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職場的「超級正能量循環」,竟讓我忘記被批評、感激受肯定

美國職場的「超級正能量循環」,竟讓我忘記被批評、感激受肯定

剛到美國時,聽公司那幾個大老闆批評別人或是表達反對意見時,覺得簡直就是門藝術。

有次我跟大老闆報告提案,一對一的關門會議中,大老闆拿著提案仔細研讀,然後有條不紊地說:「這個 A 點我認為和主題相關性不高,你把它拿掉、B 點請你回頭多做些研究,把文字補得充實些、C 點我在這份提案裡面沒看到,但是我認為他對提案有幫助,你把它加進來、D 點和現有的法規命令相衝突,你回去想一個折衷方案……」整場會議氣氛非常融洽,大老闆也不忘對我噓寒問暖。

會議結束後,我帶著愉快的心情踏出會議室,走了幾步之後想一想覺得不對,把我那份提案拿起來一看才發現:照著大老闆的評論,我其實整篇提案是要重做的──大老闆把我的提案整篇打槍,而且還是在一片和樂融融的氣氛中完成的,我竟渾然未覺!而且厲害的是,大老闆的評論一點也不馬虎,有條有理的指示了我應該改進的方向,我察覺到的當下是又驚訝又佩服。

批評的藝術:言之有物而非草率反駁

台灣的學校教育,從小教導我們要「以和為貴」、「溫良恭儉讓」、「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也因此學校教育不推崇衝突和批判性思考。人到了美國要說英文,更是不知道怎麼適當地表達反對意見。我看到很多亞洲人到了美國職場,因為不敢表達反對意見而被埋沒;也看到很多人,雖然勇敢地說出了意見,但是卻因為表達方式不適當,而在不自知的情況下招來反感。

事實上,美國人很常直接地提出反對意見及批評,但是他們直接得很「委婉」、直接得很「有禮」,這些表達的眉角藏在字裡行間,常常被初到美國的新移民所忽略。

經過這些年在美國職場的實際體驗,我歸納出,要想適當表達反對意見、提供建設性的批評(Constructive Criticism),必須掌握四大原則:

一、在對方心中,你的言談內容已經是負面的了,所以我們可以利用正面的非語言表現去「中和」言談本身的負面觀感。如果我們緊皺眉頭、雙手插胸、並且用不耐煩的語氣表達我們的反對,常常因為負面訊息過於強烈招致反感。

二、表達反對意見要言之有物、言之有理地解釋為何反對,而不是丟下一句 " No " 就草草句點。

三、表達語氣不要加快、音調不要提高,以免給人煽風點火的感覺。

四、表達內容要就事論事、對事不對人、避免人身攻擊,因此選詞用字很重要。

在美國職場,我更常聽到人們利用真誠、大方、具體的讚賞鼓勵對方前進。圖/Shutterstock

讚賞的魔力:當面公開的肯定,更能激發動力

除了批評的藝術,我在美國職場也見識到讚賞的魔力。

來到美國第 3 個月的一天下午,整個團隊聚在會議室裡埋首工作,老闆叫了一聲我的名字,然後大聲說「Hey Wen,我想要讓你知道,我認為你這份估價報告做得非常出色。」

聽到老闆大方稱讚的我好像觸電一樣,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回應──剛到美國的前 3 個月,我還在努力適應完全不同的文化和語言、每天使盡渾身解術也只能勉強越過及格線,所以一直沒有得到任何正面肯定。

即使赴美之前,在台灣的我是辦公室裡績效第一的全明星,也幾乎沒有人會當面稱讚我。所以當美國老闆在大家面前大方稱讚我的時候,我一時間竟然呆住了。回過神後趕緊說了聲「謝謝」,表面假裝鎮定,心裡是波濤洶湧、滿滿的感激。

回想自己的成長經歷,來自家裡父母或學校老師的評論多半是負面的,一開口最常說的總是「哪裡做得不好」或是「哪裡應該可以做得更好」。公司上司不開口沒事,一開口就是有麻煩了、要加班了。但是在美國職場,我更常聽到人們利用真誠、大方、具體的讚賞鼓勵對方前進。

來美國的第 3 個月接受到當時老闆大方具體的稱讚後,從此對他交付的任務,我總是全力以赴,決心不讓對方失望。當時自己也默默下了決心,未來的我要延續這樣的正面力量,帶領下屬前進。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Wen 提供、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