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中國和媒體報導的不同?」台港青年 5 大常見困惑,與過來人的衷心建議

「為什麼中國和媒體報導的不同?」台港青年 5 大常見困惑,與過來人的衷心建議

今年筆者曾多次受邀出席與台港青年之間的交流座談會,再加上公司本就有台港生儲備幹部計畫,一整年下來,大約已經和上百位在廣州就學、實習與就業的台港青年交流。這當中包含來自 40 所台灣、香港公私立大學的在學或畢業生,分別在網易、廣州地鐵集團、中國科學院、王老吉、唯品會等 70 家廣州企業就業與實習。

回想這一年來的交流互動中,筆者整理出以下幾點學生們最常反應的問題,以及筆者就個人經驗給予他們的建議。特別要強調的是,雖然撰寫本文的動機,是為了回應在廣州求學/職的台港生;而以下給出的建議,亦是大量奠基在筆者於中國生活、就業的體會,但其實這些問題和筆者想談的觀念,均可以適用在不同地方求學、就業的年輕人。

問題一:這麼大的公司,為什麼都沒人帶我?

不少在廣州企業實習或就業的學生反應,到企業實習的前一兩天,公司會有歡迎會、導覽等安排,但過了不久,許多企業對他們就呈現「放牛吃草」的狀態,頂多讓他們參加各種大小會議;但多數時候,同學的一整天都在吃早餐、化妝、想午餐要吃什麼、午睡、玩手機、聊天中度過──他們非常困惑:這麼大一間企業,花了時間心力把他們招募進來,為什麼沒有更系統性的實習規劃、人力運用,反而放任他們「虛度光陰」?

筆者問:「那你們有沒有主動問主管,有什麼可以幫忙的地方?」

同學們都回答:「這不是他們應該安排好的事情嗎?」

問題二:同一件事,為什麼會有不一樣的過程和結果?

曾有一位同學提到,有一次公司安排他們外出做市場調查,回來要報銷車費時,一位同學找了公司的行政,填寫完相關的單據,並提供車資證明後,完成了報銷。但過了幾天,另一位同學要報銷時,則是所屬的部門同事拿了另一種單據要他填寫,而車費則是由那位員工先代墊給他,並且只補貼公共交通的部份,計程車的費用則「不能報銷」,令這位同學覺得「很傻眼,很沒制度、前後不一」。

問題三:是不是真的「會吵的孩子才有糖吃?」

還有一位同學表示,有一次公司在週末舉辦活動,要求他們前去支援,一整天發放試吃品其實相當疲累,但公司卻沒有主動告知可以申請加班費或補修時數。其後一位同學打聽得知,原來一般的正職員工是可以請補修時數的,幾位同學商量後覺得還是就此作罷,不料其中一位同學越想越覺得不公平,鼓起勇氣跑去找主管爭取。

事後主管則說:「你們不是正式員工,系統上沒有考勤,不然明天你們就在家休息一天吧。」讓幾位同學感嘆「會吵的孩子才有糖吃」──什麼事都要主動去吵,才能獲得應有的權益,覺得「很崩潰、心很累」。

問題四:為什麼跟我們在台灣媒體上所看到的不一樣?

最多同學反應的共同點,還是「中國跟我在台灣媒體上所看到的不一樣」;追問是如何的不一樣時,回答則比較兩極。

改觀的同學說:「來中國前,我以為中國沒有夜店,但沒想到其實還蠻多的。」、「我以為中國的街道應該很髒、治安不好,但整體都還算蠻乾淨的、治安也不錯。」、「聽說中國的工作者充滿狼性,應該是很冷酷無情的,但我發現有些人還蠻 Nice 的。」

失望的同學們則說:「我看報導中講的,都覺得中國的學生很拼,每天熬夜 K 書,但我去圖書館看到很多都在睡覺或玩手機。」、「我以為中國到處都是摩天大樓,但我實習的公司根本只在一間小民房裡。」、「我看過一個報導說中國都用機械人送餐,感覺超先進的,但我來之後才發現送餐的都是外賣小哥。」

在幾場交流會中,當筆者問到:「你覺得廣州跟你們原先想像中不一樣的,請舉手。」,每次都有大約 6、7 成的同學舉手,不管這個「不同」是指好的還是不好的。

圖/Shutterstock

問題五:太多「表面工程」,到底有何意義?

