,就是「去跟與你有相同目標的人在一起,因為你會相信、這一切是辦得到的。」

在這裡,你說你在「線上工作」一點都不突兀,因為除了觀光客之外,幾乎這裡的每一個外國人都是如此──有的寫文案、部落格、有的寫程式、做設計、教英文、擔任旅遊作家,甚至還有在線上進行心理治療的治療師,也因此,沒有一個人會帶著懷疑的眼光對你說,「這樣有比在辦公室賺得多嗎?」因為這不是目的,目的是,生活的另一種選擇。

談到人們對數位游牧的偏見,自然也包括過度美好的想像:近幾年也很常看到那種在沙灘邊拿著筆電工作的照片,賣的是一個數位遊牧民族的美好想像。但說實話,誰去了海邊還想拿電腦工作啊?又熱又反光、網路也不知道穩不穩、還要看著別人跳下去玩水,自己卻在工作,神經病嗎?

沒有,沒有什麼太過度的美麗,要自我行銷、要面對刁鑽的客戶、要跟同夥的吵架、要在技術與成本間取捨、要找案子、要面對沒案子時的焦慮。有時候也想說回去辦公室更容易些,但是很多時候,會想著不試試看、不給自己一個機會,怎麼知道喜不喜歡?怎麼知道原來也有別種生活方式?

圖/Jessie 提供

練習孤獨,持續探索

一個人隻身到陌生的城市,沒有半個認識的人很正常。雖說以前到香港、澳洲、歐洲旅行時,也是隻身一人,但是有工作、或是在旅行時,跟現在又是完全不同的狀況。

以往總是住在背包客棧與旅人交流,現在則是自己一個人住,要去參加活動才能認識人,一整天沒說什麼話的時間很多,但是也因為專注而有所成長,因為孤獨而自我發掘,慢慢從零開始建立交友圈,也是一種練習。

現在因為住的地方有了個交誼廳,跟別人交流的機會變多了,想要一個人專注時,帶著電腦到房間或咖啡廳;想要聊天與休息時,再到交誼廳找朋友,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好的平衡。

這樣的生活,與旅行時不同,沒有了尋找體驗的刺激、沒有狂歡氣氛、沒有必去的景點,有的是巷口小吃攤老闆娘的親切、在咖啡廳坐一下午的寧靜、對著周遭的人說明天見、瑜伽教室一開門,老師的那句「沙挖滴卡,Jessie」。

乍聽之下,到清邁去 2 個月似乎荒唐而不實際,但我願意一直對生活無藥可救的浪漫下去。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Jessie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