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鏡瑞典「超完整」性教育,從自慰、性行為、避孕到流產一把罩──正因為是孩子,更應瞭解自己的身體

借鏡瑞典「超完整」性教育,從自慰、性行為、避孕到流產一把罩──正因為是孩子,更應瞭解自己的身體

因為修習瑞典社工概論,我有幸到 Ungdomsmottagningen(簡稱UMO)參訪,中文翻譯以機構功能來說,應為青(少)年輔導諮詢機構。機構裡除社工外,還有專業的助產士(midwife),目前 UMO 除了在瑞典各地廣設有實體機構,也有網站提供瑞典學生性教育的知識。

而為了因應大量新移民青(少)年的需要,瑞典政府甚至成立一個為他們提供性教育網站叫 YOUMO網站有阿拉伯文、索馬利亞文、波斯文、英文等版本,大部分的移民青少年在自己原生國家並沒有受過完善的性教育,裡面提供他們各種性教育知識,關於同志教育、跨性別問題、怎麼預防性病、探討如何自慰、學會尊重彼此的身體自主權等等。

機構原始的服務對象,為 12-23 歲的青少年跟青年,然而政府發現 23 歲所涵蓋的人數太多,機構人力短缺、供不應求,已影響到品質,因此開始討論服務群體的年齡是否應調降。北方大學城烏普薩拉已調整到 21 歲,南方大學城隆德則考慮跟進。

這裡的服務範疇,包含心輔諮商,性教育輔導,本文以介紹性教育輔導內容為主:

瑞典的性教育之完整,從學齡前就已開始

我們被負責接待的社工,重新上了一門完整的性教育課程。社工很詳細地跟我們解釋他們怎麼教國、高中生關於性的知識,尤其是關於避孕及性自主權。

在瑞典,性教育是很開放的,從學齡前開始到小學,小朋友就對生理結構有完整認識,甚至一些童書裡面會以圖畫的方式,向孩子解釋自己是怎麼來到這個世界上的,很多父母也很樂意和孩子討論這方面的問題。

此外,前幾年瑞典電視台製作了一支影片 Snoppen & snippan(瑞典文:陰莖和陰道),影片當中用可愛的動畫表現陰莖和陰道邊唱歌邊跳舞的樣子,透過影片教小朋友最基礎的性知識:

瑞典教育系統最早納入正規的性教育是 12 歲,但此前他們已透過學齡前兒童用的圖解書,對性有基本的了解。之後進入國、高中,都會有安排性教育課程,依地區、學校的不同,安排的時長也不同,但都非一次性的,而是長時間的安排。

最重要的是,每個學期,老師都必須要安排一個時間,帶學生到 UMO 參訪。社工及助產士會告訴學生,當他們遇到問題的時候,隨時可以到機構來尋求協助,並給予他們正確的性觀念,還會發給他們簡介手冊、介紹機構的服務項目等等。

當然,主要的性教育教學還是由學校老師主導,機構的目的,是讓孩子知道,當遇到問題的時候,他們絕不是獨自面對,可以到機構來接受專業的輔導及幫忙。

根據調查,瑞典人平均第一次性交是在 17 歲,有些人比較早,大概 14、15 歲,有些人則是到大學。

圖為機構外的告示牌,機構服務時間為週一到週五,週一和二從早上 8 點到下午 6 點,週三到週四到下午 4 點半,週五則到下午 3 點半,此外中午 12 點到 1 點為休息時段。圖/江翎禎 提供

「學生到機構來的表現其實都不一樣,你可以看到有些班級很熱絡地討論、提出很多問題,也可以看到有些班級的學生相當安靜。」社工說。

接著,他拿出向學生展示性交過程的絨毛道具,上面除了有陰莖、陰囊,還有陰唇、陰蒂、陰道等部位,讓學生可以了解在性交的時候女性和男性的各個生理結構部位、是怎樣進行的。除此之外,他們也會準備常見問題的答案,來回答學生,當天社工請我們每一位學生從題海中抽出問題,並試著用瑞典文提問。

我那天拿到的問題是:Kan man onanera för mycket?(男生可以過度自慰嗎?)

