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美國職場,遭下屬控種族歧視──人資尷尬:「其實亞裔的你,比黑人的她更弱勢」

我在美國職場,遭下屬控種族歧視──人資尷尬:「其實亞裔的你,比黑人的她更弱勢」

常看到美劇電影裡面,演到有人被「閃電開除」的場景:老闆一句「你被開除了」之後,下屬只能捧著一個紙箱、在警衛陪同下快閃走人,連和同事說再見的機會都沒有。

電影演得沒有錯,只是沒有演完全程──事實是:每一個開除案件、每一句「你被開除了」的背後,通常是一段漫長的案件醞釀過程。美國企業常常存在強大的工會,被開除的員工若覺得開除理由不公,可以請工會介入調查,甚至訴諸法律。

資方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通常會要求主管在決定開除員工前,要明確向員工傳達其表現不良的地方並要求改進,同時詳細紀錄該名員工表現失當的細節。一段時日後,當資方認為蒐集到足夠表現不良的證據,才會正式開除該員工,這時若員工不服,資方可以拿出詳細的表現不良紀錄當作佐證。

第一次開除員工,就招來「委員會」關注

成為主管後,我的「第一次」很快就來了──團隊裡有個下屬 A 女表現不佳,讓我頭痛不已。與人資主管討論以後,我開始醞釀我的案件:我開始詳細記錄 A 女的表現不良細節。

由於 A 女的表現實在太差,我很快就搜集到一籮筐的表現失當紀錄,然後快刀斬亂麻的開除了A女。原以為事情可以就此落幕,結果不久後,我就收到人資主管的來信:A 女控訴我開除不公,但是人資主管不願說明 A 女的控訴原因,只說公司已經組成委員會處理這個案件。

聽到「委員會」三個字我就知道事情不妙,但是我實在想不通 A 女能夠用什麼理由控訴我,還搞得公司要成立委員會來處理?

近幾年來,美國社會的許多場景中,「最弱勢族群」的頭銜落到新移民身上,而新移民的一大組成,就是來自亞洲的我們。圖/Shutterstock

被控訴的理由,讓全場尷尬不已

不久後我得到通知:委員會要 A 女的所有主管們出席討論。我在會議室外見到 A 女的另一名主管,是個中國人,我們在門外相視苦笑了一下,對方也納悶為什麼被控訴。我們一起走進會議室,一進門,席上的幾名委員沒有說話,但卻露出尷尬、困惑的表情。

討論開始後我才知道我們被控訴的原因:A 女是黑人,她控訴我們因為種族歧視,而在她任職時給予差別待遇、並且歧視她的黑人身份,進而藉口開除她。

控訴內容一公佈,我立刻明白當時幾名委員一看到我們時,臉上那尷尬表情所代表的不可明言的含義:在美國,歐裔白人對黑人的歧視是歷史的陰影,但是經過 40 年的抗爭,以及越來越多鼓吹黑人人權的社會運動,當美國選出了歷史上第一位黑人總統,黑人的權益已有大幅改善。當然,有進步不代表已完成,種族平權路上,還有很多我們能做的努力。

但不可否認的是,如今的美國社會,在某些方面,黑人往往已非「最弱勢的族群」──近幾年來,美國社會的許多場景中,「最弱勢族群」的頭銜落到新移民身上,而新移民的一大組成,就是來自亞洲的我們。

「最弱勢族群」,還要付出多少「多餘的努力」?

我事後認識了其中一位委員會成員,熟稔了之後,他告訴我當時大部分委員看到我們兩個亞洲主管走進會議室的想法,他說:「是黑人的 A 女控訴兩個亞洲主管歧視她,意思就像在說身為弱勢團體的她,被兩個來自更弱勢團體的人歧視,邏輯上來說不合理嘛!」

當然,歧視不分種族,這裡並不是說亞洲人絕對不會歧視黑人,而是說這樣的狀況在美國職場上相對罕見,在本案中也非實情。如果對方證據確鑿,這樣的行為當然不應姑息,但當事實剛好相反,如此消費議題的舉措便十分可議。我深切體會到:當一位有心人士,企圖利用「弱勢牌」,傷害另外一個弱勢族群,其用心是多麼令人無奈與不平。

因為種族歧視在美國是非常敏感的議題,處理稍有不當,很容易會對簿公堂,甚至被有心媒體大做文章,所以公司才會針對 A 女的控訴成立委員會以專案處理。但是身為主管的我們拿出一大堆佐證 A 女表現不良的詳細記錄,委員會很快的無異議通過我們開除 A 女的合理性。會議結束時,我看到委員臉上的表情,一個個都像如釋重負。

走出會議室的我百感交集,一方面替被證明清白的自己感到開心,一方面開始思索另一個問題:身為「比弱勢更弱勢」的族群,需要付出多少「比多餘更多餘」的努力,才能在抵達終點線之前超越對手呢?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