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創業奇遇記:看似「遇到詐騙」、白忙一場,我卻感激經歷過

澳洲創業奇遇記:看似「遇到詐騙」、白忙一場,我卻感激經歷過

很多人都會問我,為什麼在澳洲打工度假結束後,還要用學生簽回去?既然待這麼久了,為什麼不想辦法留下來?

事實是,我曾經在澳洲創業,並曾夢想取得移民資格。

打工度假,意外開啟創業之路

故事要從 3 年前說起:當時我在雪梨一間小小的麵包店工作,店裡有台老舊的咖啡機,打工之餘還能練習做咖啡。店裡有位常客 Gary,是澳洲本地人,與日本妻子結婚多年,約莫 50 多歲。他不像大部分的澳洲人喜好安逸穩定的生活,反而非常積極的尋求自我突破──他工作、學習日文、仍在研讀經濟學博士,稱得上好學不倦的典範。

我總會在 Gray 來買麵包的時候,和他聊上幾句。他的工作是創意投資公司,當他看到有創意的年輕人,空有想法但沒有經濟能力實現時,他便會向上級老闆報告。如果他們覺得可行性高,便會給予資金,幫創意者建立公司當老闆。等到商品開始販售,創投公司以及創意者各持一半股份共享利潤。聽到我在台灣的工作曾是工業設計師、來澳洲後曾出版過一本書之後,Gary 便積極地想要與我合作。

「如果你有任何創意可以跟我一起討論,我可以幫你建立公司,你可以用自己的公司擔保自己留在澳洲。」Gary 這樣跟我說。之後幾個禮拜,無論我有甚麼天馬行空的想法,漸層果汁冰棒、手工皂等等,我便會在家做實驗、拍照給 Gary 看,但始終找不到自己真正喜歡做的東西。

Gary 問我:「你的書寫的是什麼?」
「我的旅遊經驗。」
「那何不結合你的旅遊經驗,加上設計背景,開發一些旅行商品?」他的提醒彷彿醍醐灌頂,很快地我確立了設計方向──個人的旅行用品,公司名稱為「凱西女孩去旅行」。

經過半年的討論,我們有了一些產品的點子,Gary 讓我回台灣一趟拜訪廠商,並且盡可能製作些樣品。那兩周我根本沒有時間待在家裡陪伴家人,北中南不斷的奔波再飛回澳洲。我帶回了一些樣品,Gary 十分讚揚我的努力以及創意,很快地便幫我申請了在澳洲的公司行號,我有了自己的公司名片,是自己的老闆了。

自創公司的第一張名片。圖/張凱絲 提供

一切發生得太快,逐漸露出破綻

這一切來得太快太幸運,漸漸地露出破綻:

Gary 說公司會幫我支付開發商品的成本,等到我們開始賺錢後利潤各半,但是我要用那一半的利潤,慢慢歸還 Gary 當初幫我出的本金。許多朋友都覺得如此一來,這間公司只是借錢給我,還擁有一半股份,何不乾脆向銀行貸款創業?但如果沒有 Gary 給我這個機會、當我的顧問,我並不會走到創業這一步,於是我還是選擇繼續與他合作。

Gary 原本說好要跟我一起帶著商品去適合的賣場推銷寄賣,但是申請完公司後,他卻要我自己去兜售,或是想辦法找到銷售管道。不諳英文也不熟悉當地店家,我只能提案先從網路以及市集販售。

收到製造廠商的報價之後,我告知 Gary 初期需要的資金,其實並非大筆金額,但此時Gary又改口說製作產品風險太大,要我學習裁縫的技術,先做些手工旅行包,畫著大餅說如果我願意不眠不休的努力做包包,未來便能建立像某知名旅行用品的實體商店。

當晚我輾轉難眠,經過了一年的討論,這些商品不但沒有得到資金去生產,而是要我轉行做手工業。Gary 的創投公司不斷地推翻對我的承諾,未來如果賺錢我還是得照合約分享一半的利潤給他,不甘心的眼淚一顆顆掉了下來,這是我出發去南美旅行的前一晚,沒有比這更糟的出發心情。

當年的 7 月,澳洲移民局大幅修改了移民條件,理由聽說是外來的移民佔了太多的工作機會,導致當地人失業率增高,想靠念書留下來的科目被刪減、想靠公司做擔保的門檻被提高,許多人在澳洲努力多年的移民夢碎,而 Gary 說過的自創公司能夠擔保自己留在澳洲的簽證,其實更早之前就已經取消了。

自創商品。圖/張凱絲 提供

回到初心,無悔付出

最後,我跟 Gary 的合作並沒有繼續下去,但我並沒有因此失落,移民從來就不是我的主要目的,回到初心,我只是想要在澳洲學習咖啡跟語言。

後來,在自己能負擔的成本下,我製作了一些商品在假日市集販售,而無法被生產出來的點子,便是在等待時機成熟的那天。Gary 沒有讓我白忙一場,而是促成我的個人品牌誕生,並且替我上了寶貴的一課。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張凱絲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