社工的回答是,適度的自慰有助於身心健康、也有助於性交,透過自慰可進行身體探索、了解自己可能在性交時怎樣才是比較舒服的,當然如果過度到影響你不能上學學習那就不行。

社工表示也遇過學生問很可愛的問題,例如在口交的時候不小心把精液吞下肚會懷孕嗎?她回答學生不會,從這裡再次看到他們對於談論性教育是相當開放的,社工也認為學生願意提出問題是好事,他們可以一起討論,教導他們正確的性知識。

圖為社工展示展示性交過程的絨毛道具。圖/江翎禎 提供

社工還播放了一部影片 Tea and Consent── 這部影片是機構參訪時學生都會看的影片,以喝茶來比喻做愛,影片裡表示不能強迫別人喝茶,就跟不能強迫別人做愛一樣,解釋性自主權觀念的重要性。

瑞典花許多時間投入性教育,對學生提出的任何問題都來者不拒,卻也因此多了很多機會可以討論,相較於其他國家避諱談性、老師自己可能對性議題感到害羞、難以啟齒,瑞典的確在性教育方面落實得相當徹底。

不同於台灣,瑞典未成年人也有「完全身體自主權」

在臺灣,即便現行法律下能合法地墮胎,但在社會道德規範底下,仍潛藏生命權與女性身體自主之間的消長,尤其《優生保健法》第九條第六款:因懷孕或生產,將影響其心理健康或家庭生活者可進行人工流產。其後又補充「有配偶者」,欲施行人工流產,應取得配偶之同意。也就是說,在是否影響「家庭生活」的這個判定上,是須由配偶及本人共同決定的。此外未成年是沒有墮胎自主權的,在 20 歲前都須由法定代理人同意才可進行人工流產。

與台灣不同的是,在瑞典,即便是未成年的孩子,也擁有「完全的身體自主權」:如果在未成年階段懷孕,她們可以主動到 UOM 機構內,由社工及專業的助產士給予建議,諮商過程全程都是在保密的情況下進行,如果她們決定要進行人工流產的話,可以由助產婦安排、向助產婦診所進行墮胎手術的預約,更可以選擇是否告訴她們的父母

社工和助產婦接案後,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問孩子的意見、尊重她們要以什麼樣的方式進行。如果孩子打算告訴父母,然而父母在這方面的溝通可能會遇到困難,必要時需社工出面幫忙,社工也會予以協助。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瑞典相較於其他西歐、南歐國家,宗教色彩沒有那麼濃厚,可能因此在推行墮胎議題上,並沒有受到民間團體的大力阻撓。

圖為機構內的一角,提供等候的人休息的地方。圖/江翎禎 提供

避孕工具免費索取,機會教育正確觀念

UMO 機構裡面也提供各式的保險套及潤滑劑、Plan B(事後避孕丸),讓有需要的人都可以免費索取。保險套的尺寸相當齊全,社工表示你必須要試過之後,才知道自己適合什麼樣的尺寸,而且採自由索取的方式,可以多方嘗試,直到找到合適的尺寸為止。

我旁邊的德國同學聽到事後避孕丸也可以在這裡拿到,感到相當驚訝。她們表示在德國,Plan B 可以在藥局裡面購買,但如果當天的藥師是女性,她們可能在賣藥給你的時候會機會教育妳 30 方鐘,如果是男性藥師,則可能毫不過問地把藥賣給你。

儘管藥物取得相對容易,社工及助產婦還是會首推「保險套」。她說之前發現高中生要出國去校外教學,大家集體來拿事後避孕藥,被助產士阻止。她認為應該要先使用保險套,如未達到全面防護效果再用藥,不能為了方便,讓女生直接使用事後避孕藥。

記得我剛到隆德參加學校的社團博覽會時,就有攤位免費地發放保險套,瑞典高中性教育課堂上,老師也會免費發放保險套及潤滑劑。

除此之外,青少年在遇到任何性方面的問題,都可透過預約,向專業的助產士尋求解答。女生在遇到婦科方面的問題,也可詢問助產士。在瑞典,許多助產士之所以透過專業學習、成為助產士,就是為了能夠到向 UMO 這樣的機構裡工作。

在參訪的過程中,同學也提問關於同志性教育的部分,因為感覺前面所講的都是以異性戀性交的方式為主。社工也特別提到,上課的時候老師會告訴學生,關於性交的形式有很多種,也包括同志間的,如果同志對性愛有任何問題的話,UMO 也可以提供諮詢,而非只限異性戀。

政府與人民互信,一步一腳印走到今天

開始對瑞典的社會福利有更近一步的了解後,會發現瑞典政府真的為民眾提供許多服務、而且是以國家為保護傘的形式回應民眾需求,當然前提是人民也繳納相當高昂的稅金,但若沒有人民和政府之間的那份互相信任,這樣的制度也無法推行至今。

最後想說的是:瑞典的性教育其實也不是從以前就那麼的開放,真正開始重視這方面的教育是從 70 年代開始,女權主義開始蓬勃發展的時期。社工提到,像她父母那輩的人,對於性教育就沒那麼開放,小時候他們在家也不會討論;現在能將性教育透過正規教育,有系統的落實,也走過好一段路。借鏡瑞典的性教育,希望能給此刻對婚姻平權及性教育實施有諸多討論的臺灣社會帶來些啟發。

圖說:圖為機構所在的建築物外觀,機構位於 4 樓。圖/江翎禎 提供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江翎禎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