最後,一位在廣州就業一段時間,工作經驗比較豐富的同學則說:「我覺得在中國的工作環境裡,充滿著各種表面工程,很多時候都像是在湊數字或擺拍(擺好 Pose 拍照),記得有一次公司辦了一場團建(Team building)活動,原本活動流程大概有 4-5 個小時,但實際上員工集合完、拍了幾張大合照之後就變成自由活動了。」

更有同學說:「公司常常有所謂的『領導視察』,搞得全公司人仰馬翻,但最後所謂的『領導』來了之後,也只是走馬看花,再隨便說個幾句場面話就走了,真不知道做這些事有什麼意義?」

累積了這些同學們的所見所感,筆者在一次對學生的演講中,提出了以下幾點建議。會後,也總算見到了幾位同學困惑的表情中,露出了一絲笑容:

建議一:請以「城市」為單位,去認識一個國家或地區

中國有 2 個特區、4 個直轄市、5 個自治區、7 個經濟特區、26 個省會城市以及 293 個地級城市,各位同學這次暑假兩個月,也僅僅體驗到其中「廣州市」這一個省會城市而已。城市與城市間在語言、風俗習慣、經濟、產業、文化、教育等發展情況都有著明顯的差別,千萬不要「以小推大」──廣州並不代表中國,廣州的企業也不代表中國的企業。

因此在說法上,應該先改為:「我認為廣州如何如何」,而非「中國如何如何」,這樣的表達才是精準公正的。未來你們還有可能到全世界許多城市旅遊、學習或工作,也請不要用東京看日本、用紐約看美國,而要細膩的去感受每個城市之間的區別,你將發現,這個世界有多麼大、還要探索的地方有多麼多。

建議二:少一點主觀批評,多一點客觀比較

你們真的還不到「只剩抱怨」的年紀,在台灣,或許很多「大人們」在身教、言教中,無形帶給你們太多對社會的負面批評與抱怨,但他們卻沒教會你們「找出路」──這是不負責任的。

美好的年輕歲月應該花更多的時間在「擴大比較的基數」,關掉電視,放下手機,走出家門,讓你的足跡踏遍更多的城市、多聽多看,再開始試著學習「比較」。適合、喜歡的地方,值得你花更多的時間體驗、化為己用;不適合的,則做為未來你任何決定時的憑藉,使你能懂得堅持,不再受未知或無知所動搖。

建議三:正面、反面都是教材,教你成為解決問題的人

許多你們曾經或目前所接觸到的人事物,可能有好的、有荒謬的,這個時候,你是否已經準備好一個小冊子,把你所認為好的、值得學習的事物記錄下來,並不斷的在需要的時候拿出來提醒自己「我要成為更好的人」。而那些誇張離譜的、令人厭惡的,你是否也知道要引以為戒,避免自己成為「這麼爛的人」。

再多一步,不管你的能力或經驗到哪裡,你是不是能夠試著「換位思考」──如果今天你是主管或老闆,你會怎麼做?你能不能拋開辦公室中的那些「人情枷鎖」而做出更明智的決定?你能不能顧及大多數人的利益,還是只著眼於個人的得失?你能不能給和你經驗領域、成長背景不同的人更多同理心,還是選擇在同溫層中「自嗨」或怨天尤人?有一天你們都會成為掌握權力或有能力改變的人,但前提是還沒到那一天之前,就要開始練習成為領導者。

圖/Shutterstock

建議四:不要從單一報導認識世界、獲取資訊的同時也做出貢獻

中國不是一個資訊透明的社會,但也不代表要急著找到「真相」──如同前面提到,中國的土地廣大,城市與人口眾多,我們不該寄望透過某一個媒體或某一些片段的報導,去完全了解這片土地。

反而是自媒體爆炸的年代,人人都是閱聽人、人人也都是媒體,人人都從當中獲取,也有責任貢獻。把你所看到的、感受到的分享給同學、朋友或其他可能需要的人,讓他們在做選擇前有更多的參考依據,而不要把這些驚喜或失望藏在心中,吝嗇於分享。「真相」或許就來自於眾多不同觀點的集合,而你的觀點可能就在其中。

建議五:「意義」可能不在當下,而在過程或結果

步入中年後,我也常常回想過去在讀書或工作中曾經走過的一些彎路,當下也曾經徬徨、找不到所謂的「意義」;但如果能把時間拉的再長一點,你可能會發現多個當下看似沒有意義的事件或工作,一旦串連起來,就是它的意義所在:

可能是犯了某些錯,但使得自己或公司未來懂得如何去避免;可能是當時做出了某個不怎麼樣的成果,但幾年後在不同的環境或時空背景下,如法炮製一番,反而變成了一項成就;可能是幫助了某個人或說對了某句話,幾年後得到了生意的機會或可貴的友誼等。總之,給自己和每一段經歷一點耐性,「意義」才可能在下一個路口與你相遇。

小結:衷心祝福所有仍「在路上」的青年朋友

最後,「批評」從來都不是筆者從事這份工作或寫這篇文章的初衷,也希望所有人都能給予這些勇於探索未知的青年們一些掌聲,也應該尊重他們當下的選擇。

有些人可能因此留在了中國,學習一些不同的觀點和做事方式,等著未來回到台灣與身邊的人分享;有些人可能發現還是家鄉好,回去後更懂得珍惜。但筆者相信,多數的人,依然還在探索的路上。

筆者所輔導過的學生,有一位選擇到波士頓繼續攻讀碩士、有一位回到台灣知名企業擔任儲備幹部、一位則已經在廣州知名地產公司就業超過半年,同樣的,「意義」也可能在遠方等待著他們,不容他人置喙。而我們這些「大人們」能做的、應該做的,也就只有陪伴、守護和祝福,僅此而已。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