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是什麼──大好、共善、同樂
廣編企劃

大學是什麼──大好、共善、同樂

再兩年八個月,逢甲大學即將慶祝六十週年校慶。對所有逢甲人而言,這是逢甲大學發展的重要時刻。

教育的最高境界是春風化雨

逢甲大學與2020日本東京奧運主場館建築師隈研吾共築大學美景

逢甲大學將在三年內投入大量資源進行「春雨計畫」。「春雨就是機會,春雨後萬物滋生,」逢甲大學董事長、社會學博士高承恕說,「我們一定要有情懷,做一點我們不一定看得到成果的事情,那才是美好。」

新闢建的「春雨塘」,位於創能學院旁的廣場中,小水塘上停著一艘小船,象徵未來水湳智慧城的豐沛資源匯流進逢甲大學,航向美好的未來。「教育的最高境界就是春風化雨,新完工的景觀取名春雨塘,如春陽之溫,時雨之潤正是代表逢甲大學所肩負的教育使命。」高承恕說,「提供好的學習環境及生活空間,接地氣,為學生出路著想,是我們責無旁貸的使命。」高承恕認為事情是可以改變的,只看有無決心與毅力。

「我做事情都看一百年,用這心情,才能做事情。」逢甲大學在高承恕「看遠一點、看高一點」的教育胸懷下,近幾年成為私校各項排名中異軍突起的黑馬,高承恕仍只是以「只跟自己比,不跟別人比」的心情做事。「人世間的事情,用心而已。」他說。

掌握趨勢,與時俱進

為邁向智慧營建新時代,逢甲大學耗時一年,打造台灣學術界最大「RoSoCoop數位製造合作社」,於今年(二O一九)二月十七日揭幕啟用。七台大小不同的機械手臂等設備,提供學生創新設計、實際操作機會。三月十二日,成立全國第一所「創能學院」,提供學生更多的創新應用場域及工具,同時在創能學院旁闢建的花園秘境「春雨塘」落成。三月二十三日又迎來日本建築師隈研吾,舉行水湳新校區共善樓建築設計簽約儀式。

「逢甲大學看見人工智慧的重要,成立『創能學院』,」逢甲大學李秉乾校長說。「創能學院」根據不同產業趨勢集成六大場域。從一O八學年度起,針對各系所需求、在大一與大二融入AI設計、大數據等科技課程,三、四年級學生則可進階到六大場域實作,幫助他們未來接軌產業。「逢甲是一所Different but Better的大學,different是需要改變、better是期許變得更好。」李校長說。

「逢甲大學掌握趨勢,與時俱進。」逢甲大學EMBA前任理事長、麗明營造董事長吳春山形容,他認為逢甲大學獨到的地方是「學校企圖心很強;學生很爭氣,畢業後企業搶著要;校友會相互扶持以及有非常支持學校的董事會。」

實踐未來大學教育的理念

逢甲大學董事長 高承恕 | 大學是大好、共善、同樂

在逢甲大學人言大樓會議室,牆上掛著故宮字畫,米芾、王羲之的書法,就在這間會議室,經過一年時間、前後三次討論,逢甲大學與隈研吾達成共善樓的設計共識。「很多事情要膽子大一點,不要怕;但是也要用心一點,」高承恕侃侃而談,逢甲大學為何找隈研吾設計?共善樓對學校的意義在哪裡?

「這裡有一個非常重要的議題,在這建築物裡所要透顯的,未來大學教育的理念是什麼?這不只是一棟建築物,它代表一個大學的理想,跟它持續不變的精神──那就是人。」 在逢甲大學與隈研吾共善樓建築設計簽約儀式典禮上,高承恕董事長致詞時說。二十世紀,大家要求大、求強、求炫,那個時代已經過去了。二十一世紀我們不再需要高樓大廈,我們面對未來二十一世紀是要善待人跟環境。

共善樓只蓋三層跟四層的群聚建築,高承恕董事長認為隈研吾先生不單純是一位建築師,而是一個藝術家同時也是一個良善謙和的哲學家。更重要的是他的理念,他賦予建築的精神。「這是一件傳世的藝術,我們不是要地標,而是優雅、謙懷的藝術品,」高承恕董事長對隈研吾先生說,「這是一本我們合寫的生命書,永不止息的分享與學習。這就是教育。」

與隈研吾共築大學美景

高承恕董事長放眼一千個日子後,逢甲大學六十週年校慶當天邀請隈研吾先生為共同設計的「共善樓」,舉行上樑典禮。「我們所有的逢甲校友、同仁、師長、學生,都會在水湳的新校地,一起見證中華民國教育史上值得紀錄的里程碑。」高承恕說:「因為我們有這麼多逢甲人的支持與努力作為最堅實的基礎,於是我們有了新校區,可以給我們的下一代一個新的教育空間。」

共善樓不只是逢甲大學新校地的一棟新建築,而是新的教育要在那個地方發生。而發生的一切,又可以帶動逢甲大學乃至於整個國家及人們往前走,且走在一個比較對的、寬闊的方向。「這是我對共善樓所期待的精神與理想。」高承恕董事長說,「教育不就是這樣嗎?!」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