掙脫偏見的繩索:「越南第一位公開出櫃的藝術家」,如何用作品改變東南亞?

掙脫偏見的繩索:「越南第一位公開出櫃的藝術家」,如何用作品改變東南亞?

撰文:Cristina Nualart;翻譯:黃維德

直到 2000 年為止,越南同志伴侶一直無法合法同居。2001 年,同性戀傾向才從官方的心理疾病列表中移除;縱使政府已於 2013 年將同性婚姻除罪化,同性戀傾向仍然不為大多數人接受。

儘管如此,LGBTQ 平權仍持續有進展:越南於 2012 年舉行首次年度同志遊行,首個在地同志社群服務 Blued 亦於 2016 推出;該公司表示,使用者每天大約會傳送 200 萬則訊息。數十年來,當代藝術家也一直在探索這個領域。

1990 年代,河內出現當代藝術熱潮。新藝廊一間間出現,外國的藝術收藏家也開始注意這個他們相對不了解的國家;即使政府審查並未完全消失,越南藝術家還是獲得了一些自由。

重大創新包括表演藝術現身,以及 Truong Tan 的作品中出現同性戀內容。Truong Tan 可能是越南首位公開同志傾向的視覺藝術家,藝評家 Bui Nhu Huong 將他列為越南當代藝術先鋒,最近幾年,許多藝術家亦對他的表達了欽佩之意,因為他拒絕受制於社會及官方的譴責。

同志內容作品,表達社會束縛

Truong Tan 第一個展現同性內容的作品,於 1992 年現身。當時,畫作《Circus》參與河內美術大學的團體展;Truong Tan 亦是河內美術大學的講師。

決定展出這項作品,彷如點醒了他。他表示,「我定下了目標。」亦即,他準備好不再隱藏自己的同性戀傾向,並踏上職業藝術家之路。

那並不容易;曾經有一段時間,Truong Tan 並未公開他的同性情色畫作。事實上,《Circus》即以人物的腳踝遭到綑綁來指涉各種限制。繩子是他的作品中一再出現的主題,象徵越南的保守環境帶給他的感受。

《Circus》中,有個看似強大、握有掌控權又有虐待傾向的人物,以及一個扭曲、倒轉又無力的人物。Tan 的首項酷兒藝術作品,呈現了殘酷的支配性,著實令人驚訝。相反地,許多他較為後期的畫作,則呈現了歡快、深情又淘氣同性伴侶

1994 年,他在河內舉辦首次個人展,並展出大量男性裸體。Truong Tan 亦藉由展出這類可以有同性戀解讀的內容,測試民眾的接受程度。

畫作《Circus》。圖/Cristina Nualart

「越南唯一出櫃的同志畫家」,影響遍及東南亞

同年稍晚,他在胡志明市展出了含有勃起陽具的圖像。後來,在 2012 年 2 月刊載於《Tribune Business News》的文章中,他對 Marianne Brown 表示,他相信,此事促使官方密切監控他的作品,因為他並沒有遵循官方指導方針,也就是「不要展出反對黨和政府、或是違反傳統習俗的作品」。

Truong Tan 的陶藝作品。圖/Cristina Nualart

隔年,Truong Tan遭逢惡名遠播的審查案,18 項作品在河內的紅河畫廊(Red River Gallery)遭到移除。消息很快就傳遍各地;到了 1995 年底,國際媒體稱他為「越南唯一的出櫃同志畫家

Tan 雖然從來沒有放棄作畫,但也在 1990 年代中期開始擁抱表演;表演就和他一樣,不受規則和標準的限制。

越南當地並沒有表演藝術的歷史,也就沒有根深蒂固的評判標準。那時,表演是種不尋常的活動、不同於較為正式的藝廊,藝術家亦得承擔資訊文化部拒發許可的風險。

1996 年,Truong Tan 與藝術家 Nguyen Van Cuong 合作,推出表演作品《Mother and Child》(有時稱作《The Past and the Future》),並於一間河內藝廊的展覽閉幕活動中演出。

在這場 10 分鐘的表演中,Truong Tan 蜷曲在地板上、身上滿是看似鮮血的髒汙,Nguyen Van Cuong 拿著掃帚不停地「掃他」,他也在掃帚的折磨下四處滾動。如此場景的政治和酷兒隱喻,確實不難想像。

縱有藝術上的成功,生活限制帶來的磨難,仍舊促使他在 1997 年離開越南前往巴黎。在巴黎,他感受到超乎預期的自由。

他的作品的相關消息持續傳至亞洲,也影響了區域發展。泰國策展人 Apinan Poshyananda 指出,至 2000 年,亞洲藝術家在後現代主義、新媒體、同性戀相關議題等重大論辯上的貢獻,已然改變了東南亞藝術的全景

克服自我審查,藝術百花齊放

Truong Tan 的突破性作品,或許沒有直接改變法律,但也必定鼓勵了其他藝術家、鼓勵他們克服自我審查並嘗試抵抗。在今日的越南公共領域,酷兒文化生產的能見度已遠勝過往,越南藝術家亦透過作品,持續提升 LGBT 議題受到的關注。跨界藝術家 Himiko Nguyen 的 2011 年攝影裝置作品《Come out》,目標即為反制公眾對性別及性傾向議題的忽視。

一如 Tan,Himiko 哀嘆著越南社會的不成文規範和限制。由她的評論和意見來看,她對國家教育如何貫徹意識形態、一般民眾如何吸納意識形態,確實有著細密的領會。

在一個媒體中不能出現人類裸體的國度,Himiko 承認,她選擇裸體,就是為了對抗這些牢固無比的界限。

《Come Out》的展覽海報,2011 年。圖/Himiko Nguyen

在越南,LGBTQ 社群仍舊面臨偏見、歧視和霸凌,但同性戀傾向已緩緩成為主流文化的一環。2011 年,Vu Ngoc Dang 執導的同志電影《你是天堂,愛是地獄》(Hot Boy Noi Loan,英文片名為 Lost in Paradise),在國內外都獲得了重大的成功。

2012 年,情境喜劇《My Best Gay Friends》在 YouTube 推出並立刻大紅,上映日期也剛好碰上了越南首次同志遊行。

隔年,河內藝術空間 Nha San Collective 創始成員 Nguyen Quoc Thanh,在河內發起了藝術節 Queer Forever,含括展覽、會議和演唱會。越南 LGBTQ 社群,創辦了《Vanguard》藝術雜誌。

要不是 Truong Tan 的先驅作品,這些貢獻都不可能成真。他透過藝術為其他人帶來了希望,也讓越南 LGBTQ 社群更能獲得社會的接納。

《關於作者》
CRISTINA NUALART
Cristina Nualart 是位快樂的女性主義者、研究者、藝術工作者和教育工作者。目前,她是馬德里康普頓斯大學亞洲藝術研究團(Grupo de Investigación Asia)的成員。先前,她曾在越南 RMIT 國際大學工作 4 個月,擔任講師和溝通及設計中心的課程負責人。她是從非霸權的視角探索藝術和視覺文化。

備註:本文原載於 New Naratif 官方網站,英文版原文請見〈From Closet to Pride〉;
原文註:本文取自作者發表於《The Conversation》之文章,並由《New Naratif》及作者編輯,概述〈越南酷兒藝術:二十年,從衣櫃到自豪〉之學術研究(〈Queer art in Vietnam: from closet to pride in two decades〉,Palgrave Communications,第二期,2016)。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Himiko Nguyen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